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藥物戰爭【 Vol. 3 】:犯人、病人與常人 ── 毒品入/除罪化的單一想像
此為《藥物戰爭:從認知自由、猜火車到藥物除罪爭議》的第三部分:1998 年修法《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便已明示「除刑不除罪」的除罪化理念,但儘管施用毒品罪由抽象危險與刑法基礎都難以立論,至今依舊無法擺脫「社會危害性」過度渲染的評價;若是在討論中缺去藥物的多元面向,雖然為「強力管制」的論述開啟了方便之門,卻恐難以理性思考何種藥物政策才能真正治理「毒品」的危險,或是開發「藥品」的實益。
藥物戰爭【 Vol. 2 】:選擇海洛因?選擇多巴胺?《猜火車》的成癮啟示錄
此為《藥物戰爭:從認知自由、猜火車到藥物除罪爭議》的第二部分:除了「成癮性」之外,影響精神藥物的潛在危害還包含了「人體傷害」以及「社會傷害」;而各個藥物危害研究結果之間的落差,再加上社會文化、市場經濟、公共衛生與政治情勢的考量,或許意味著區分安全與危險、合法與非法的「紅線」難以一筆劃定。
藥物戰爭【 Vol. 1 】:嗑藥與認知自由 ── 大麻哲學中的倫理探問
此為《藥物戰爭:從認知自由、猜火車到藥物除罪爭議》的第一部分:神經倫理學家萊爾 · 山田希雅(Wrye Sententia)以及法學家波伊爾(R. G. Boire)提出「認知自由」的概念,然而由此衍生的「認知提升」與其倫理爭議,說明了在我們決定享有更多認知上自由的同時,必須更加仔細地考慮政治、法律、倫理以及哲學等其他場域的衝突與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