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是一類無足的爬蟲類動物,是蛇亞目(學名:Serpentes)的通稱,屬於爬蟲綱,由蜥蜴進化而來,另有其它無足的爬蟲類如蚓蜥、蛇蜥等並不屬於蛇亞目。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5/05 | 張雅粱

東南亞那伽的形象翻轉:從七情六欲的「蛇精」轉變為持戒的修行者

暹粒昔日的金塔早在時間巨流中灰飛湮滅,但九頭蛇精的傳說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這些世代傳承的民間故事讓後人瞭解,在佛教的文化脈絡外,那伽不但善戰且深具人性,愛很情仇是祂與人世間最纏綿的糾葛。

2022/04/02 | 常春月刊

清明掃墓切記「打草驚蛇」:被蛇咬傷別慌張亂跑,用嘴吸毒、切開傷口都不對

被蛇咬傷處理方式有別於一般傷口,錯誤的處置不只沒有幫助,甚至可能加劇病情,如冰敷、使用止血帶可能影響血液循環,增加肢體缺血風險;抬高患肢則會加速毒液擴散回流心臟。此外切開傷口、用嘴吸出毒液、塗抹尿液、喝酒止痛等,都是常見的錯誤觀念。

2022/03/02 | 張雅粱

原來《尋龍使者》裡的西蘇不是龍?談北東南亞「那伽」風格的轉變

2021年迪士尼動畫《尋龍使者:拉雅》(Raya and the Last Dragon)主角西蘇的原型就是東南亞那伽,雖然片中還是稱祂們為「龍」(dragon),但龍跟那伽實際上是兩個概念,祂們的文化跟形象有所不同。「龍」是西方人對東方文化(特指文化中國)神獸的主要認知,所以在日常溝通上,常會沿用「龍族」來統稱其它與龍相似的神獸,包括那伽在內。

2022/02/26 | 精選書摘

【小說】朱西甯《小說家者流》選摘:快一個小時了,和你肚皮上的小蛇就一直這樣僵持着

本書收錄作者於一九六○至七○年代間創作的短篇小說作品,同時標示了作者往現代主義的轉向;更加著意於文字語言的試驗與嘗試,顛覆傳統小說書寫框架,呈現出與不同於以往的創作面貌。

2021/12/10 | 精選書摘

《獻給心靈的生命之書》:薩滿巫士將我們對現實的感知分為四個層次,充滿動物世界的隱喻

薩滿巫士描繪我們內心世界的方式的力量在於它的簡單性。他們使用色彩豐富的意象,便於記憶和快速閱讀。它充滿了使用自然界和動物世界的隱喻,使複雜的概念變得清晰、快速。這種簡單性使每個人都能理解且不分年齡。

2021/06/05 | 漫遊藝術史

弄蛇人與東方主義藝術(下):神秘性與表演性,成為繪畫與攝影的重要題材

「蛇吻之危」文章的探討,「弄蛇人」成為東方主義繪畫與攝影的重要題材,主要有兩大關鍵因素:神秘性與表演性。

2021/06/05 | 漫遊藝術史

弄蛇人與東方主義藝術(上):混血畫作組裝了歐洲人對近東文化的刻板印象

從混血畫探「弄蛇人」與東方主義藝術,理論家Said的學說開啟了後來學界對「東方主義」的探討。此後,畫上的混血線索被許多西方藝評家藉以闡述藝術史中的東方主義議題。

2020/01/24 | TNL 編輯

「武漢肺炎」起因,研究者懷疑蝙蝠傳蛇、蛇再傳人

如今有研究者發現,武漢爆發的冠狀病毒與蝙蝠身上一種病毒株密切相關,而蛇可能是中間宿主,可以說武漢肺炎可能是由蝙蝠傳蛇、蛇再傳人。

2019/02/10 | 精選書摘

《大夢兩千天》:為什麼人天生懼怕蛇,對更危險的汽車卻沒有類似的恐懼感?

