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

蘇軾(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眉州眉山(今四川省眉山市)人,北宋時著名的文學家、政治家、藝術家、醫學家。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2/04 | 精選書摘

《唐宋詞的情感世界(下)》:蘇軾漫長的貶謫生涯,朋友是讓他勇敢走下去的力量

詞的世界充滿著哀傷的情調,而在其中居然還可發現少數寫「閒逸與清歡」的詞,彷彿迷濛陰暗的霧色中出現的一道曙光,讓人看到一種曠達的精神、一種穩定生命的力量。

2020/12/01 | 精選書摘

《唐宋詞的情感世界(上)》:對蘇軾來說,周瑜的成功幾乎匯聚所有人生的美好

《三國志》對赤壁之戰中周瑜的形貌神態沒有多加描述,這是東坡自己創造出來的英雄圖像。周瑜泰然自若,談笑用兵,輕易便贏得勝利。這跟後來《三國演義》所描述的周瑜形象很不一樣。

2020/10/23 | 精選書摘

侯吉諒《筆花盛開》:當今第一書法家寫字不懸腕,那書上說的不都騙人嗎?

我認為,現代人初學者就不應該懸腕,而應該先了解筆畫的力道應用,以及手、筆之間如何協調,等到功夫深了,手穩定了,很自然就會自動懸腕。

2020/09/19 | 讀者投書

五大詩人「厭世能量」分析:屈原、陶淵明、蘇軾、李白、杜甫,誰最想逃離庸俗世界?

依照目前教育部對「厭世」的解釋,看待五位高中國文課本裡常出現的作家,厭世能量滿點的會是屈原,因為他屈原無法忍受絲毫的汙穢與昏亂,仍舊想要把傾斜的世界重新擺放在正確的位置;最不厭世的是李白,面對你的任何感情問題,浪漫李白總是給你最意想不到的答案。

2020/06/03 | 讀者投書

認為讀蘇軾和文言文才不會「靈魂乾涸」,是對「語言意識」的某種糾結

倘若國文科教育執著於文言文的篇數,卻如此換湯不換藥(換課綱卻不換師培、教法與評量),學生並不會因此從蘇軾的作品中獲得實際的心靈成長,只會繼續納悶學習文言文的必要性。

2020/06/01 | 讀者投書

不讀蘇軾導致「靈魂乾涸」? 「貶謫文學」需要存在,但不該泛濫成災

貶謫文學作為舊時代的產物,於現今存在的意義,是為了要認識我們民族的歷史文化、欣賞文人的筆法及面對人生的態度,這些意義都有教育的重要性,但並不是此文類獨有的——貶謫文學不應繼續在國文教育中、在靈魂中「氾濫成災」。

2020/04/27 | 精選書摘

《陪你去看蘇東坡》:「居委會」的屋後,蘇東坡在此永遠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算是晚來一步,還是早來了。翻修中的「藤花舊館」不見以前照片中的楠木大廳,門板被拆除一空。庭院裡水泥攪拌機隆隆作響,新的屋瓦和木料堆疊。

2020/04/27 | 精選書摘

《陪你去看蘇東坡》:除了蘇軾遊歷的赤壁與安國寺,「東坡」安在哉?

滄海桑田,不變的唯有東坡遊歷的赤壁和洗浴坐禪的安國寺,分別位於城西/西北和城南。我走在黃岡市的八一路,注意到地勢往上傾斜,遛達進黃岡日報社,裡面地勢更高。東坡,就在這裡嗎?

2020/03/09 | 精選書摘

《從奈米到光年:有趣的度量衡簡史》:讓宋朝人和唐朝人拚酒,誰贏?

總的來說,宋朝的經濟水準、糧食產量和造酒工藝都遠遠超過唐朝,宋朝老百姓的生活水準普遍比唐朝要高,假如是同等品質的酒,在宋朝應該比在唐朝賣得便宜。

2019/10/26 | 精選書摘

《有溫度的宋詞》:暮年再現少年狂——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如果你身處蘇軾的年代,有如蘇軾的遭遇,在這樣宏大的敘事裡,說不定也會生出這許多的豪壯之感來。只是我們沒有東坡的才情,也無法完全身臨其境,體會他心中所思所感。

2019/09/20 | 精選書摘

《東坡詞・東坡情》:醉醉又醒醒,東坡的寂寞盡在其間

東坡文學中,「醉」如同「夢」,都代表了生命的虛妄、無常——人生道路上的執著追求、癡迷眷戀,就好像喝醉酒的人一樣,跌入幻象,茫茫然而不自覺。

2019/09/20 | 精選書摘

《東坡詞・東坡情》:「大江東去」代表時間之流,是人無法改變的宿命

有時雖悔情多,卻是難捨;如此癡執,憂愁悔恨遂終身不絕。這情,帶給東坡的,就是身心的創傷:壯志消沉、早生華髮。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求取不朽的事業,想要與時間抗衡,其實都只是妄想罷了。

2019/07/12 | 精選書摘

《靜坐之後》:「八風吹不動」的蘇東坡,佛印譏諷「一屁打過江」

無論佛印禪師當時所回的詩句給了蘇東坡如何的反應,但也正說明許多人在偃蹇困窮、困頓失志之時,如果沒有明師和化解心中自僝自僽的良方,有時是會失去了人生的方向,甚至於無法走下去。

2019/04/24 | 德尼思化

飲飲食食蘇東坡,從不孤獨的美食文學家

閱讀文學,正如同桌共食,永遠不是一段孤獨的旅程。我們都希望坐在對面的人,是一個真正用生命享受佳餚,願意發現人生各種奇妙的美食家。

2019/03/16 | 精選書摘

《漫漫古典情》:蘇東坡難忘「小蠻」,詩詞千年後依然動人

當時的蘇軾已文名滿天下,家中也有妻兒。佳人贈衣之舉,當然不是無情,但也只是以此表達對他才華欽慕的成份居多;即使私心戀慕,也未必存什麼「非份之想」。

2019/02/04 | 精選書摘

《逛一回鮮活的宋朝民俗》:考上進士第一件事不是回鄉光宗耀祖,而是辦同學會

按宋朝慣例,進士及第後第一件事不是回鄉光宗耀祖,而是召集一場全體的同學會。從殿試結束開始,到皇帝親賜聞喜宴結束,這期間每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每次聚會都要聚餐,往往聚上二、三十天才算完。

2019/01/06 | 精選書摘

宋詞背後的故事:蘇東坡思念弟弟寫了《水調歌頭》,讓其他中秋詞俱廢

全篇皆是佳句,既有對出世的嚮往,更有對人間的眷戀;既有離人的愁緒,更有樂觀的情懷。所以胡仔在《苕溪漁隱叢話》評價:「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餘詞俱廢。」信哉斯言。

2019/01/06 | 精選書摘

宋詞背後的故事:蘇東坡兄弟集體作弊,遇上神一般的主考官歐陽修

唐宋八大家中最晚登臺的三人蘇軾、蘇轍、曾鞏碰巧在同一期參加考試,而且居然被歐陽修在糊名試卷中全部挑了出來,這是多麼犀利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