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0 | Abby Huang
最後一位蘇聯時期的領導者退位:獨立近30年,哈薩克唯一的總統突然宣布辭職
作為蘇聯解體最後一個獨立的國家,現任總統自願辭職的決定,給了哈薩克一個進行民主改革的機會,也是中亞自願權力轉移一個非常罕見的例子。
2019/03/15 | 黎蝸藤
中美關係七十年與領袖特質(上):毛澤東「帝王思想」,中美建交卡在意識形態
美國對毛澤東的評估大致沒錯,只是存在一個時間差。現實中,史達林是毛澤東唯一畏懼的人,中共急需蘇聯的武器和資金,所以毛澤東不可能站在蘇聯的對立面。
2019/03/13 | 精選書摘
《歷史的溫度(2)》:全世界近一半國家不願參加,史上絕無僅有的莫斯科奧運
等拿到莫斯科奧運會參賽代表團的最終名單時,勃列日涅夫還是大吃一驚:147個國際奧會成員國和地區,有63個國家和地區宣佈不參加本屆奧運會,超過全部總數的五分之二。參加國家的數量,居然還沒超過20年前的羅馬奧運會。而在那些抵制的國家中,有一個頗讓蘇聯尷尬的國家——中國。
習近平對民間企業整肅,猶如俄國石油公司「國進民退」的轉折
回顧俄羅斯的私有化及國進民退的轉折過程,我們可以對照習近平近年來在中國進行對民企領導人進行雷厲風行的整肅行動。
2019/02/17 | 余杰
顛覆中華民國的蘇聯情報機關(下):「禍水南引」,成功挑動中國反日和日本侵華
蘇聯情報機關成功地通過偽造《田中奏摺》實現了「禍水南引」。由此,中日矛盾進一步激化,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變得勢在必行。在此意義上,蘇聯取得了戰略性勝利,其情報機關功不可沒。
2019/02/17 | 余杰
顛覆中華民國的蘇聯情報機關(上):除了「土包子」毛澤東,中共高層充斥蘇聯訓練的人才
蘇俄培訓中共人才的方式多種多樣、不拘一格,既有選送到莫斯科長期學習,也有派教師和顧問到中國來建立學校,黃埔軍校即是其中之一。
【外國人怎麼過新年】戰鬥民族吃魚子醬喝香檳,還要開電視聽普亭致詞
俄國人天生喜愛放假和過節,就算零下20度也阻擋不了上街遊玩的熱情,喝著熱紅酒看著嬉鬧的小丑在街頭穿梭表演,逗的大人與小孩哈哈大笑。新年對俄國人而言,不僅是歡樂的,也具有重要歷史背景。
2019/02/07 | 精選書摘
《1917列寧在火車上》導讀:一列火車,改變俄羅斯與世界的局勢
本書不僅描述列寧在火車行駛的八日旅程,作者先把時間拉回到大戰期間:俄國參戰、二月革命和臨時政府等相關背景,更敘述德、英、法、美等國在戰爭期間進行情報蒐集與各懷鬼胎的活動。
2019/02/07 | 精選書摘
《1917列寧在火車上》:列寧不需要一大群聽眾。他對任何人都可以侃侃而談
在私下交談中,他建議可以用檢疫為理由拘留列寧。這群布爾什維克畢竟是來自德國,而根據瑞典報紙報導,德國最近有三萬二千宗天花病例。這是個頗有吸引力的主意,但沒有人有把握這樣笨拙的干預會不會把事情弄得更糟。
愛沙尼亞為何成為俄羅斯黑幫的洗錢基地?
即使愛沙尼亞在加入歐盟後,俄羅斯對愛沙尼亞經濟出口還是存在著影響力,俄羅斯反而藉著愛沙尼亞為歐盟成員的地位,透過經貿及金融機構的交易,將俄羅斯境內的金流轉換為歐盟的白錢。
2019/01/08 | 余杰
國民黨丟掉中國,只因蔣介石是「扶不起來的劉阿斗」?
如果說美國在中國的失敗,最大的責任人是小羅斯福;與之相反,蘇聯在中國的勝利,最大的推手就是史達林。伯恩斯坦指出,塑造中國和中國未來關係的主導力量不是美國的選擇,而是蘇聯和毛澤東的本質和行動。
2018/12/26 | TIME
戈巴契夫:那一年,我與老布希一同結束冷戰
老布希跟我在離開政府後,經常討論威脅世界和平的危險態勢。有時我們對事件會有不同評估,但我們都同意的是:冷戰的結束並不是某一方的勝利,而是共同努力的結果。
2018/12/16 | 李修慧
分裂的不只「東正教」:烏克蘭教會「切割」俄羅斯,只求一個「沒有普亭的教會」
17世紀末以來,烏克蘭的東正教會一直是俄羅斯東正教會的一個分支,烏克蘭的東正教信徒中,也以忠於莫斯科教首的派別為主。在2014年後,情況開始有了改變。
因蘇聯而失去丈夫的祖母,聽到史達林的死訊為何哭泣?
哈薩克一年一度的紀念活動緬懷了史達林時代受壓迫的人們,然而在獨立27年之後,仍由最後一名蘇聯時期的領導人納扎爾巴耶夫所統治,這個國家從未坦白討論過其極權時代過去的遺產或所遺留下的課題。
2018/10/21 | 余杰
美國前代賢哲把蘇聯掃進歷史垃圾堆,當代賢人對中國也可以
凱南認為,馬克思主義不是蘇聯擴張主義的起因,不過它「加了蜜糖的承諾」使得傳統的俄國觀念比以往更加危險而狡詐。如此蓋棺定論,亦可用到今日的中國身上。
2018/10/11 | 精選書摘
《再造失去的王國》導讀:民族的分裂與再打造——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合與分
本書說明同是東斯拉夫人的大(Great)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小〔Little〕俄羅斯人)和白羅斯人的分合歷史,探討三個民族錯綜複雜的關係,他們是帝俄時期大(big)俄羅斯國家的核心民族,作者尤重烏克蘭與俄羅斯關係的探討。
2018/10/11 | 精選書摘
《再造失去的王國》:在俄羅斯,「偉大愛國戰爭」成為普亭政權的建國神話
我們有很好理由認為俄-烏衝突不僅是俄羅斯與西方關係的一個里程碑,也是現代俄羅斯民族形塑過程的一個里程碑。它對歷久不衰的「俄羅斯問題」至少帶來了一個清楚的啟示:要踩在同一條河流上兩次不僅困難,而且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