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7 | TNL特稿
2019大山地門當代藝術展(上):以原住民主體性與主流文化對話
這是個極度企圖心的展覽,試圖以原住民主體性為前提,同時也極具自信與主流文化對話,策展人長時間的投入與展演現場空間同時成為接觸地帶的重要基底
2019/10/16 | 精選轉載
當代劇場大師彼得布魯克:我的創作彷彿依循著螺旋的路徑,每繞一圈就更縮小一點
18歲擔任導演,畢生投入劇場創作的彼得.布魯克(Peter Brook)被譽為20世紀下半葉最重要的國際劇場導演,透過本文,一次讀懂大師。
2019/10/15 | 蔡孟凱
大港開唱停辦:藝術若不能討論政治,那乾脆作歌頌兩蔣演樣板戲吧
社會永遠會需要藝術,同時我們沒有任何理由要求藝術不談政治、不碰議題、不談理念,正如我們沒有權利封上任何一個人的嘴或筆。
2019/10/06 | 精選書摘
尼采《而我必須是光》:太陽神及其對立面——酒神的藝術力量
面對這兩種自然的、直接的藝術境界,每位藝術家都是「模仿者」;換言之,他或是太陽神的夢境藝術家,或是酒神的醉境藝術家,或者兼二者於一身,例如:希臘悲劇詩人。
2019/08/08 | 讀者投書
博恩地獄哏揶揄鄭南榕:「美式幽默」與「政治正確」的界線
既然脫口秀作為一種表演藝術,那它也同時兼備了一個傳播媒介的要素。所以本文將以傳遞資訊時的幾個原則,來分析「起爭議」時如何保護創作者。
2019/07/12 | 德尼思化
假使世界不似預期,仍然有寫詩的道理:談詩人塞弗爾特的一首詩
詩歌有精彩、也有拙劣,但自我們落筆一刻起,便有着追求卓越與美善的可能;其實,人的生命又何嘗不是如此?
從「藝術學生」到「藝術工作者」──《有一天》聯展
《有一天》展覽的多樣性,不只在於作品,更在於作品背後,五年間各人的生活轉變帶來藝術崗位的多樣性。然後更進一步地,展覽的策劃模式包攬這份多樣性,展覽展示著一套價值觀,甚至一種理想的藝術生態。:每一位參展者都是展覽的籌備者,同時,所有籌備者都是展覽的參展者,都是藝術的一部分。
2019/05/16 | Kayue
奇書面世40年︰《Gödel, Escher, Bach》的知識漫遊
侯世達的奇書《哥德爾、艾雪、巴哈︰一條永恆的金帶》面世40年,跟隨書中角色在不同知識領域遊蕩、探索的閱讀經驗實在難以替代。
到此作客──葉進杰《點指兵兵》
在《點指兵兵》中,作品不會強迫誰去看到自己,葉的畫作也沒有刻意去賣弄甚麼美感,一切都很輕鬆。
2019/05/03 | 藝術很有事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作品給予土地光和影
20多年來,大地藝術祭不斷回應地方面對的問題,突顯其獨特性,賦予鄉村前所未有的色彩。然而它的成功並不偶然,這種深入地方的決心和作為,絕非短暫熱鬧的事件或活動可比擬。
2019/04/21 | 書傳媒
《藝術打造的財富傳奇》:安迪沃荷的大量絹印複製畫如何判定真偽?
沃荷在死後成為全球藝術交易第二活絡的藝術家,僅次於畢卡索。沃荷起初雇用助理將攝影圖片轉成絹印複製畫,後來發包給附近的印刷廠。他解釋:「繪畫太困難了,我想表現的東西是機械式的。」
2019/03/13 | 港台電視31
台灣劇團走遍全國喚醒追夢心:「若人人利用專長為國做事,台灣怎會不好」
在台灣,有多位頂尖藝術工作者標榜著「唐吉訶德」的精神,希望藉著一個走遍全台每個鄉鎮市區的工程,喚醒群眾追尋夢想的心。
2019/03/08 | 港台電視31
台灣劇團走遍全國喚醒追夢心:「若人人利用專長為國做事,台灣怎會不好」
在台灣,有多位頂尖藝術工作者標榜著「唐吉訶德」的精神,希望藉著一個走遍全台每個鄉鎮市區的工程,喚醒群眾追尋夢想的心。
2019/02/28 | TIME
藝術不只是生活的縮影,也是對未來的寄託
2018年冬天,我觀賞了由Barry Jenkins導演翻拍的《藍色比爾街的沉默》,這部電影非常精彩,一直以來鮑德溫的文字總是鼓勵著我、擴大我的眼界並讓我了解我存在的意義。我常常認為藝術使我驚艷和覺醒之處在於它對世界的藐視和同情——或說不食人間煙火的同情心。
2019/02/27 | TIME
藝術不只是生活的縮影,也是對未來的寄託
2018年冬天,我觀賞了由Barry Jenkins導演翻拍的《藍色比爾街的沉默》,這部電影非常精彩,一直以來鮑德溫的文字總是鼓勵著我、擴大我的眼界並讓我了解我存在的意義。我常常認為藝術使我驚艷和覺醒之處在於它對世界的藐視和同情——或說不食人間煙火的同情心。
2019/01/15 | 精選書摘
《滾出中國》:20世紀初的中國,被視為落後的「混種」國家
中國是古老的,充其量是靜止,最糟的是落在進步與現代的世界之後。這種形象普遍流傳。一九一一年,美國社會學協會會長描述中國是「歐洲中世紀再現」。
2019/01/06 | 精選書摘
《滾出中國》:20世紀初的中國,被視為落後的「混種」國家
中國是古老的,充其量是靜止,最糟的是落在進步與現代的世界之後。這種形象普遍流傳。一九一一年,美國社會學協會會長描述中國是「歐洲中世紀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