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俠

蝙蝠俠(英語:Batman)是一名出現於DC漫畫的虛構超級英雄角色,它由鮑勃·凱恩和比爾·芬格創作,角色首次登場於《偵探漫畫》第27期(1939年5月)。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1/30 | TNL節目組

【TODAY國際開箱】S2EP10:那些可愛又迷人的反派……不對,是「反英雄」角色

社會大眾對「英雄」的定義,大概不會有太多差異。但什麼是「反英雄」?在影視作品中,所謂的反英雄,又有著什麼形象呢?

2020/09/27 | DC FILM SCHOOL 影製所

諾蘭的六大編劇指引:非線性敘事更要「非常線性」的寫

「面對故事,我只不過是盡量順著寫。」Nolan表示,他經常會直接從劇本第一頁開始創作,並且會以「非常線性」的方式撰寫,尤其他在處理非線性敘事時,更會傾向於此。

2020/07/26 | 芭樂人類學

擁有「閃亮金屬外殼」的人?蝙蝠俠、小丑和科層體制中的「英雄」

我們所崇拜的超級英雄,其實多來自於科層體制,他們的能力與資源與此結構息息相關,也往往會執著於他們認為是正確的目的、義無反顧,而造成許多結構或間接的暴力傷害,與「沒有靈性的專家」無異。

2020/02/11 | 讀者投書

奧斯卡激情過後:留下來的小丑,瓦昆菲尼克斯的緬懷之情

瓦昆菲尼克斯拿下第92屆奧斯卡影帝,我不知道瓦昆是不是在拿下他的獎項時,有沒有想起了希斯萊傑,也想起了他的哥哥瑞凡。他們同樣才華洋溢,都在很年輕的時候,某種程度上憂鬱的提早離開了。

2020/01/05 | 周詣/Daniel Chou

《小丑》不只是「混亂」:你只是需要一個藉口,去活得更「解構」

就筆者自己對小丑人物的解讀,他代表的象徵除了各種影視作品想傳達的「混亂」外,其實也有更深一層「左派」的含意。

2019/12/21 | 精選書摘

《尼采忘了他的傘》:雨傘的隱喻很有力量,真正的物體卻能創造出幻想的世界

電影也和戲劇一樣。攝影師往往無法抵擋雨傘的魅力,因此雨傘也是電影鏡頭的常客,或許雨傘的魅力,來自於無可取代。過去數十年來,科技出現大飛躍,但沒有任何虛擬的物品可替代雨傘,康納利說的沒錯:「你不可能在行動裝置上下載應用程式來取代雨傘。」

2019/10/26 | 傅紀鋼

《小丑》:一把左輪手槍完成戲劇效果,兼具黑暗與深度的藝術電影

《小丑》突破了英雄電影問世以來的幾個鐵則,讓本片成為極特別的電影。它的電影敘事,也頗有可觀之處。而《小丑》結合DC漫畫的娛樂背景,加上心理分析的藝術手段,更填補了觀眾的一些心理期待。

2019/10/07 | 戴以禮

《小丑》:當前圍繞在這部片的紛擾,正是小丑所樂見的社會樣貌

兩部兩極的電影,皆是國際影展首獎得主,卻因為截然不同的公關行銷策略,而有了不同的處境。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在顯示了《小丑》的行銷與公關策略失準。

2019/10/06 | 精選轉載

只能在黑暗中存在的光:談「黑暗騎士三部曲」的英雄與反派雙生

談「黑暗騎士三部曲」,我們根本不可能忽視那些與蝙蝠俠拉扯對立的反派,因為他們在英雄電影裡的地位,被諾蘭翻轉、抬升至完全超越劇情工具的層次,當中最有名、最狂傲的,當然是小丑。

2019/10/04 | 溫溫凱/地下電影

《小丑》:不瘋魔、不成活,幻滅與重生的悲情喜劇

躁動的人心、底層的反動、階級的對立、政府的無能,在此敘事背景中,處於社會邊緣的亞瑟在爛泥中掙扎,編導也將高譚市的「虛構」指涉為「真實」,透過小丑的惡衝破文化藩籬,開槍鳴笛,打醒普世眾人。

2019/07/21 | 思考的蘆葦

《蝙蝠俠—黑夜之神》:三個希望全數破滅,拯救一切的卻是謊言

蝙蝠俠為了不摧毀對「白色騎士」的希望,毅然決然的扛下罪名,以維持哈維的名譽。但為何寧可說謊,也要維持已經破滅的希望?答案深藏在小丑的一句台詞──「人們僅如世界容許般的善良。」

2019/07/21 | 思考的蘆葦

《黑暗騎士》:三個希望全數破滅,拯救一切的卻是謊言

蝙蝠俠為了不摧毀對「白色騎士」的希望,毅然決然的扛下罪名,以維持哈維的名譽。但為何寧可說謊,也要維持已經破滅的希望?答案深藏在小丑的一句台詞──「人們僅如世界容許般的善良。」

2019/01/17 | 幹幹貓

【插畫】支持私刑的人真的懂「制裁者」的意義嗎?

許多超級英雄電影,探討的都是「暴力是否真能解決問題」、「復仇是否就是正義」等等的深刻議題,而不是只把戲中的特效和打打殺殺,當成是正義的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