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

表演主要指表演者利用技藝或專長來傳達具體的事件或非具體的意象,以達到藝術或是娛樂的目的。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3/06 | 精選書摘

《這「啾式」人生》:沒有體育背景的我卻被ESPN錄取,靠的全是「表演」

很多朋友問我,當初徵選時我的年齡偏高,而且沒有任何體壇背景,為什麼能從一群競爭者當中脫穎而出,其實就靠兩個字——「表演」。

2020/11/25 | 精選轉載

妖怪如鏡,投射人心:台灣妖鬼靈怪的奇幻文化

臺灣奇幻文化,以往受到中、日、西方很大的影響。如今,本土意識崛起,人們對於臺灣在地的妖鬼靈怪深感興趣,這對於本土奇幻發展是很重要的階段。

2020/11/16 | 精選轉載

在後疫情的鬼環境裡,用音樂大談《妖怪台灣》幽遠流長的鬼怪誌異

這幾年間,「鬼」、「怪」題材已經愈來愈常出現在台灣的舞台藝術與影視作品中,但真正以鄉野探查、文化脈絡的鳥瞰角度切入、端視本土魔神仔的音樂劇作,《妖怪臺灣》大概是前無古人的吧!

2020/10/30 | 讀者投書

愛慕劇團《十月銀座街》:在高雄港區繁華落寞的「銀座街」,施行一場「藝術治療」

《十月銀座街》表演的實驗並不局限於此場地、此社區及此特殊的歷史,這場表演發生真正所挑戰實驗的,反而是我們大家通往生活世界、通往日常場所、也通往現實的甬道。

2020/10/21 | 傅紀鋼

專訪表演教學者Mia:過去人生的種種都讓她自閉,開課收學生轉移創作的欲望

Mia自成年以來就一直陷入憂鬱。可能因為母親過度保護的教養方式, 讓Mia從小就不知道怎麼跟人相處,人際關係成為她的罩門。因此不斷讓自己靠近「表演」,就成了生活重心,讓她覺得自己活著。

2020/10/12 | 鍾喬

牢禁中的戲劇輔育:從少年哪吒轉進逆風少女,打造一個離院後的支持系統

作為特定群體的社會少數,能否再有一個機會,因著戲劇培力的考驗,打造一個離院後的支持系統?透過互助,共同面對現實環境,撕去社會既定印象的標籤,有一個屬於他們的文化發聲管道?

2020/09/14 | 漫遊藝術史

賽馬由貴族文化延伸而出,竇加的賽馬圖有何魅力?

竇加以芭蕾舞和裸女主題的畫作名聞遐邇,他對於人體動作的探究,亦延伸到騎馬運動的世界。

2020/09/03 | 漫遊藝術史

長達四十年的鑽研,為何竇加鍾愛芭蕾舞繪畫主題?

為什麼竇加這麼愛畫芭蕾舞?他有女友在舞團嗎?」當下我很快回答:「他沒有和芭蕾舞者交往過。」

2020/07/16 | 詹育杰

羅蘭巴特「走出 」催眠的電影院,當今的法國人「走出」瘟疫再「走進」影院

「走出」瘟疫危機,絕不是回到之前的生活方式,對人類文明即將面對的全面危機視而不見。只談瘟疫後的經濟危機,而不問背後更巨大更全面的氣候變遷危機,才真是集體自我催眠。

2020/07/05 | 鍾喬

記憶如何變身於劇場?《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再次登場

回首2018,《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以一部長達3小時的劇碼,在台灣劇場界引發一陣議論;而後,入圍第17屆台新藝術獎。

2020/06/01 | 方格子vocus

抽離,是一種不得而為之生存路徑

很多時候,我們一直在說,去認真體驗你當下所經歷的、真切的感受不論好壞的所有情緒。直面恐懼、直面得失,主角不是他人、就是自己,好像非得有個完整的敘事線、主客關係,情感元素,才得以架構一段心路歷程。可感受、感知的再多,在心智與腦力沒,或無法跟上來之前,都是另一種巨大的耗損。

2020/05/30 | 讀者投書

疫情遺留的傷害:禁止學生辦成發,將對高中社團造成莫大衝擊

隨著疫情趨緩,過去為防疫而做的調整所衍伸的問題卻一一浮現。筆者為高中康輔社指導老師,以自身帶領社團經驗作出發,想透過這篇文章令大眾了解高中康輔社基本營運模式,進而思考面對防疫措施,學生社團所受到的影響。

2020/05/23 | 方格子vocus

雜談│我們為什麼需要劇場(下):藝術救國

藝術它具有思考性,而這種思考是能夠開啟社會的討論,只要能展開討論就能找出更好的生活方法與思考方式,潛移默化之下,社會就會被改變,就能慢慢地拯救國家。

2020/04/30 | 讀者投書

藝文產業為何需要紓困?從四大主題深入根本核心

三月初,文化部長鄭麗君為藝文產業工作者編列紓困預算,卻遭到賴士葆委員強烈情緒化的質詢,賴委員在台上憤憤有詞地直指「文化部有什麼了不起」的言詞。這番言論令許多藝文從業者感到心寒,卻也反應了部分人士對於藝文產業真實的看法和認識。本文希望分析疫情如何影響「藝文產業」,來說明藝文產業為何需要紓困?剖析其面臨的發展困境為何?

2020/04/13 | 精選書摘

《大指揮家與古典音樂》:我們這些藝術家,根本完全不曉得自己在幹嘛

儘管外在聲望讓我們聚焦在大師藝術的某些特質上,但真正偉大的指揮大師,總帶有一種壓倒性的聲音。若將指揮和不同樂團的錄音相互比較,你就能聽見那些個人特質,不論是由哪個充滿獨特性格的樂團所演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