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15 | 漫遊藝術史

夏娃吃的「禁果」可能不是蘋果?究竟伊甸園裡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聖經.創世紀》一章中,從沒講清楚上帝禁止人吃的果子是什麼,然而,文藝復興之後,繪畫中夏娃吃的禁果,絕大部分都是蘋果。

2020/09/14 | 精選書摘

《諸神的起源》:在英文裡,一週之時間流轉就是一部簡明的天文史

對世界上大部分人來說,給星期中的每一天命名意味著宣佈——不管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地——你獨特的社群的宗教歷史。這就是為甚麼反宗教信仰的法國革命份子那麼急於設計一份類似公制系統,可供全球人們使用的日曆。

2020/09/14 | 精選書摘

《諸神的起源》:在神聖的殺生獻祭中,世界、人類、動物和諸神秩序再一次得到肯定

希臘人這個偉大的市民與宗教儀式後來被羅馬人接收,並且在整個羅馬帝國裡實行,這個儀式因此深具影響力,而這一點我們不用再多加強調。這是一個由祭司執行、人民希望可以得到認可與接受的犧牲祭儀。

2020/09/11 | 漫遊藝術史

Cartoon原意不是指「卡通」,1843年從此改變了在藝術史上的慣用含義

其實今日中文世界怎麼理解、使用「卡通」這個詞,並不是本文的重點。我想要回到英文cartoon這個詞上。理由簡單,cartoon還有中文「卡通」、「動畫」、「諷刺漫畫」等所不及的意義。

2020/07/28 | 漫遊藝術史

研究英國藝術,嘗試找出「英國跟歐陸」vs. 「台灣與中國大陸」的類比關係

謝佳娟老師任教於國立中央大學藝術學研究所,為了讓讀者們能夠更全面地認識到通史裡鮮少被提及的英國藝術,特此專訪。

2020/07/19 | 漫遊藝術史

英國哪裡看「藝術」?(上):博物館/美術館之外的聰明選擇

旅行與藝術,似乎常常產生關係。不只是藝術創作,藝術家常常透過旅行取材,再造所見所聞;藝術觀賞體驗也是,唯有踏上旅程,才能親見遠在他方的藝術藏品。

2020/06/18 | 漫遊藝術史

藝術社會史簡介:藝術不是從天而降的奇蹟,而是與社會的發展密切相關

何謂「藝術史」?顧名思義會讓人聯想到「藝術的歷史」。此說法沒有錯,但不免過於簡單與籠統。

2020/06/16 | 漫遊藝術史

跨學科與「超展開」的知識涉獵:「藝術史」到底在做什麼?

到底藝術史在做什麼?具體來說,藝術史研究以藝術創作或活動為討論對象,而成果多以論文(或展覽)的形式呈現。

2019/02/22 | 漫遊藝術史

「豕.者.月.旁.月.光」的藝術天賦

豬膀胱能有什麼藝術天賦呢?第一個是它能屈能伸的大丈夫性格,讓它被拿來做「膀胱風笛」的氣袋。風笛的基本構造包括「吹管」、「氣袋」、控制音調的「旋律管」以及數量不等的單音和「音管」。

2019/02/21 | 漫遊藝術史

聽你在吹 □ □:跳過豬瘟新聞,先來聊聊「豬事」文化

吹成氣球的豬膀胱暗示著,對曾經歡樂大嚼的豬,「豬生」也是虛空一場,而在那個近半幼兒會在5歲以前夭折的年代,生命如豬膀胱氣球一樣脆弱。對即將享受豬肉的世間男女,人生也是場虛空⋯⋯

2019/02/21 | 漫遊藝術史

「豕.者.月.旁.月.光」的藝術天賦

豬膀胱能有什麼藝術天賦呢?第一個是它能屈能伸的大丈夫性格,讓它被拿來做「膀胱風笛」的氣袋。風笛的基本構造包括「吹管」、「氣袋」、控制音調的「旋律管」以及數量不等的單音和「音管」。

2018/10/01 | 李修慧

父親的遺願就是讓畫作「回家」,美國順天美術館捐贈600件館藏

許鴻源之子許照信表示,父親生前多次提醒:「這些畫不是我個人的,是台灣人的財產,要完整收藏,不要分散,有一天要回家、回到台灣。」

2018/07/06 | 精選書摘

文壇教母葛楚史坦「偽自傳」:窺見孤獨而浪漫的水仙倒影

一心不讓鬚眉的葛楚,努力希望自己在文學上闖出名堂,如同繪畫上出現了立體主義,她也似乎致力於開創文學的立體派,但是最後都顯得徒勞。難道這不是因為葛楚再怎麼激進前衛,仍是被打入了次等性別嗎?

2018/05/02 | Kayue

法國藝術館發現逾半館藏是贗品

法國有家為專門收藏一名畫家的藝術館,近來發現有近6成館藏都是贗品。

2018/04/30 | Kayue

法國藝術館發現逾半館藏是贗品

法國有家為專門收藏一名畫家的藝術館,近來發現有近6成館藏都是贗品。

2017/07/08 | TNL特稿

【解嚴三十】解嚴下的當代藝術

這個文化資本系統,比如雙年展或者畫博會,解嚴讓台灣是否是一個哈伯瑪斯所謂的「異化」的系統?走向這個異化的全球文化資本系統,彷彿無可避免的使我們自身走向主體的消亡;倘使拒絕走向世界,似乎我們也只是走向虛無。

2016/11/26 | 藝趣談 Art Uncovered

比印象派走得更前︰打開20世紀先鋒藝術大門的塞尚

數百年後的今天,我們站在這些藝術巨人的肩旁上回首過去,曾幾何時受萬人景仰的作品,今天竟是用以襯托印象派的偉大與創新;而當天受千夫所指的印象派,卻能經歷時間的考驗,在歷史的洪流中鶴立雞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