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21 | 精選書摘
穿裙子的不能當三軍統帥?在伊斯蘭教與民族主義間拉扯的印尼總統們
儘管印尼已民主化多年,國家體制上也是世俗國家,但由於國內穆斯林人口眾多,因此歷屆的印尼總統們在競選時,無不受到伊斯蘭教與民族主義的拉扯。
軍方仍享特權、侵犯人權案例頻傳,印尼轉型正義仍是漫漫長路
相較因政變或反對黨遭鎮壓而導致民主流產的國家,印尼的民主雖年輕但相對穩定,軍方改革是其中關鍵。然而軍方仍享特權不受一般審判、侵犯人權案例頻傳,問題至今未解決。
印尼擬立法管制音樂遭疑壓制言論自由,27萬人連署抗議
印尼國會正在審查一項禁止褻瀆宗教與色情音樂內容的法案,引發演藝人員不滿,認為這項法案目的在壓制言論自由,因而發動示威和連署抗議活動。
軍方仍享特權、侵犯人權案例頻傳,印尼轉型正義仍有漫漫長路
相較因政變或反對黨遭鎮壓而導致民主流產的國家,印尼的民主雖年輕但相對穩定,軍方改革是其中關鍵。然而軍方仍享特權不受一般審判、侵犯人權案例頻傳,問題至今未解決。
2018/08/18 | Nina
2018亞運在印尼(一): 亞運主辦城市巨港,你了解多少?
2018年亞運即將開始,印尼做為這次亞運的主辦國,很特別的是所有的運動賽事將分別在雅加達與巨港兩個城市舉行。雅加達做為印尼的首都,大家並不陌生。但另一座城市: 巨港,大家對它的了解有多少呢 ?
印尼地方大選快速計票:執政黨表現不如預期,佐科威連任路將更艱難
雖然佐科威目前仍享有很高的民調支持度,不過,這次地方選舉的結果意味佐科威明年可能面臨比預期更嚴峻的連任之戰。
2018/08/17 | Nina
【印尼國慶日】73年前蘇卡諾宣讀《獨立宣言》,剛縫製好的印尼國旗也首度升起
印尼是個萬島之國,有多種民族、語言和宗教,能獨立建國成功實屬不易,這也是為何國慶日對印尼全國人民有都重大且深遠意義。
2015/10/01 | 吳象元
你聽過印尼「930事件」嗎?半世紀前,有百萬人被蘇哈托軍方法外處決
近年來,許多印尼共產黨的倖存者(他們被稱作「Tapol」,意思是「政治拘留者」)提出上訴,要求公民權以及賠償
2017/06/09 | 讀者投書
印尼能否成為美國與伊斯蘭世界的和解關鍵?
其實在歐巴馬時期,美國就希望能與印尼建立良好戰略夥伴關係,在地緣政治上深入中國後方。
文在寅接見印尼前總統梅嘉娃蒂:盼她再次扮演南北韓橋梁
梅嘉娃蒂是印尼建國總統蘇卡諾的女兒,梅嘉家族一直和北韓維持友好關係。
聽印尼作家談家族故事:為什麼一個印尼的島上,會有這麼多的客家人?
馬來語其實是商用語言,所以印尼在早期的時候,只要是船可以停靠的地方,都通用馬來語,是生活、買賣、民生上都需要廣泛用到的語言
印尼「反共產黨」示威下: 穆斯林憂共產勢力捲土重來 政客操共產議題進行對抗
9月29日,印尼一萬多名穆斯林上街示威,反對印尼共產黨捲土重來。印尼共產黨議題,如今再度成為各方政治勢力操作群眾、進行政治對抗的工具。
印尼關公像引發爭議 遭穆斯林團體要求拆除
這座關公像很快在印尼社群媒體中引發爭議。當地的穆斯林團體對它提出許多負面評論,包括有民眾懷疑這座關公像是華人掌控印尼政府的象徵。
2016/10/21 | 精選書摘
印尼獨立之路:荷蘭在印尼推行的倫理政策,為反殖民運動埋下種子
許多年輕「本地人」生平頭一遭得以受教育、學荷蘭語,進而有機會接觸暢談國家主權、社會正義等新潮思想的書報,於是來自各島的熱血青年前仆後繼聚集在爪哇大城,找到一起反抗某個公敵的共同理想,國家觀念也逐步在他們腦海中成形
2016/02/06 | 當今大馬
雅加達城市漫遊:尋找蘇卡諾總統的奶媽「Sarinah」與印尼的國族想像
因為尋找Sarinah之小插曲,我才進而發現,這個名字是來自於蘇卡諾的奶媽。蘇卡諾甚至在他的著書裡提及這位兒時奶媽,表達了她無限偉大的胸懷,讓他學習到「國家和人民的事,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事」。
2016/02/06 | 當今大馬
雅加達城市漫遊:尋找蘇卡諾總統的奶媽「Sarinah」與印尼的國族想像
因為尋找Sarinah之小插曲,我才進而發現,這個名字是來自於蘇卡諾的奶媽。蘇卡諾甚至在他的著書裡提及這位兒時奶媽,表達了她無限偉大的胸懷,讓他學習到「國家和人民的事,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事」。
2016/03/11 | 讀者投書
轉型正義不該遺忘歷史 :奧斯卡忽略的印尼紀錄片《沈默一瞬》
印尼仍處於後威權時代,即使在官方禁止上映的困境,仍透過非公開的放映活動,讓更多印尼人能重新思考這段記憶。因此,即使奧斯卡沒有肯定其普世性,這部片的政治性所開啟的政治場域,仍使印尼往社會轉型的方向邁進。
2016/03/11 | 讀者投書
轉型正義不該遺忘歷史 :奧斯卡忽略的印尼紀錄片《沈默一瞬》
印尼仍處於後威權時代,即使在官方禁止上映的困境,仍透過非公開的放映活動,讓更多印尼人能重新思考這段記憶。因此,即使奧斯卡沒有肯定其普世性,這部片的政治性所開啟的政治場域,仍使印尼往社會轉型的方向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