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06/23 | 極憲焦點
行政法院「官官相護」?從一個受不當管教,跳樓身亡的軍人談起
過往行政法院援用刑事法院對於刑事訴訟法「新證據」的解釋,得出一個「事前已存在」的證據才算是「新」;「事後出現」的證據不「新」的荒謬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