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愛沙尼亞為何成為俄羅斯黑幫的洗錢基地?
即使愛沙尼亞在加入歐盟後,俄羅斯對愛沙尼亞經濟出口還是存在著影響力,俄羅斯反而藉著愛沙尼亞為歐盟成員的地位,透過經貿及金融機構的交易,將俄羅斯境內的金流轉換為歐盟的白錢。
2019/01/08 | 余杰
國民黨丟掉中國,只因蔣介石是「扶不起來的劉阿斗」?
如果說美國在中國的失敗,最大的責任人是小羅斯福;與之相反,蘇聯在中國的勝利,最大的推手就是史達林。伯恩斯坦指出,塑造中國和中國未來關係的主導力量不是美國的選擇,而是蘇聯和毛澤東的本質和行動。
2018/12/26 | TIME
戈巴契夫:那一年,我與老布希一同結束冷戰
老布希跟我在離開政府後,經常討論威脅世界和平的危險態勢。有時我們對事件會有不同評估,但我們都同意的是:冷戰的結束並不是某一方的勝利,而是共同努力的結果。
2018/12/16 | 李修慧
分裂的不只「東正教」:烏克蘭教會「切割」俄羅斯,只求一個「沒有普亭的教會」
17世紀末以來,烏克蘭的東正教會一直是俄羅斯東正教會的一個分支,烏克蘭的東正教信徒中,也以忠於莫斯科教首的派別為主。在2014年後,情況開始有了改變。
因蘇聯而失去丈夫的祖母,聽到史達林的死訊為何哭泣?
哈薩克一年一度的紀念活動緬懷了史達林時代受壓迫的人們,然而在獨立27年之後,仍由最後一名蘇聯時期的領導人納扎爾巴耶夫所統治,這個國家從未坦白討論過其極權時代過去的遺產或所遺留下的課題。
2018/10/21 | 余杰
美國前代賢哲把蘇聯掃進歷史垃圾堆,當代賢人對中國也可以
凱南認為,馬克思主義不是蘇聯擴張主義的起因,不過它「加了蜜糖的承諾」使得傳統的俄國觀念比以往更加危險而狡詐。如此蓋棺定論,亦可用到今日的中國身上。
2018/10/11 | 精選書摘
《再造失去的王國》導讀:民族的分裂與再打造——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合與分
本書說明同是東斯拉夫人的大(Great)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小〔Little〕俄羅斯人)和白羅斯人的分合歷史,探討三個民族錯綜複雜的關係,他們是帝俄時期大(big)俄羅斯國家的核心民族,作者尤重烏克蘭與俄羅斯關係的探討。
2018/10/11 | 精選書摘
《再造失去的王國》:在俄羅斯,「偉大愛國戰爭」成為普亭政權的建國神話
我們有很好理由認為俄-烏衝突不僅是俄羅斯與西方關係的一個里程碑,也是現代俄羅斯民族形塑過程的一個里程碑。它對歷久不衰的「俄羅斯問題」至少帶來了一個清楚的啟示:要踩在同一條河流上兩次不僅困難,而且是不可能。
2018/09/05 | 精選書摘
《海權爭霸》:荒無人煙的北冰洋,各國爭相插旗的「極北之土」
由於生存條件過於嚴苛,長年冰封,以及與全球通訊中心距離過遠,北冰洋的資源一直沒有開發。這一切當然是令人雀躍的機會。北冰洋有讓人無法否認的願景,但它也位於一處危機四伏地區的中心。
2018/08/21 | 精選書摘
《讀畫解謎世界史》:經濟大恐慌時期,該選自由放任還是羅斯福新政?
在自謀其生的艱辛條件之下,新政算是一種很大的妥協了,不讓社會成員在景氣恢復之前弄垮民主社會的基礎,無論如何至少能撐過這段辛苦時期。從這一點來說,新政固然不是最好的,但也算是次好的政策了。
2018/08/17 | 精選書摘
《交會的所在》:亞美尼亞人強悍的生命,地震或共產黨都拿不走
那一年,亞塞拜然人肆虐全城,砍殺居民,不論死活,都將他們由高樓窗戶往下拋出去。沒有人確知到底有多少人遇害。亞美尼亞人永遠無法原諒戈巴契夫遲來的援兵,他們認為這是莫斯科對他們的懲罰。
2018/07/27 | 黎蝸藤
其實1860年《中俄北京條約》,根本沒有割讓庫頁島
在《北京條約》的文本中,所談論的仍然只有中俄在大陸上的邊界,並沒有提到海洋上的島嶼。也就是說,根據文本,中國並沒有把庫頁島割讓給俄國。
2018/07/16 | 羊正鈺
是敵人,又想當麻吉——即將見面的川普和普亭「交往關係史」
就在峰會前夕,川普在14日播出的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節目中,點名俄羅斯、歐盟(EU)和中國是「敵人」。但他之前也曾說兩人有機會成為「麻吉」
2018/07/12 | 區家麟
因為早死,所以不死:古巴特產切.格瓦拉
「因為死去,他還活着;也因為早死,一位英雄來不及變成一個惡棍。」
2018/07/03 | 王陽翎
當年「俄羅斯方塊」爆紅,一度被指是蘇聯的政治陰謀
固然,Candy Crush如何令人上癮也跟政治陰謀扯不上關係,不過,若回顧同類遊戲「俄羅斯方塊」的歷史,它曾令不少人在80、90年代感到既緊張又神秘,為什麼?作者就此加以分享。
2018/06/11 | 史丹福
被柏林圍牆隔開的化療藥
當年的東德研究人員發現bendamustine對多種血液癌症有一定療效,但因為當年東德屬於蘇聯的共產勢力下,被「鐵幕」分隔開,所以這種藥物一直不被世界認識。
2018/06/02 | 劉晃銘
沒人承認,地圖上也不存在的「阿爾札赫共和國」
1988年亞美尼亞北部發生地震,部分亞塞拜然人願意捐血,但卻有災民寧死,都不想要輸來自亞塞拜然的血液,當局只好拒收,就知道這仇恨有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