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觀音

《血觀音》(英語: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是一部於2017年11月24日上映的懸疑驚悚電影。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2/22 | 精選書摘

看盡人生劇本的楊雅喆:在算命師父親神算桌旁長大,深知懲罰不一定要在監獄裡

小時候楊雅喆挺信這些的,覺得做壞事就會被雷劈、被車撞,但長大後卻覺得這根本是童話情節,因為他看在眼裡的,都是有錢人可以逃避司法、遠走高飛,或者緩刑沒事。「惡有惡報到底在哪裡?」這種憤慨又添增了他成為憤青的一大元素。

2021/01/20 | 溫溫凱/地下電影

《天橋上的魔術師》試片短評:楊雅喆展現拿手好戲,中華商場自成一處魔幻之地

《天橋上的魔術師》的第一集〈九十九樓〉和第三集〈水晶球〉,先撇開與吳明益原著的比較,這兩集呈現出來的風格與氛圍,其實是導演楊雅喆的拿手好戲。

2018/01/22 | 法操FOLLAW

《血觀音》:觀音座下的台灣政治黑暗史

第54屆金馬獎由《血觀音》拿下最佳劇情長片。電影中除了城府深沉的算計,在利益面前的人性黑暗,主角之間扭曲的情感,更重要的是對台灣歷史的多方影射。包含了:政客炒地皮、黑金勾結、滅門血案、湯英伸和火車上的性侵案等等。

2018/01/21 | 法操FOLLAW

《血觀音》:觀音座下的台灣政治黑暗史

第54屆金馬獎由《血觀音》拿下最佳劇情長片。電影中除了城府深沉的算計,在利益面前的人性黑暗,主角之間扭曲的情感,更重要的是對台灣歷史的多方影射。包含了:政客炒地皮、黑金勾結、滅門血案、湯英伸和火車上的性侵案等等。

2017/12/29 | 朱為民

《血觀音》的三個啟示:當家人不同意我的「預立醫療決定」時

棠夫人的恐懼,其實也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恐懼:如果有一天,我們無法為自己發聲的時候,明明不想接受侵入性急救措施,但我們的親人也把我們之前做的「預立醫療決定」撕掉了,該怎麼辦?

2017/12/27 | 彭振宣

《血觀音》權謀中的因果報應:沒有人是局外人,誰能「活得像個人」?

《血觀音》正是告訴了我們在一個威權的社會中,所有人既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而每一個「社會事件」也不會是孤立個案,因為在弱弱相殘的邏輯下,業報遲早都會自己找上社會每一個人。

2017/12/12 | 放映週報

我們幾乎已不再在意靈魂的純潔:專訪《嘉年華》導演文晏

我們今天幾乎已不再在意靈魂的純潔,只在意表面的純潔,這種「虛假」恰恰是我電影裡面反映的「現實」。

2017/11/29 | 翁 稷安

馬背上的大佛

最佳新導演的設立,當然有其美意,但不應變成論字排輩的僵硬規矩;暫且不論黃信堯能不能算是「新進導演」,更重要的還是頒獎的邏輯,為什麼新進導演就不能是最佳導演?

2017/11/28 | 哈潑時尚 Harper's Bazaar

【BAZAAR Salon】吳可熙發問!讓楊雅喆告訴你婊裏不一《血觀音》背後的表裡如一

《血觀音》這個戲就是在講,世界上有一種好叫做「我是為你好」,但是那到底為誰好?很可怕的一個問題。

2017/11/22 | 林阿炮

《血觀音》:新一代家庭倫理大悲劇?

在試片及金馬影展開幕之後,紛紛有人盛讚《血觀音》拍出了國片少見的題材。或許對「電影」來說真是如此吧,但換個角度想,這種所謂「家庭倫理大悲劇+政商鬥爭」的戲碼,在台劇當中還會少嗎。

2017/10/18 | DC FILM SCHOOL 影製所

端到觀眾眼前的最後一道功:專訪電影剪接師陳俊宏

剪接是要能忍受孤獨,且能承受高壓環境的工作。第一次把成品寄給客戶的那一天晚上,他整晚失眠;客戶第一次回覆的晚上,他依然整晚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