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2/03 | 張乃予
我的怪女時代:Melissa Stern身為局外人的陌生感
本次台北當代藝博會中,龍門雅集畫廊帶來了蕭勤、葉甫納以及梅麗莎斯特恩(Melissa Stern)三位藝術家,以老、中、青三代來呈現畫廊的經營走向。其中畫廊帶來梅麗莎斯特恩的《Strange girl》系列作品,並且是首度於亞洲展出,也備受矚目。
專訪伊恩布魯瑪:為了好玩而閱讀,結果變成「公共知識分子」
既然到台灣觀察總統大選,布魯瑪不免被問起對台灣民主的看法,「我覺得蠻成熟的啊」布魯瑪答得理所當然,「選民可以選擇不同政黨,也不再是同一政黨長期執政,這是成熟民主狀況的表現。功能完整的民主,就是人民可以把政府換掉。」
2019/10/20 | 讀者投書
談邱伶琳創作:藝術家再造的神話想像
藝術家邱伶琳的墨彩,描繪出的「想像共同體(imagined community)」,猶如極具特色的宣傳,低調藏匿於畫面的吶喊,朝向每個大時代中的獨立個體,道盡日常視覺中的種種建構、共通與差異等殊途。
2018/03/11 | 精選書摘
席琳狄翁有什麼不好?她會對我們造成什麼傷害?
「這件作品算不算藝術?」的問題,如今只能得到這樣的回答:「你認為是就是,認為不是就不是。」如果這似乎將我們推入相對主義的深淵,那麼我只能說我們實際上一直都在這深淵裡,假使那真是一道深淵。
2018/03/11 | 精選書摘
誰的品味差?一場拆解音樂品味的聆賞實驗
談到獨立搖滾時經常可以聽到這句陳腔濫調:「我以前喜歡那個樂團。」意思是,當你這類人也開始喜歡那個樂團之後,我就不再喜歡了。這就是追求區隔的典型例子——你要顯得酷,就必須要有人顯得不那麼酷。
2017/09/18 | 精選書摘
如何書寫當代藝術:有憑有據,用證據充實論述
一件好的藝術創作,理當值得一篇好的文字去介紹和推廣,才能提升觀賞者對於作品的體驗。但是,甚麼是好的文字?不論是使用的場合,還是書寫的目的,不同類型的文字都應該有判斷的標準,或是範例,這就是本書要做的事情! 
2017/04/14 | TKG Plus
可見之謎-閱讀蔣志的「我們」
我認為,可以用「一即一切」這個東方的哲學思維,來閱讀蔣志這次的「我們」:萬物的完整是與生俱來的,分析和歸類則是將整體的事物劃分為破碎片段,再從各個局部中拼湊出想像中的全貌。
2015/12/09 | 查映嵐
雕塑放到高樓大廈天台就是公共藝術嗎?——看Antony Gormley的《視界香港》
「並不是所有被稱為公共藝術的作品都配得上這個名稱。我對公共藝術的定義是,作品必須關心、牽涉、挑戰觀眾,不論形式,可以是為觀眾而作、或是與他們共同創作,但必須對他們抱持協商的態度,同時尊重社區與環境。」
2015/12/09 | 查映嵐
雕塑放到高樓大廈天台就是公共藝術嗎?——看Antony Gormley的《視界香港》
「並不是所有被稱為公共藝術的作品都配得上這個名稱。我對公共藝術的定義是,作品必須關心、牽涉、挑戰觀眾,不論形式,可以是為觀眾而作、或是與他們共同創作,但必須對他們抱持協商的態度,同時尊重社區與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