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

露宿者,也稱流浪者、野宿族、遊民、街友、無家可歸者(英語:Homelessness),指的是一些因為經濟能力不足或其他原因而居無定所或居住在最低標準以下的人,在公園、臨時避難所天橋底、地下道及住宅後樓梯等地棲身的人。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8/14 | Hang-TV越南夯台灣

和越南留學生到北車發便當給街友:「我們生活在台灣,要跟台灣有一個連結和融入」

聖多福教堂的越南神父向前來幫忙的越南朋友表示:「我們生活在台灣,也要跟台灣有一個連結和融入,也要服務我們所在的這塊土地上」。

2020/05/18 | 方格子vocus

「矽谷游牧民族」如何遷移?那些住在溪邊與高速公路上的人

若要探討街友在高速公路邊紮營的現象,就必須追溯到幾年前形成的「矽谷叢林」。這些遊牧民族一路由叢林部落,到今天走上了高速公路,可以分成三部曲。

2020/05/18 | 新社會政策雜誌

美國的「食物券」政策如何設計?在川普執政下又產生哪些改變?

在美國,每7個人中就有一個是食物券的領取者,不過,在川普執政後對這個計畫加入了一系列改變,目前「補助營養援助計畫」參與人數不斷下降,預算也逐漸下滑。

2020/02/29 | 方格子vocus

一個矽谷兩個世界:街友以兩小時為單位的家──Hotel 22

一位失業多年名叫尼克的父親,帶著一個唸小五的女兒,是Hotel 22的常客。這對父女就這樣每天晚上住在以兩小時為單位的家。

2020/02/26 | 清涼院

淺談日本貧民:「Doya街」、無家者與日雇派遣工

日本原則上已經禁止日雇派遣的工作,因為對勞動者沒有保險保護,且隨時會被解雇。然而對年紀已經不小,又不習慣月薪工工作的勞動人士來說,現在的日本工作環境已無法容納他們了。

2020/02/22 | Lo

【圖輯】零下30度卻居無定所,靠著工業加熱管線取暖的俄羅斯無家者

鄂木斯克州位在莫斯科以東三個時區遠的地方,提供無家者在夜間的避難所,但維爾古諾夫沒辦法到市中心的避難所去住,也無法在那附近撿拾回收物,因為那裡的無家者會把他當成外人,而他的到來是侵犯他們的「地盤」。

2020/02/11 | 方格子vocus

月租900美元住在衣櫥裡:舊金山的居住浩劫是如何煉成的?

2016年底某個深夜,矽谷東灣奧克蘭市的一個倉庫發生火警。這個倉庫非法隔間租給幾十人長期居住,每人每月收取四百美元到五百美元。大火熄滅後,消防隊員一共抬出了36具屍體。爾後,一堆新的倉庫管理法條出籠。可是問題的根源沒有解決。

2020/02/07 | 環境資訊中心

撿得越多,吃得越好:印度城市展開「垃圾餐廳」計畫

印度各地開設的「垃圾餐廳」,目的是倡導收集和清理塑膠垃圾的重要性,並供餐給任何有做到的人,無論是拾荒者、學生還是有公民意識的一般人,餐廳的標語是「撿得越多,吃得越好。」

2019/12/28 | 精選轉載

【圖輯】「女性無家者」在街頭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貧窮並非單獨存在,而是環環相扣的生命狀態,像阿青與吳大姊,用了一生大部份的時間努力經營家庭,但家卻因故無法成為安居之所,反倒變成吸乾個人心力的黑洞,間接使她們陷入無家的狀態。

2019/12/11 | 方格子vocus

矽谷新職業「巡糞員」,反映舊金山的高房價與街友如廁難題

舊金山(港稱「 三藩市」)除了是全美收入最高、房租最昂貴的城市之外,還是全美街頭糞便最普及的城市,舊金山政府甚至成立了「巡糞員」。這要從高房價、街友議題和令人費解的廁所文化說起。

2019/12/03 | 精選書摘

《游牧人生》:如果六十幾歲不再工作,哪負擔得起日後的開銷?

琳達已經不只一次好奇,怎麼會有人經得起變老這件事?她這輩子做過這麼多工作,但從來沒有一種可以在財務穩定上提供永久的保障。她說:「我始終沒辦法能讓自己存下一筆養老金。」

2019/11/19 | TNL特稿

家暴是女性變成「街友」的主因,荷蘭、加拿大和剛果如何帶她們返回社區?

從家暴庇護所重返社區的困難不單在於個人是否貧窮,還是整個租屋市場與社區歧視所造成的結構困境。這也是為什麼許多研究已顯示,家庭暴力是造成女性成為街友的主要原因。

2019/07/17 | 精選書摘

《你不伸手,他會在這裡躺多久?》:七成有工作、九成非自願——你真的了解街友嗎?

台灣的勞動力市場與租屋狀況都沒有很好,而非自願成為街友的,占了九成以上。我也是當了社工,才知道我們的社會安全網有多脆弱。

2019/07/01 | 李修慧

專訪政治難民燕鵬:「以為台灣是民主國家,卻讓我掉回惡夢中」

6月,香港修改《逃犯條例》,不少民眾擔心香港的自由和民主將蕩然無存,因此希望來台尋求政治庇護。但2004年就來台的「逃難前輩」燕鵬卻說,來到台灣,像是掉進一場惡夢。

2019/06/08 | 眼底城事

艋舺公園、茶店、友善椅:老少年少女的社區交際場

早上八點後,艋舺公園開始人山人海:清一色的中老年人中,有男有女。如果初次撞見這般人潮,可能會興起「街友整天在這裡聚集、無所事事」的錯覺。然而,資深社工說道:多數的無家者都有工作,天未亮就去上工了。若無家者白天都去工作了,在公園裡的人是誰呢?

2019/06/06 | 精選轉載

社工的感嘆:不租給貧窮老人的房東,並不是壞房東

去理解無家者的議題,從來都不是因為做愛心或很天使,而是因為我們未來都有可能碰到他們面臨的問題。就像你不會因為想要讓身體健康,把跑步練心肺稱為做善事一樣。

2019/03/05 | 新作坊

街道空間快閃、包容與空間想像的重構(上):如何讓沒有家的遊民穿著有尊嚴?

除了家裡的衣櫃與商店的玻璃櫥窗,你還在那裡看過衣架呢?想像你是一名衣衫襤褸的遊民,沒有「家」中衣櫥、也進不了衣裝店的你,要該怎麼樣有尊嚴地看待自己的穿著與衣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