榮格認為是數千年人類生存史中不斷重複「刻印」在心靈上所致,其實應是自然淘汰過程確立的儀式促成的。後代繼承的不是蛇本身的原型意象,而是看見似蛇的特徵——長長的、彎曲的、滑動的、有毒牙的、有分叉舌尖的——就體認到危險的原型稟性。

2018/12/22 | 精選書摘

從榮格觀點探討「永恆少年」:《小王子》中蛇的象徵與死亡誘惑

對聖修伯里而言,飛行或是毒品代表著擺脫煩躁憂鬱心情的兩個可能性,但是,他從來都沒能走出這樣的心情。

2018/09/12 | 精選書摘

《神靈臺灣》:土地公身兼樁腳、守墓人,還是調停委員會主委

「田頭田尾土地公」,除了表示土地公巡頭看尾外,也說明祂們無所不在。土地公化整為零、螞蟻搬象的龐大力量絕對不能忽視,如果有個「全國土地公總工會」,力量應該足以左右玉皇上帝的政策。

2018/07/04 | 精選書摘

《毒特物種》:我們的免疫細胞無法辨識蛇毒,反而讓身體組織傷得更重

身體的免疫細胞經過訓練,能盡全力殺死對手,這在對抗細菌和病毒時是好事,但遇到毒液時卻沒出現真正的對手。毒液分子是各自作戰的蛋白質,而不是匯集在一起的入侵大軍,可是我們身體裡的軍隊無法區分。

2017/05/01 | 精選轉載

【插畫】當個負責任的飼主 別讓你的寵物成為破壞生態的殺手

看到小貓小狗被虐殺,會難過憤怒,為什麼看到台灣原生的小動物被你心愛的寵物殘殺卻這麼開心呢?希望大家都能做個有愛心、負責任的好飼主,不放養,不棄養,遛狗繫牽繩,保護心愛的毛小孩,也保護台灣珍貴的野生動物。

2016/12/07 | 精選書摘

不只是《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的幻獸︰「兩隻腳的蛇」曾真實存在

蛇是成功適應的奇蹟,自從非鳥恐龍在地球上消失以來就一直如此。但是牠們從哪裡來的?有四肢的爬行動物,是怎麼變成蛇的?

2016/12/07 | 精選書摘

「兩隻腳的蛇」不只是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的幻獸,而是曾真實存在地球上

蛇,常出現在不同的人類文化與神話中,象徵著各式各樣的身份。或許是因為牠們沒有四肢,所以增添許多神秘的色彩。但,牠們其實也是屬於四足動物,只是在演化過程中失去了四肢。這篇文章帶我們從化石的紀錄中,一步步看蛇失去四肢的過程。

2016/08/15 | julia

中了蛇毒之後,是誰救了你?三匹血清馬退役,將至清境農場安享晚年

台灣每年約有千人遭毒蛇咬傷,尤其7、8月暑假更是蛇類活動旺季,一旦遭蛇吻,便有賴抗毒蛇血清保命。毒蛇血清除了取蛇毒,也需要「馬」來誘發抗體,協助血清的製作。

2016/07/20 | 精選轉載

【圖輯】打草驚蛇是對的嗎?一次補足蛇類相關知識,破解你對蛇的迷思

在過去,蛇常因為被誤解、不了解或是太多原因,遭受虐殺、無辜慘死棍下或被貓狗攻擊等。7月16號是世界蛇日,你對蛇類了解多少?透過圖輯一次認識台灣常見蛇類、知道如何與蛇相處,並了解蛇類對於自然界的貢獻。

2016/06/10 |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

愛爾蘭的蛇都被聖派屈克趕走了?拆解傳聞背後的自然與文化故事

學者認為這有可能是個隱喻故事。在猶太教與基督教的傳統中,蛇是邪惡的象徵──例如《聖經》就把蛇描繪成促使亞當與夏娃墮落的媒介。蛇也被人跟異教儀式連上關係──因此聖派屈克消滅蛇的戲劇化行為,也可以被視為他基督教影響力的一種隱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