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19 | 讀者投書

五大詩人「厭世能量」分析:屈原、陶淵明、蘇軾、李白、杜甫,誰最想逃離庸俗世界?

依照目前教育部對「厭世」的解釋,看待五位高中國文課本裡常出現的作家,厭世能量滿點的會是屈原,因為他屈原無法忍受絲毫的汙穢與昏亂,仍舊想要把傾斜的世界重新擺放在正確的位置;最不厭世的是李白,面對你的任何感情問題,浪漫李白總是給你最意想不到的答案。

2020/09/18 | 精選書摘

《慢讀.兩宋詩詞領風騷》:以筋骨肌理見勝的「宋詩」&婉約與豪放匯成巨流的「宋詞」

唐詩對於宋人來說是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峰,而唐五代詞留給宋人的則是一片尚待開墾的處女地,宋代詞人大可在其中開疆擴境、逞才獻技,因此宋詞比宋詩在藝術上更富於獨創性,以致人們常把它作為有宋一代文學的代表,而與唐詩相提並論。

2020/07/07 | 王薀老師

《水滸傳》大反派高俅,何以在正史中博得「大節無虧」的評價?

高俅固然在歷史出將入相的賢良濟濟之中,並非盡善之士,但以宋徽宗所主的年代,能夠在一位昏庸無能的皇帝腳下竭盡所能地為國家盡一份綿薄的力量,同時在重要的時刻也不會和一班貪官污吏搞臭國體,尚屬難能。

2020/06/03 | 讀者投書

認為讀蘇軾和文言文才不會「靈魂乾涸」,是對「語言意識」的某種糾結

倘若國文科教育執著於文言文的篇數,卻如此換湯不換藥(換課綱卻不換師培、教法與評量),學生並不會因此從蘇軾的作品中獲得實際的心靈成長,只會繼續納悶學習文言文的必要性。

2020/06/01 | 讀者投書

不讀蘇軾導致「靈魂乾涸」? 「貶謫文學」需要存在,但不該泛濫成災

貶謫文學作為舊時代的產物,於現今存在的意義,是為了要認識我們民族的歷史文化、欣賞文人的筆法及面對人生的態度,這些意義都有教育的重要性,但並不是此文類獨有的——貶謫文學不應繼續在國文教育中、在靈魂中「氾濫成災」。

2020/04/27 | 精選書摘

《陪你去看蘇東坡》:「居委會」的屋後,蘇東坡在此永遠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算是晚來一步,還是早來了。翻修中的「藤花舊館」不見以前照片中的楠木大廳,門板被拆除一空。庭院裡水泥攪拌機隆隆作響,新的屋瓦和木料堆疊。

2020/04/27 | 精選書摘

《陪你去看蘇東坡》:除了蘇軾遊歷的赤壁與安國寺,「東坡」安在哉?

滄海桑田,不變的唯有東坡遊歷的赤壁和洗浴坐禪的安國寺,分別位於城西/西北和城南。我走在黃岡市的八一路,注意到地勢往上傾斜,遛達進黃岡日報社,裡面地勢更高。東坡,就在這裡嗎?

2020/02/23 | 精選書摘

《蘇東坡新傳》:元祐臣僚,幾乎無人不遭謫逐,而遠竄海外的,卻只蘇軾一人

蘇軾在昌化,無一熟人,而且語言不通,與土著也無由交識,入市則百物皆無,南方長夏之日,獨居敝陋的官屋中,過著「杜門默坐,日就灰槁」的生活,即使悶不死人,也會被逼得發瘋。

2019/12/04 | 精選書摘

《大宋饕客》:高級公務員屬於高危險行業,寧可餓肚子揣著羊肉上早朝

大中祥符初,真宗皇帝上午七時至九時上朝,使得文武官員往往遲到。知班官、驅使官會登記遲到官員並上報。遇有風雨寒暑,官員怕苦多託病請假,一旦發現,御史台官即行彈劾。為了保住烏紗帽,絕對不能遲到,寧可餓著肚子也要堅持上早朝。

2019/10/26 | 精選書摘

《有溫度的宋詞》:暮年再現少年狂——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如果你身處蘇軾的年代,有如蘇軾的遭遇,在這樣宏大的敘事裡,說不定也會生出這許多的豪壯之感來。只是我們沒有東坡的才情,也無法完全身臨其境,體會他心中所思所感。

2019/10/12 | 精選書摘

《寫給情人的詩詞》:一闋《江城子》,讀破蘇軾悼念亡妻的心

有人說,讀《江城子》,可以讀破蘇軾的心,相伴的十年,日日是細水長流的美好,獨留他一人的十年,卻是日日度日如年一般的煎熬。

2019/09/20 | 精選書摘

《東坡詞・東坡情》:「大江東去」代表時間之流,是人無法改變的宿命

有時雖悔情多,卻是難捨;如此癡執,憂愁悔恨遂終身不絕。這情,帶給東坡的,就是身心的創傷:壯志消沉、早生華髮。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求取不朽的事業,想要與時間抗衡,其實都只是妄想罷了。

2019/09/20 | 精選書摘

《東坡詞・東坡情》:醉醉又醒醒,東坡的寂寞盡在其間

東坡文學中,「醉」如同「夢」,都代表了生命的虛妄、無常——人生道路上的執著追求、癡迷眷戀,就好像喝醉酒的人一樣,跌入幻象,茫茫然而不自覺。

2019/06/28 | 精選書摘

《有故事的宋詞》:被貶官的蘇軾為何自號「東坡居士」?

黃州之貶是蘇軾生平遭遇的第一次重大磨難,也是他思想轉變的轉折點。在這裡,他成了蘇東坡,開始用豁達樂觀來消解人世間的痛苦與悲涼。

2019/04/24 | 德尼思化

飲飲食食蘇東坡,從不孤獨的美食文學家

閱讀文學,正如同桌共食,永遠不是一段孤獨的旅程。我們都希望坐在對面的人,是一個真正用生命享受佳餚,願意發現人生各種奇妙的美食家。

2019/03/31 | 德尼思化

藏於詩深處的宇宙(Ep.3):蘇軾「西北望,射天狼」

在抗敵的場面上,蘇軾的描寫是非常形象化的: 「我仍會拉開雕弓圓如滿月,注視著西北方,射殺天狼星一般的敵人。」但蘇軾望向西北方的夜空,真的能看到天狼星嗎?

2019/03/27 | 德尼思化

藏於詩深處的宇宙(Ep.3):蘇軾「西北望,射天狼」

在抗敵的場面上,蘇軾的描寫是非常形象化的: 「我仍會拉開雕弓圓如滿月,注視著西北方,射殺天狼星一般的敵人。」但蘇軾望向西北方的夜空,真的能看到天狼星嗎?

2019/03/16 | 精選書摘

《漫漫古典情》:蘇東坡難忘「小蠻」,詩詞千年後依然動人

當時的蘇軾已文名滿天下,家中也有妻兒。佳人贈衣之舉,當然不是無情,但也只是以此表達對他才華欽慕的成份居多;即使私心戀慕,也未必存什麼「非份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