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08 | 法夢
時代廣場禁制令:私人物業中的表達自由
時代廣場若要避免露天廣場成為旺角行人專用區的翻版,或許合理的做法應是訂下清晰的音量指引、劃出可供街頭表演者使用的空間等,讓街頭表演者和其他公眾的權利得到平衡。
西洋菜街的黃昏
以前經過西洋菜街,我會有點為香港有這樣一個地方感到自豪,近兩年再經過時,我內心竟忍不住浮起了「惡俗」二字。然而,每次我這樣想,我又難免會批評自己。
2018/05/25 | 林勉一
旺角行人專用區是「公地悲劇」,但我不贊成取消
要減輕公地悲劇的問題的話,在取消行人專用區之前,政府有沒有採取足夠的行動去規範使用者的行為,尤其是規限噪音污染?
2017/09/25 | 法夢
刀仔鋸大樹︰街頭音樂人的司法抗爭
街頭音樂人黃宗成多次上訴至高等法院,最終法官收窄了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4(15)條的範圍。這雖然是刀仔鋸大樹的少有成功案例,仍展示了司法抗爭的可能。
2017/06/03 | BIOS Monthly
街頭藝人為何要考照?(二):不受限於法規,紅鼻子馬戲團走自己的路
回歸街頭藝人考試制度和管理,紅鼻子馬戲團強調,證照的考試制度的確可以讓街頭表演的水準維持一定的品質,但考試的執行細節仍有討論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