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1/11/26 | 廣編企劃

穿上「虛擬時尚」,成為你「想成為」的人——專訪 The Fabricant 共同創辦人 Amber Jae Slooten

從前,受限於天生的五官、身材與膚色,我們忍痛捨棄那些喜歡、但不合適的實體單品,逐漸摸索出「合宜」的穿著打扮。 今天,虛擬時尚不僅能讓你在數位化身嘗試各樣裝扮,甚至能換個身材、換個膚色,成為你「想成為」的人。

2020/09/29 | TNL特稿

VTuber「桐生可可」與「赤井心」炎上!虛擬偶像被中國小粉紅霸凌?

當一間公司的資金過分倚靠中國市場、甚至營運策略都以中國為主,作出符合「中國政府官方意識」的抉擇,絕對是理所當然的選擇。中國紅色供應鏈不只存在於三次元的物質生活,此次也是血淋淋的告知御宅族們:虛擬娛樂也將是中國意識的天下。

2020/09/27 | Altia

VTuber/虛擬直播主背後的「中之人」是誰?為什麼要區別化兩種身份?

「中之人」是什麼?中之人本來指的是特攝的角色皮套裡面的真人演員。到了近年,因應VTuber的潮流,中之人通常指的是VTuber/虛擬直播主背後的真人直播主。與一般的偶像相比,VTuber最大的特色是台上與台下的割捨。

2020/09/13 | Altia

在直播途中睡著還賺20萬的VTuber:瘋狂「暴走」的文野環

某種程度上,文野環的直播實在是獨一無二。既是因為,文野環對於人類還是太早了,也是因為,這些「事故」和「意外」,實在難以被複製,也不太可能刻意追求。能把家居直播做得那麼草生,那麼混沌,與其說是所謂的「不幸體質」,還不如說是一種才華吧。

2020/08/21 | Altia

【關鍵時事】認為VTuber工作不辛苦,錢很好賺的人是不是還沒出過社會?

若你要問我,VTuber根本是用著最困難的方式去賺所謂的「快錢」吧。我也不知道VTuber會不會比其他業界容易。我只是覺得,天底下並沒有容易賺的錢啊。

2020/01/22 | TNL特稿

【二次元 vs. 現實】相比真人偶像,摸不著的「虛擬偶像」究竟有哪些魅力?

縱使不擅社交,虛擬偶像可以協助表達自己,以此擁有良好的社交活動並建立自信與人脈,獲得更多外在的支持。比起努力地向外闡述虛擬偶像的好,對粉絲而言,回頭細數著自己接觸虛擬偶像後的改變,我想這就是虛擬偶像的最大魅力也說不定。

2020/01/21 | TNL特稿

【初音未來的誕生】不只是歌唱軟體,更是日本流行文化的集體創作圖騰

嚴格說起來,Vocaloid會崛起,是很多要素剛好聚在一起所引發的特殊效應。早年常常有報導將成功的要素歸因於「動漫風格的形象設定」,其實只是眾多原因的其中之一,而且可能還是重要性最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