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17 | 精選書摘
《你不伸手,他會在這裡躺多久?》:七成有工作、九成非自願——你真的了解街友嗎?
台灣的勞動力市場與租屋狀況都沒有很好,而非自願成為街友的,占了九成以上。我也是當了社工,才知道我們的社會安全網有多脆弱。
2019/07/01 | 李修慧
專訪政治難民燕鵬:「以為台灣是民主國家,卻讓我掉回惡夢中」
6月,香港修改《逃犯條例》,不少民眾擔心香港的自由和民主將蕩然無存,因此希望來台尋求政治庇護。但2004年就來台的「逃難前輩」燕鵬卻說,來到台灣,像是掉進一場惡夢。
2019/06/08 | 眼底城事
艋舺公園、茶店、友善椅:老少年少女的社區交際場
早上八點後,艋舺公園開始人山人海:清一色的中老年人中,有男有女。如果初次撞見這般人潮,可能會興起「街友整天在這裡聚集、無所事事」的錯覺。然而,資深社工說道:多數的無家者都有工作,天未亮就去上工了。若無家者白天都去工作了,在公園裡的人是誰呢?
2019/06/06 | 精選轉載
社工的感嘆:不租給貧窮老人的房東,並不是壞房東
去理解無家者的議題,從來都不是因為做愛心或很天使,而是因為我們未來都有可能碰到他們面臨的問題。就像你不會因為想要讓身體健康,把跑步練心肺稱為做善事一樣。
2019/03/05 | 新作坊
街道空間快閃、包容與空間想像的重構(上):如何讓沒有家的遊民穿著有尊嚴?
除了家裡的衣櫃與商店的玻璃櫥窗,你還在那裡看過衣架呢?想像你是一名衣衫襤褸的遊民,沒有「家」中衣櫥、也進不了衣裝店的你,要該怎麼樣有尊嚴地看待自己的穿著與衣服呢?
批判《大誌》利用街友的人,想法都太「烏托邦」了
大誌(The Big Issue)引入台灣8年後,許多人仍然針對「無法真正改善街友生活」的經營模式批評,但如果台灣大誌真的依此行事,首先倒楣的或許就是街友中最弱勢的一群。
2018/10/06 | 李秉芳
「假裝沒看見」比拒絕還令人難過,清晨4點看見「貧窮人的台北」
對貧窮的偏見和歧視,讓本來狀態已經不好的人,跌入更困窘的狀態,更少的自信、更少的朋友、更少的資源,更難以脫離貧窮的狀態。
2018/06/14 | 周雪君
丟棄無家者物品兼搶手機加州跑步男被捕 無家者:我不會告他
加州跑步男丟掉無家者物品,他事後又因搶去別人手機被捕,但無家者卻說不會就事件提出控訴,因為「每個人都有低潮的時候」。
2018/05/16 | Alvin
英警為大婚「清潔」街道 街友:「嘴上說幫助,事實是清除」
「沒有人會做出這種選擇。我們不應妖魔化這些人,而應該問他們,我們能做些什麼來幫忙。」
巴黎街友:寧願露宿街頭也不想去禁狗、暴力、沒安全感的收容所
露宿街頭的生活情況仍是艱困的,加上冷冬、飢餓、路人的冷漠無視,還有法國各城市中心一再地整治以驅離這些窮困的人使他們不被看見,這些無家可歸者反覆地遭受打擊。
巴黎街友:寧願露宿街頭也不想去禁狗、暴力、沒安全感的收容所
露宿街頭的生活情況仍是艱困的,加上冷冬、飢餓、路人的冷漠無視,還有法國各城市中心一再地整治以驅離這些窮困的人使他們不被看見,這些無家可歸者反覆地遭受打擊。
巴黎市民「團結之夜」:深夜徒步調查街友,開啟公民參與新模式
巴黎市政府透過宣傳吸引市民當義工舉辦「團結之夜」,不但節省行政資源並獲得公共政策需要的精確資訊,更喚起許多市民對於街友議題的重視、參與公共事務的熱情。
巴黎市民「團結之夜」:深夜徒步調查街友,開啟公民參與新模式
巴黎市政府透過成功的宣傳吸引市民擔任志工舉辦「團結之夜」,不但在節省行政資源的情況下就獲得制定適切公共政策需要的精確資訊,更喚起許多市民對於街友議題的重視、對於參與公共事務的熱情。
2018/02/13 | 讀者投書
「街邊尾牙」不代表無家者一年中只有這幾天需要吃飽
做過無家者尾牙的志工,才能真正打破「街友都是固定樣貌」的單一視角,然而人絕對不只有這幾天需要吃飽,街友需要的,也不只是一年一頓的尾牙。
2018/01/18 | 讀者投書
當慈善也開始競爭:你沒想過的《大誌》販售問題
《大誌》(The Big Issue)長期被當成是城市貧窮問題的解方,但隨著參與的販售者增加,供需不平衡和競爭加劇,加上工作場所的隱憂,都需要各方的積極關注。
2017/12/11 | 法操FOLLAW
拆公園遮蔽物趕街友,為什麼政府不能強制驅趕「低端人口」?
我們對待的是與我們相同,有血有淚、會生病、有自由思想的「人」。只是這些人可能是因為社會結構、個人特質、先天環境的弱勢等等,才讓他們過著不同於大眾的生活。而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人有自由思想、自我決定的權利,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有基本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