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30 | 傅紀鋼
《瑞克和莫蒂》:一個創傷症候群主角,被一個遜咖跟班救贖的悲喜劇
不管自己或他人死活的天才科學家瑞克,無形中具有上帝的位置。通常只要角色被賦予了這種高度,就必須具有道德性。但這影集最特異的地方是瑞克沒有這種東西,瑞克依循的只有自己的喜好,而這源於他的絕望。
2018/11/28 | 傅紀鋼
胡波《大象席地而坐》:那頭不存在的大象,除了諷刺中國政權還有其他
胡波做出極其驚人的表現,他的首部長片《大象席地而坐》,有一半跟劇情的推進毫無關連,手法上承襲歐陸存在主義藝術片的風格。但除了極具文學性且關乎思想與哲學概念的對白外,片中人物的對話,卻走了中國第六代導演的鄉土寫實路線。靠著他精彩的場景調度,讓人物透過極其日常的行為,傳達出一種被活著所困的狀態。
2017/12/16 | 傅紀鋼
《猜火車2》:一群英國吸毒青年,20年後的生活將走向何方?
貫穿全片的一個概念,就是「懷舊」。片中角色不斷的緬懷過去,彷彿那是現在再也無法得到的美好事物。外國影評大致的評語,是這部續集緬懷許多老梗、新意不足,評價低於《猜火車》。偏偏這正是本片的重心。
如果能夠充實生活,是否代表可以放棄哲學?
假若實踐是最大的意義,那麼充實的生活就已經相當有意義。能夠實踐到一個好生活,就代表完成哲學的最大目的,思索已經可以摒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