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人

藝人,是對從事演藝表演工作者的稱呼,是利用自己本身的技藝與才能來娛樂他人,以賺取報酬之職業的總稱,與幕後的演藝工作者(導演、編劇、音樂創作人、製作人等)相對。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2/28 | 新加坡紅螞蟻

旅居烏克蘭的前星國藝人:空襲更像是警告,當地民眾沒太恐慌

沈傾掞受訪時表示,他和結婚7年的妻子目前沒有離開烏克蘭的打算,自己會選擇留在基輔照顧家人。他說,身為中醫師的妻子也是烏克蘭的戰備軍醫,有可能會被動員去保家衛國。他認為,相比起返回新加坡,自己留在當地能做得更多,至少還可以照顧其妻子和其家人。

2022/02/01 | TNL 編輯

蕭敬騰登中國春晚參與統戰歌曲〈我們同唱一首歌〉,「回家看看」與「長江、黃河滋養說」言論惹議

蕭敬騰登上今年的央視春晚,獻唱「愛國」歌曲——〈黃河・長江〉,但爭議點不在此,而是在訪談時提到的讓台灣人「回家看看」與「長江黃河如我們血脈」。

2022/01/23 | 精選書摘

《約定之地》:十七歲時,中文只會說「你好、謝謝」愛紗就決定勇闖台灣演藝圈

愛紗也向我們分享,其實她外婆是在台灣出生的「灣生」,曾經住在花蓮跟宜蘭,到現在都能用台語從一數到十。愛紗在YouTube節目向台灣人介紹故鄉沖繩的魅力,另一方面她也計畫著未來要與身為廚師的弟弟合作,將第二故鄉台灣的美食介紹給沖繩。

2021/12/25 | 傅紀鋼

王力宏事件為何會炎上?除了外界熱議的「蕾神之槌」,大眾的相對剝奪感更是關鍵

王力宏偷吃一事被李靚蕾爆出來後,聲量瞬間壓過隔天的四案公投,成為所有人茶餘飯後的消遣話題,有人當成追劇在看,也有人為李靚蕾的委屈而憤恨難平。

2021/12/24 | 方格子vocus

宏蕾對戰背後的硬道理:好公關帶你上天堂,爛公關讓你賠掉名聲再加一棟房

期待身處公關產業的朋友們,可多分享本文給你身邊還不太理解公關的親友們,藉由宏蕾亂鬥事件成為一個談話契機,讓更多人願意開始認識與理解公關的專業內涵。

2021/12/20 | 方格子vocus

從王力宏事件看危機處理:最難的是在高壓當下,如何真實的面對自我、面對人性

危機處理最難的並不是高深莫測的傳播技巧或華麗詞藻,最難的,是在高壓當下,能夠真實的面對自我、面對人性。

2021/09/12 | 德國之聲

主動放棄加拿大國籍的謝霆鋒「求生欲」越強,和趙薇之間的距離就越近

演員謝霆鋒宣稱 「已經在申請退掉加拿大國籍了」。時評人長平認為, 普通人也在參與專制機器的建設。謝霆鋒「求生欲」越強,他和趙薇之間的距離就越近。

2021/07/09 | 德國之聲

為何中共要出手嚴厲整治追星族組成的「飯圈」文化?

倒牛奶、互撕謾罵、高額消費、投票打榜等行為,讓「飯圈」這個原本人畜無害、無傷大雅的社會文化現象,成為中國當局重拳治理的目標,也為宣傳部門力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提供了一次絕好的機會。

2021/03/06 | 讀者投書

看到阿部瑪利亞在台灣發光發熱,就是我身為AKB48粉絲最驕傲的時候

每當我提起這些人的前48G資歷,看到朋友驚訝的表情時,就是我身為48飯最驕傲的時候。因為機會的順序終於輪到她們了,她們的努力與堅強終於被別人看見了。恭喜阿部瑪利亞在前幾支youtube影片便有如此大的斬獲。

2021/02/11 | 《思想坦克》

雞排妹被說「不會聊天就別出來賺錢」,綜藝大老們「霸凌當笑哽」為何成台灣綜藝主流?

新人、女性上綜藝節目,被老男主持人言語霸凌,觀眾數十年來習以為常。也許當曾國城對兒童照樣下手時,觀眾才會開始感到不安。

2021/02/11 | 《思想坦克》

雞排妹性騷擾風暴中,看不見的媒體深淵如何「圍獵」鄭家純

記者不問翁立友對鄭家純說了什麼,做了什麼,想什麼,要求什麼;反而選擇「沒有發生問題」的對象、狀況,來報導「沒有發生性騷擾」。這是轉移焦點。

2021/02/06 | 傅紀鋼

專訪「雞排妹」鄭家純:受害者講出來的瞬間,也救了他們自己

「雞排妹」鄭家純說:「我好歹算是有話語權的人,如果連我都不敢講,那還有誰敢講?如果我變成千夫所指的大壞人,那我就認了。如果加害者們不再那麼猖狂,那很好。就看反對性騷擾的人能不能出來帶風氣,讓它成為一場運動。」

2021/02/05 | 精選轉載

若認為性騷擾是藝人「工作的一環」,性教育跟法治觀念真的需要加強

演藝圈的性騷擾可謂曾出不窮,當然性騷擾亦不只是演藝圈獨有的一物,但往往在評論演藝人受性騷擾時,總會有人為性騷擾冠上「工作的一環」之名。

2020/10/01 | 鄭仲嵐

日本演藝圈接連「爆發性輕生」,源自疫情帶來的巨大喪失感

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每個人都需要精神喪失的治療,只是多寡的問題。藝人的連續輕生只是一個面向,竹內結子的離世,其實也點出這段期間許多日本人的心理狀態,每個人都要撐過精神孤獨的當下。

2020/04/12 | 傅紀鋼

專訪「雞排妹」鄭家純:與世界格格不入,「對於愛,我異於常人」

鄭家純將自己的童年刪除,她用來替代「匱乏」的,是感情上的「多分子關係」、藝人事業,以及從社運貢獻上獲得的快樂。但這是否能取代原生家庭的「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