• 確認
  • .
無論是香港人或緬甸人,新加坡政府對涉外的國際政治集會一概「零容忍」
日前一名香港茶餐廳老闆,因在新加坡高調談撐送中,而被新加坡警方逮捕,目前被限制出境當中。有論者認為,新加坡公民的集會自由已受限,官方更不可能讓外國人踩紅線。
2019/11/07 | Lo's Psychology
藍絲黃絲
藍黃之爭在心理學上可以用很多知識解釋,而現在的香港是高度政治化的:政治化沒有甚麼不好,作為優秀的香港公民,應該積極參與政治,為社會作出貢獻。
2019/11/04 | 區家麟
趙家賢被咬甩耳,TVB新聞的神剪接
我們常說要提防「假新聞」,其實有些半真半假,甚至有些畫面全部真實,剪接出來可以距離真實很遙遠,昨晚TVB關於區議員趙家賢被咬甩耳的新聞報道,就是一例。
2019/10/28 | 精選轉載
反思校園媒體追即時新聞︰慎防「呃like」誘惑
反送中運動至今,有不少校園媒體投入作即時報導及現場直播,拍攝不少重要現場影片,但同時有記者在直播時的言論引起爭議,甚至有違反基本新聞倫理之舉,變成追逐like數而非「多一個鏡頭,多一份真相」。
2019/10/14 | 言士
判斷是非對錯之前,不妨先盡量放下情緒
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文宣擔當了道德思考的角色,在道德情緒過後進行思考,然後透過文字、藝術創作、連儂牆等將訊息傳出去。當訊息走到大眾,討論可以讓道德思考不會淪為只服務情緒的工具,連登在討論上就擔當了重要角色。
2019/09/30 | 讀者投書
應否繼續出席林鄭月娥的「對話會」?
特區政府最近開始「社區對話」,有反對者認為不應參與,以免增加其認受性,但亦有人認為要借其平台提出訴求,那麼應該怎麼辦?
2019/09/27 | 區家麟
那一片自稱「中立」的幸福樂園
明明「親中派」或「建制派」在選舉中得到約一半的選票,為何甚少人敢認自己親中親建制?可以推斷,那些自稱「中立」或「無立場」的人,很大部分在選舉中票投建制派。不敢認,有幾種可能。
2019/09/27 | 林彥邦
林鄭月娥扮聆聽,倒不如讓「對話會」變「藍絲大會」
不必自high發言的市民質素有多高,多感動「香港人真係好叻」之類,因為事實上,他們的發言無論質素有多高,理據感情多麼充分,對政府而言都不是啥回事,他們要的是「人」,有人願意和林鄭對話才最重要。
2019/09/25 | 區家麟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
所謂一國兩制,發展到今天,展示了文明與野蠻的斷層、自由與專制之鴻溝。香港來到今天,不是勇武派的選擇、不是和理非的選擇,我們都沒有權力去選擇,這是林鄭月娥與其幕後黑手的選擇。
2019/09/23 | 陳婉容
大時代小故事兩則︰「藍轉黃」長輩與「發夢」學生
這場運動除了「願榮光歸香港」的慷慨激昂,還有很多人在中秋月光底下,默默經歷著人生的陰晴圓缺。父母和孩子的願望,哪一天可以共存?我真心想知道。
2019/09/16 | 譚蕙芸
9月14日淘大商場,持國旗人士、警察和憂心忡忡的父母
目送兒子被防暴警察拉走之後,楊氏一家無奈地站在商場裡,不知道可以怎樣,楊氏夫婦像熱鍋上的螞蟻,憂心忡忡,楊母從袋拿出藥油,塗在額頭上。「我真是不知道怎辦?可以去那裡找回兒子」。
2019/09/11 | 區家麟
真相的四種死法
真相死亡,才令極權成為可能。如果你相信「沒有真相,只有詮釋」,又或覺得真假難分,就索性不分,小心,專制政府最樂見。當謠言滿天飛,真假不分時,結果往往是最有權錢者成為說話最大聲的人。
2019/08/20 | 陳婉容
當年我丟失了一個錢包,警察都會查看CCTV
當年幫我找小偷的三位警察叔叔,可能今天開口埋口都叫香港市民「曱甴」了。但曾經,普通市民如我還是信任警察的,在街上撞到警察會覺得安全而不是厭惡。今天我看到你們,可能只想罵:黑警﹑黑社會。
2019/08/20 | 岑敖暉
假新聞資訊戰︰究竟我們被甚麼統治?
我們都是被資訊所壟斷、影響甚至是控制的群體。在資訊傳遞門檻極低的今天,只要有足夠多的資源和平台,其實完全可以在社會上建構一個被假新聞壟斷和操縱的群體——就是所謂的活在平行時空、對一切荒謬和暴力都視而不見的「藍絲廢老」。
2019/08/16 | 陳婉容
一個只有「服從命令」的制服團體,變成藍絲非常合理
他們眼中的道德就只有一項:「服從命令」,沒有人要求或鼓勵你去想「為甚麼」,只要是比你高階的人命令你去做,你都必須服從。這種環境下,好人很難一直做好人。
對家被打,我們應同情嗎?談社會運動中的同理心
同理心就像一把雙面刃,當人慣性被同理心牽動一言一行,便會被同理心的缺點所害。
2019/08/11 | 陳婉容
香港是我們的
今天林鄭月娥的話正好告訴我們,這場並不單單是民主運動,這是一場解殖的戰爭。我們要告訴別人,香港是我們的,過去,現在,未來,都是我們的。
2019/08/05 | 區家麟
抗爭遇上市民指罵,和理非請做嘢
現在爭議已經超越「黃藍」,我們應該要想,大家是否同意「警黑合流」?大家是否覺得檢控「雙重標準搬龍門」無問題?大家是否樂見警察權力不受制衡,變成怪獸?用暴力解決問題,代價很大而且傷口難以痊癒,要想的,是什麼做成仇恨的螺旋,問題根源如何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