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4 | 精選書摘
《哲學動物》:水母的存在挑戰了西方哲學的宇宙觀
如果我們的宇宙終究有一日必須滅亡(希望是很遙遠的未來),然後縮小,縮回到什麼都不存在的地步,或許就是因為這些宏觀的水母被沖刷到宇宙的岸邊,然後枯死了。
2019/09/06 | 思考的蘆葦
蘇格拉底的「一無所知」為何使他成為最有智慧的人?
蘇格拉底「不知」,但他的不知並不是無知,而是沉思後對知識的謙卑,所以至少知其不知。相比,自以為「知之」的智者其實連自己的無知都無法覺察,甚至不知其不知。
2019/10/15 | 精選書摘
《你一定愛讀的極簡歐洲史》:蘇格拉底的問答、柏拉圖的譬喻、亞里斯多德的三段論
三段論可能導致各式各樣的錯誤推理,但只要按部就班遵循規則,都可以找出漏洞來。由此可知,為什麼大家會說是希臘人教會我們如何理性思考。
2019/03/18 | 王偉雄
蘇格拉底的智慧
在《申辯篇》裏,蘇格拉底終於明白為何神諭是對的,他的確是最有智慧的人,但不是因為他知道的特別多,而是因為他不像其他人那樣,明明不知道的,卻以為自己知道。
2019/08/05 | 精選書摘
《米榭・塞荷的泛托邦》:我書裡的主人翁「拇指姑娘」是一位女性,這並非偶然
「裝得滿滿」的頭(知識)和「優秀」的腦(程式軟體)都移到外在,移到電腦那具可以隨身攜帶的頭腦裡。我們剩下的是創新能力、適應能力。值得慶幸的是,這正是人類的特質。
2019/03/19 | 王偉雄
蘇格拉底的智慧
在《申辯篇》裏,蘇格拉底終於明白為何神諭是對的,他的確是最有智慧的人,但不是因為他知道的特別多,而是因為他不像其他人那樣,明明不知道的,卻以為自己知道。
2018/03/26 | 精選書摘
反書寫的蘇格拉底提醒我們,口語文化並不下於讀寫文化
口語文化發展出錯綜而精細的方法記住思想,接著再向他人表達──這是已慣於讀寫的頭腦無法利用的思考方式。像蘇格拉底這樣隸屬於口語文化的成員,其擁有的記憶力遠遠超越讀寫文化的人。既然沒有人能夠「查閱」任何事,口語文化便發展出一套精密的記憶術。
意識和無意識之間︰白日夢有理
一方面,白日夢就如睡夢一樣,是舒緩、被動的,旨在釋放潛藏的壓力和慾望。另一方面,它是創新、主動的,乃呈現想像力的一種心靈活動。
2016/09/26 | 阿捷
提出「水是萬物本原」的泰勒斯,為何被公認為史上第一位哲學家?
泰勒斯的結論無疑是錯誤的,但關鍵是他從神話思維進步到邏輯思維,這過程標誌著人類從神話世界脫穎而出,開始用科學的理性思維來理解自然世界,這便是泰勒斯最偉大的地方。
2016/10/13 | 精選書摘
《論幸福》譯者導論:重返古典希臘的哲學教育路徑,成為自己的思想者
看似不斷透過論述來解答疑難雜症的阿蘭,一旦逃離了他筆墨下的描述,似乎什麼也未曾解決。然而,這樣不一致、搖擺的思想也許正是阿蘭的哲學中最精采、最核心之處,也是他將自己徹底置於傳統倫理學之外的根本姿態。
2017/12/25 | 精選書摘
蘇格拉底和小孩子的共同點
「認知到自己其實並不了解」,這就是理智上的誠實;「想知道自己不了解的事」,這就是求知若渴的表現,這二者都是思考訓練的重要推力。
2017/09/28 | 精選書摘
導讀柏拉圖《費德羅篇》:求知慾的滿足,就是愛的力量發揮到最高層次的展示
《費德羅篇》正是柏拉圖這一時期思想中的傑作。它具有多方面的功能,試圖將人性中理性與感性這兩種不協調力量,透過這篇對話加以結合。
2017/10/04 | 精選書摘
歷史灰燼底下的三顆珍珠與後極權主義政治的出路 ——漢娜鄂蘭《政治的承諾》導讀
《政治的承諾》一書可理解為鄂蘭關於後極權主義時代政治出路的思索,既試圖恢復人類對於政治自由與行動能力的記憶,也致力於對抗整部人類史上所充滿的各種逃避、否定或企圖殲滅政治與自由的思想與行動。
他早已準備好自己的快艇棺材:藝術怪才Sebastian的設計相對論
生於智利,長於倫敦,如今立足紐約的Sebastian ErraZuriz是這個混種時代的最佳詮釋者,既是藝術家亦為設計師,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個時代的反叛者,以無可究詰的荒誕意象,展露出潛藏在作品形式下,另一種截然不同的解讀與想像。
2016/04/11 | Joe
用邏輯系統就能判斷論證對確嗎?
邏輯系統的演變和革新,許多時候就是在於非形式論證、符號表達(翻譯過程)及形式論證這三個元素。
2016/04/11 | Joe
用邏輯系統就能判斷論證對確嗎?
邏輯系統的演變和革新,許多時候就是在於非形式論證、符號表達(翻譯過程)及形式論證這三個元素。
2016/10/13 | 精選書摘
《論幸福》譯者導論:重返古典希臘的哲學教育路徑,成為自己的思想者
看似不斷透過論述來解答疑難雜症的阿蘭,一旦逃離了他筆墨下的描述,似乎什麼也未曾解決。然而,這樣不一致、搖擺的思想也許正是阿蘭的哲學中最精采、最核心之處,也是他將自己徹底置於傳統倫理學之外的根本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