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20 | 芭樂人類學

不是歧視那麼簡單:「黑臉表演」的複雜內涵與全球化

我只能說,借用人類學家Anna Tsing的隱喻,文化會移動,移動必定有「摩擦」,「摩擦」會產生衝突,但沒有「摩擦」就不可能有交流、創新,也不會是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2019/05/17 | 讀者投書

讓受壓迫者共同發聲:大觀社區作為「抗爭-藝術」的實踐場

面臨迫遷的板橋大觀社區,就像是一個被世界遺棄的惡地,但是比地面上的任何一處都有人味。人們忙進忙出,是為了即將舉行的最後展覽「待騰空的地上物」進行佈展。他們希望讓活水注入意志消沈的社區,讓要塞高築的社區有對外交通的機會。

2016/04/06 | 《藝術家》雜誌

《藝術視野》 從「Assemble」談藝術計畫/行動的可見性枷鎖

無論是「Assemble」的街區改造還是「樹梅坑溪環境藝術行動」,其實踐成果都在提醒我們:有些事情,遠比「展覽/展示」更重要!當代藝術若不能深刻省思這點,恐怕都難以找到真正嶄新的文化實踐途徑,從而謙卑地、踏實地走入人群。

2016/04/06 | 《藝術家》雜誌

《藝術視野》 從「Assemble」談藝術計畫/行動的可見性枷鎖

無論是「Assemble」的街區改造還是「樹梅坑溪環境藝術行動」,其實踐成果都在提醒我們:有些事情,遠比「展覽/展示」更重要!當代藝術若不能深刻省思這點,恐怕都難以找到真正嶄新的文化實踐途徑,從而謙卑地、踏實地走入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