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探索公益的無限可能:點點善-社會創新不只一點點
點點善的英文名字 agoood有三個O,分別代表企業、消費者與弱勢,身為召集人的葉文宏希望透過三方的資源平衡:「透過創作讓孩子對生活上的事物產生學習興趣,進而讓他們擁有自理生活的能力⋯」
2018/05/19 | 圖文不符
新巨輪的身障街賣者,為什麼天地無容身之處?
身障者在外用餐除了要面對眾人的目光,在外面用餐也相對不自在。沒有電視、網路,他們會失去少數與社會接觸的機會。沒有隔間,等於沒有絲毫的個人隱私空間。而住在一起能分攤水電、瓦斯費用,更重要的是許多成員沒有朋友家人,成員們還可以互相照顧,
專訪新巨輪協會:社會如何對待身障者,也將如何對待我們的老後生活
如果這樣保有尊嚴、奮發自立的群聚生活型態是臺灣社會從未經驗過的,那我們是否是時候開始思考,如何支持這樣一群努力嘗試的人,讓其他長期依靠救助的行動障礙者─以及未來可能需要使用輔具行動的自己─知道:「原來生活還可以有其他可能」?
新巨輪協會採訪後記:這是一個信任,卻被背叛的故事
當弱勢者願意聚在一起安靜自立、奪發向上彼此照顧的好好活著、不願意給社會和政府添麻煩,我們卻永遠只能「依法辦理」,形同社會達爾文主義,將之趨之別院。
台灣版清除低端人口?新巨輪協會:社會本就沒有我們活命的地方
「新巨輪協會」遭人檢舉「鐵皮屋內違法居住」,將於本月17日遭拆除。其間社會局所謂「專案」伸出的「援手」,不僅執行粗暴,且最終只能安置新巨輪協會半數的人三個月,其餘行動更不便的九人無法納入,甚至要求新巨輪自行支付房租水電。
2018/04/18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身障街賣者互助,打造有尊嚴的「共生家園」
「十五年前的目標,是希望讓我們住的地方很人性化。」患有小兒麻痺的陳安宗,對無障礙空間極為重視,且讓新巨輪的成員們都能有個屬於自己的房間。除了盡力構築適合身障者的空間,始終讓陳安宗心心念念的,是把新巨輪營造成一個「家」。
2018/04/18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負債苦撐15年,卻被說成「賺暴利的詐騙集團」
「我們幾乎沒有靠國家的資源,有的只是一點點的身障補助,但這裡幾乎都是沒有家的或有家回不去的。之前我們每個月都是借錢,借到我跟宗哥翻臉了,要他關掉。但宗哥不關掉新巨輪,是怕大家沒地方去。」但最讓新巨輪街賣者感到心累的,其實還是社會長期對於街賣的汙名。
2018/03/05 | 湯米
【插畫】幫助街賣者,感受身邊微小的幸福
我們走在街上,偶爾會看到坐著輪椅的街賣者在兜售日用品,也許有些人會覺得東西很貴而買不下去,或感覺他們是在消費愛心。換個角度看,你會有不同的想法。
2018/02/26 | TNL 編輯
【圖輯】沒得選擇的選擇:四張圖瞭解街賣者的困難處境
當你在路邊看見正在叫賣的街賣者時,會不會覺得東西很貴而買不下去,感覺是在消費愛心?或認為他們只是手腳不便而已,為什麼要做這種工作?但街賣者其實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無奈辛酸。這篇將用四張圖,帶你快速了解街賣者的狀況。
2018/01/18 | 讀者投書
當慈善也開始競爭:你沒想過的《大誌》販售問題
《大誌》(The Big Issue)長期被當成是城市貧窮問題的解方,但隨著參與的販售者增加,供需不平衡和競爭加劇,加上工作場所的隱憂,都需要各方的積極關注。
2018/01/16 | 精選轉載
【街賣圖輯】為什麼賣火柴的小女孩只能「消費同情」?
在人生柑仔店計畫中,我們試著呈現街賣者視角的工作與困境,因為他們才最了解街賣的困境。許多街賣者可能受限於表達方式、污名或缺少經濟餘裕,而難以表達自己的困境。但我們相信改變最關鍵的力量就潛藏在街賣者之中,這力量被許多條件所限制,而人生百味的工作就是找到並指出這樣的限制,並在有限的資源下用行動改變這些條件。
2017/05/13 | TNL 編輯
【未來大人物】當特教老師碰上街友關懷者:他們用不同的行動溫暖社會「弱勢」
街友真的都做過壞事、好吃懶做嗎?特教孩子需要的究竟是什麼教育方式?「人生百味」創辦人朱冠蓁和「陶璽特殊教育工作室」創辦人曲智鑛,以不同於一般人的方式協助弱勢,喚起大眾的關注。他們認為「行動」是最好的社會溝通,只要願意接觸,就能夠看見這些族群不一樣的樣貌。
2016/08/11 | 吳 承紘
【未來大人物】朱冠蓁的百味人生:我就是看不慣,這社會太多人選擇「視而不見」
眼前綁著俐落馬尾,略施薄妝的臉龐和一身輕便合宜的服裝,一般人的刻板印象總會認為,這樣的朱冠蓁如何能從事街頭工作,更不用說和遊民打交道,甚至一起坐在街頭上跟遊民吃飯,搞社會工作。但2014年的318運動,讓她毅然走出舒適圈,決心創辦社會企業,協助街頭上的人們能夠更快樂地生活著,讓街頭更平等,更舒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