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5 | 鍾喬
記憶如何變身於劇場?《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再次登場
回首2018,《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以一部長達3小時的劇碼,在台灣劇場界引發一陣議論;而後,入圍第17屆台新藝術獎。
2020/06/01 | 方格子vocus
抽離,是一種不得而為之生存路徑
很多時候,我們一直在說,去認真體驗你當下所經歷的、真切的感受不論好壞的所有情緒。直面恐懼、直面得失,主角不是他人、就是自己,好像非得有個完整的敘事線、主客關係,情感元素,才得以架構一段心路歷程。可感受、感知的再多,在心智與腦力沒,或無法跟上來之前,都是另一種巨大的耗損。
2020/05/30 | 讀者投書
疫情遺留的傷害:禁止學生辦成發,將對高中社團造成莫大衝擊
隨著疫情趨緩,過去為防疫而做的調整所衍伸的問題卻一一浮現。筆者為高中康輔社指導老師,以自身帶領社團經驗作出發,想透過這篇文章令大眾了解高中康輔社基本營運模式,進而思考面對防疫措施,學生社團所受到的影響。
2020/05/23 | 方格子vocus
雜談│我們為什麼需要劇場(下):藝術救國
藝術它具有思考性,而這種思考是能夠開啟社會的討論,只要能展開討論就能找出更好的生活方法與思考方式,潛移默化之下,社會就會被改變,就能慢慢地拯救國家。
2020/04/30 | 讀者投書
藝文產業為何需要紓困?從四大主題深入根本核心
三月初,文化部長鄭麗君為藝文產業工作者編列紓困預算,卻遭到賴士葆委員強烈情緒化的質詢,賴委員在台上憤憤有詞地直指「文化部有什麼了不起」的言詞。這番言論令許多藝文從業者感到心寒,卻也反應了部分人士對於藝文產業真實的看法和認識。本文希望分析疫情如何影響「藝文產業」,來說明藝文產業為何需要紓困?剖析其面臨的發展困境為何?
2020/04/13 | 精選書摘
《大指揮家與古典音樂》:我們這些藝術家,根本完全不曉得自己在幹嘛
儘管外在聲望讓我們聚焦在大師藝術的某些特質上,但真正偉大的指揮大師,總帶有一種壓倒性的聲音。若將指揮和不同樂團的錄音相互比較,你就能聽見那些個人特質,不論是由哪個充滿獨特性格的樂團所演奏。
2020/04/13 | 精選書摘
《大指揮家與古典音樂》:指揮可以變成愛因斯坦,透過演奏證明時間和空間是同樣的東西
樂團、聲樂家、作曲家與指揮在後台的關係究竟如何?為什麼現代的交響樂已經演進到沒有指揮已經無法高品質公演的地步?而在詮釋無形的藝術形態這一個領域,我們又該如何定義偉大,在一個沒有絕對「贏家」、也沒有辦法將演出或音樂本身量化的時候?
2020/03/28 | 蔡孟凱
劇場線上展演的可為與不為:表演藝術在武漢肺炎下的絕處逢生
在劇場被迫關門的時候,朝數位化另闢蹊徑成為藝文界最直覺的選項之一。而至今各領域的藝文工作者在網路世界所展現的創意、熱情、與堅持,都無疑是劇場寒冬之下最令人暖心的景色。線上展演是一個(夠)好的解方嗎?前幾天臺灣民眾黨立委在質詢時就能成為很好的討論引子。
2020/03/25 | 辜琪鈞
藝術家談紓困補助:補得了一時、填不了一世,無法解決藝文產業的核心問題
每次說到藝文產業,都會連嘆三口氣,不單長期是被政府忽略的對象,各種低薪,各種扣帽,政府撥出的藝文經費被濫用等的事件不是一日造成,此補助案是否又會被不當濫用,而擠壓到基層藝術創作者的權益?
2020/03/04 | 蔡孟凱
新冠疫情衝擊現場體驗,表演藝術與藝文產業該如何接招?
228前夕,文化部發布新聞稿,宣佈將投入共15億資金推動藝文團體紓困及後續振興,表演藝術聯盟及藝創工會亦針對文化部紓困方案發表聲明並蒐集藝文團隊意見。實際的執行方式及相關規定還待進一步規範和發佈,然而單就文化部目前公布的資訊來看,仍然有其不夠周全或是有待釐清的地方。
2019/06/14 | 精選書摘
《表演力》:荷莉貝瑞在《擁抱豔陽天》中的精彩演技示範
你對自己越瞭解,就越會成為好演員。你需要搞清楚,是什麼東西深深地影響你,讓你做出行動。下面的12項表演工具會幫助你直抵內心,敞開並探索自己,從而暴露並引導出那些潛藏在我們所有人內心的傑出的「魔鬼」。
2018/12/20 | One-Forty
在白晝之夜裡,這些移工表演團隊讓大家看見「他們不只是移工」
今年,白晝之夜特別與One-Forty合作,在「多元文化」的主題下,共同邀請移工帶來精彩的表演。其實移工不是我們所害怕的樣子,他們也可以是受人尊敬與喜愛的大人物。
2018/06/08 | One-Forty
移工歌手Marichris:表演是我的生命,你將它奪走,就不是真的愛我
「我一直很忙,在工作和夢想間轉換著。我一直都很任性、有的時候會吃虧、會受傷,但我從不服輸。我是 Marichris,在夢想之前,我願意傾盡所有。」
2018/05/16 | 傅紀鋼
《煉雲》演唱會紀實:你想看的是以前的張懸,還是現在的安溥?
這場演唱會有個特別的點,全場22首曲目除了〈寶貝〉一曲為焦安溥所寫外,其他都是翻唱台灣音樂中的經典歌曲。以華人世界的歌星姿態,「退休」沉寂多年再出現的大型演唱會,不但唱翻唱歌,許多還是極冷門的歌曲,這也意味著焦安溥想透過這場演出傳達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