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26 | 精選書摘
《有溫度的宋詞》:暮年再現少年狂——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如果你身處蘇軾的年代,有如蘇軾的遭遇,在這樣宏大的敘事裡,說不定也會生出這許多的豪壯之感來。只是我們沒有東坡的才情,也無法完全身臨其境,體會他心中所思所感。
2019/10/12 | 精選書摘
《寫給情人的詩詞》:一闋《江城子》,讀破蘇軾悼念亡妻的心
有人說,讀《江城子》,可以讀破蘇軾的心,相伴的十年,日日是細水長流的美好,獨留他一人的十年,卻是日日度日如年一般的煎熬。
2019/09/20 | 精選書摘
《東坡詞・東坡情》:「大江東去」代表時間之流,是人無法改變的宿命
有時雖悔情多,卻是難捨;如此癡執,憂愁悔恨遂終身不絕。這情,帶給東坡的,就是身心的創傷:壯志消沉、早生華髮。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求取不朽的事業,想要與時間抗衡,其實都只是妄想罷了。
2019/09/20 | 精選書摘
《東坡詞・東坡情》:醉醉又醒醒,東坡的寂寞盡在其間
東坡文學中,「醉」如同「夢」,都代表了生命的虛妄、無常——人生道路上的執著追求、癡迷眷戀,就好像喝醉酒的人一樣,跌入幻象,茫茫然而不自覺。
2019/06/28 | 精選書摘
《有故事的宋詞》:被貶官的蘇軾為何自號「東坡居士」?
黃州之貶是蘇軾生平遭遇的第一次重大磨難,也是他思想轉變的轉折點。在這裡,他成了蘇東坡,開始用豁達樂觀來消解人世間的痛苦與悲涼。
2019/04/24 | 德尼思化
飲飲食食蘇東坡,從不孤獨的美食文學家
閱讀文學,正如同桌共食,永遠不是一段孤獨的旅程。我們都希望坐在對面的人,是一個真正用生命享受佳餚,願意發現人生各種奇妙的美食家。
2019/03/31 | 德尼思化
藏於詩深處的宇宙(Ep.3):蘇軾「西北望,射天狼」
在抗敵的場面上,蘇軾的描寫是非常形象化的: 「我仍會拉開雕弓圓如滿月,注視著西北方,射殺天狼星一般的敵人。」但蘇軾望向西北方的夜空,真的能看到天狼星嗎?
2019/03/27 | 德尼思化
藏於詩深處的宇宙(Ep.3):蘇軾「西北望,射天狼」
在抗敵的場面上,蘇軾的描寫是非常形象化的: 「我仍會拉開雕弓圓如滿月,注視著西北方,射殺天狼星一般的敵人。」但蘇軾望向西北方的夜空,真的能看到天狼星嗎?
2019/03/16 | 精選書摘
《漫漫古典情》:蘇東坡難忘「小蠻」,詩詞千年後依然動人
當時的蘇軾已文名滿天下,家中也有妻兒。佳人贈衣之舉,當然不是無情,但也只是以此表達對他才華欽慕的成份居多;即使私心戀慕,也未必存什麼「非份之想」。
費曼的人生伴侶與歸宿
阿琳逝世很多年後,費曼曾經提到說,他人生最驕傲的事「是我能盡我所能的深愛我第一任妻子」。
費曼的人生伴侶與歸宿
阿琳逝世很多年後,費曼曾經提到說,他人生最驕傲的事「是我能盡我所能的深愛我第一任妻子」。
2019/01/06 | 精選書摘
宋詞背後的故事:蘇東坡思念弟弟寫了《水調歌頭》,讓其他中秋詞俱廢
全篇皆是佳句,既有對出世的嚮往,更有對人間的眷戀;既有離人的愁緒,更有樂觀的情懷。所以胡仔在《苕溪漁隱叢話》評價:「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餘詞俱廢。」信哉斯言。
2019/01/06 | 精選書摘
宋詞背後的故事:蘇東坡兄弟集體作弊,遇上神一般的主考官歐陽修
唐宋八大家中最晚登臺的三人蘇軾、蘇轍、曾鞏碰巧在同一期參加考試,而且居然被歐陽修在糊名試卷中全部挑了出來,這是多麼犀利的眼光。
2019/01/05 | 精選書摘
宋詞背後的故事:蘇東坡兄弟集體作弊,遇上神一般的主考官歐陽修
唐宋八大家中最晚登臺的三人蘇軾、蘇轍、曾鞏碰巧在同一期參加考試,而且居然被歐陽修在糊名試卷中全部挑了出來,這是多麼犀利的眼光。
2019/01/05 | 精選書摘
宋詞背後的故事:蘇東坡思念弟弟寫了《水調歌頭》,讓其他中秋詞俱廢
全篇皆是佳句,既有對出世的嚮往,更有對人間的眷戀;既有離人的愁緒,更有樂觀的情懷。所以胡仔在《苕溪漁隱叢話》評價:「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餘詞俱廢。」信哉斯言。
2018/09/19 | 精選書摘
《來如春夢去似雲》:蘇公堤上憶蘇公
蘇東坡在宦途上,一生大起大落。只因:在文章事業上,他固然是「一代文宗」。在政治上,他處處以天下蒼生為念,時時為民請命,深得民心;卻也因此為當政者所忌。
2018/09/19 | 精選書摘
《來如春夢去似雲》:「才子」老病、「佳人」珠黃之後
他的才高八斗;他一出道,就被視為歐陽修之後的「一代文宗」。但因為他的至情至性,這「文章盛名」所帶給他的,就不是一帆風順的青雲得意。而是驚濤駭浪的宦海風濤。
2018/01/15 | 精選書摘
宋朝第一個貶過嶺南的重臣,蘇軾一肚子不合時宜
佛印勸誡蘇軾即使當了宰相,享受二、三十年的功名利祿,也不過轉眼成空,不如趁早把名利之心一刀割斷!最後勸他︰「你雖然胸中藏有萬卷書,筆下文章無一點塵。但為何對自己的身心性命,生從何來,死歸何去?反而不知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