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變革與轉型爭議:2018年重大環境新聞回顧
改革勢必伴隨著代價,修法或立法確立改革措施只是第一步,後續還會被進一步追問的是,這樣的代價是誰來承擔?又該如何分配?2018年所發生的環境事件,告訴我們了什麼?
環評疑慮重重的觀塘接收站,再次發現稀有生物
觀塘案的環評審查大有問題,海審會不該因為環評通過就放行此案,還是需要回歸海岸保護的職責來審查。
先解決程序正義問題,我們再來討論觀塘接收站該不該蓋
觀塘案的實質正義見仁見智,但環評的程序正義確有很大的問題,而守住程序正義在民主國家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先有程序正義才能談實質正義,否則人民權力等於隨時暴露在被政府任意侵害的風險之下。
2018/10/12 | TNL 編輯
藻礁真的換回深澳停建,3個QA看「環評制度」出了什麼問題?
從深澳到觀塘,投票結果後來竟然可以「翻盤」,讓外界質疑原本該為環境把關的「環評制度」,是不是淪為開發政策的橡皮圖章?
2018/10/12 | 李修慧
觀塘案通過環評第5天,賴清德:深澳電廠不蓋了
經濟部表示,經過密集盤點,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在完工後,可以提供428萬瓩的燃氣機組所需要的天然氣,可以取代深澳電廠120萬瓩的機組,因此,經濟部已經決定停止興建深澳電廠。
2018/10/08 | 李秉芳
史上「最黑暗」的環評大會:詹順貴下台也沒用,中油觀塘案7比2逆轉
環保署為了力拼此案通過,一改過往每個月2次環評大會的慣例,在9月26日至10月8日密集訂了3次環評大會,前兩次人數不足流會後,今天終於湊齊10人開會,出席的有6位官派代表,其他3位是學者委員。
2018/10/08 | 李秉芳
詹順貴在觀塘案環評前「請假變請辭」,環保署長:他不顧我死活
面對副署長下台,環保署長李應元表示,觀塘案環評歷經一年半的時間,他認為就實質面、程序面,詹順貴應該都可以接受,對「好兄弟」從請假變成請辭,實在是「沒有必要」,他也認為,在這種時候請辭,不顧他的死活,是不顧江湖道義的行為。
2018/10/05 | 李秉芳
「藻礁換深澳」你買單嗎?賴清德:若觀塘通過環評,可有條件停建深澳電廠
由於深澳電廠已成了選戰議題,據瞭解,民進黨政府院高層已有共識要喊卡,目前剩行政院決定要在什麼時候、以什麼台階讓深澳電廠下來。這也是賴清德首度鬆口,說出深澳電廠「有可能」停建。
搶救大潭藻礁事件反思:環境受害者的矛盾情結,與公民參與的匱乏
搶救大潭藻礁與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開發案當中所突顯的爭議,顯現出政府、企業、科學家的知識生產、以及公民等彼此間的利益,鑲嵌在一個連動的結構當中。
2018/07/03 | 李秉芳
為了「2025非核家園」非蓋不可?藻礁上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差不通過
多名環評委員都認為,民間團體提出的資料跟意見,相較中油的實問虛答「差很大」,對於中油以能源政策和供電理由「非做不可」的邏輯,對環評制度不公平。
2018/03/31 | 讀者投書
十年才長一公分的大潭藻礁,可能因「專家」的決定毀於一旦
面對大潭電廠的擴建所需的天然氣站港、基隆協和天然氣電廠接收站港與深澳燃煤電廠興建,這些台灣北部相當獨特海洋生態系的生與死,都正與國家整體發展論述下的能源、缺電與空污鬼影拔河中。
2018/01/17 | 精選書摘
臺灣三十年環境變遷全紀錄:工業廢水造就紫色海洋與陰陽海
環保署訂定了事業、汙水放流標準,限制各種汙染物質排放的最大限值。這一套水質標準並沒有考量到環境容許總量與累積量,導致承受廢水的環境陸續惡化。
2017/10/17 | Abby Huang
收了300萬元「諮詢費」,台灣濕地學會給中油哪些藻礁保育建議?
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選址選在桃園觀音的大潭藻礁海域,台灣濕地學會主張該海域「生態沒那麼好」、一級保育珊瑚可降級,卻被接露原來收了來自中油300萬元的「諮詢費用」。
2017/10/14 | Lo
為達2025非核家園,大潭電廠在7500年前形成的藻礁旁蓋天然氣接收站
為了達成2025非核家園目標,同時發展能源轉型及空污減量,發電能源天然氣佔比將提高成50%,而台電的大潭電廠新機組,正需要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每年提供250萬噸天然氣運轉供電。
2017/10/08 | 羊正鈺
天然氣接收站將落腳桃園觀塘 經濟部:藻礁可移到旁邊復育
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原訂在桃園觀塘興建,但因有藻礁,且疑似發現一級保育類生物「柴山多杯孔珊瑚」,被環評小組委員會要求補件,恐難趕上2022年大潭電廠如期供電的目標。
2016/05/01 | 新作坊
「文化性夠的地方,通常就是政府最想整頓的…」這群藝文青年回鄉為桃園寫歷史
「與其說是我們改變了這個市場,幫這個市場做了些什麼,不如說是市場打開了我們的眼界,改變了我們的藝術創作。」
2015/09/11 | TNL 編輯
桃園海岸七千年藻礁頻遭破壞 市府保育承諾淪空談?
桃園觀新藻礁是全台面積最大的藻礁地形,全長27公里的海岸線已被學者證實為超過7500年的古老礁體,卻在10年內多次遭到環境污染與開發行為的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