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專訪《遊藝黑白》作者焦元溥:「聽錯」也沒有關係,古典樂又不是政令宣導
《遊藝黑白》很能夠當成工具書,用來搜尋古典鋼琴演奏家的生平或作為選購唱片時的參考;而《遊藝黑白》也是極好、值得獨立閱讀的報導文字,一個樂迷與多位演奏家之間,關於歷史、作曲家、樂曲背景及表演方式的交流討論。
2019/07/20 | Lo
【圖輯】以色列「巨怪」中央車站:匯聚藝術與移民文化靈魂
以色列特拉維夫有座1993年啟用的中央車站,當時規劃要帶動周遭貧困區域的發展,沒想到現在該車站反而被稱為「巨怪」。雖然許多樓層長期閒置,但部分空間反而出現了許多移民的商店,展現不一樣文化樣貌。
2019/07/20 | Lo
【圖輯】以色列「巨怪」中央公車站:匯聚藝術創造力與移民文化靈魂
以色列首都特拉維夫有座1993年啟用的中央公車站,當時規劃要帶動周遭貧困區域的發展,沒想到現在該車站反而被稱為「巨怪」。雖然許多樓層長期閒置,但部分空間反而出現了許多移民的商店,展現不一樣的文化樣貌。
2019/06/14 | 精選書摘
《表演力》:如何詮釋酗酒、毒品濫用、性成癮的角色?
黛博拉很清楚凱特最寶貴的財產便是她的性吸引力,因此她想出了這樣的行為動作—將柳丁切開,用力地將帶著果肉的汁水擠出,使得果汁濺到她的嘴上,果汁性感地流到她的嘴唇、下巴、脖子還有她的胸脯上......與她對戲的男演員(說實話我不記得他是誰了──我被她的行為動作深深吸引,就不太記得其他事情了)被她迷倒,然後黛博拉出色地完成了這場戲。
2019/05/25 | 張乃予
專訪旅英表演藝術家原承伯:人出不去、補助進不來,英國藝術人才的脫歐衝擊(下)
就原承伯的觀察來看,他的確觀看到了英國國內表演藝術圈的焦慮及無所適從,他認為英國雖然有做出改變,像是提高國外藝術家簽證的額度和國際學生畢業後可以多留一年等措施,但他也再次強調了脫歐所造成的排他性氛圍、補助金額的缺口以及人口無法自由流動的影響。
2019/05/25 | 張乃予
專訪旅英表演藝術家原承伯:人出不去、補助進不來,英國藝術人才的脫歐衝擊(上)
將來會以什麼樣的方式脫歐是未定之數;「焦慮」應該最能表達英國人心聲。回到藝文領域甚至到表演藝術圈更是如此,英國的藝術生態裡,公家機構對創作的補助在大宗,而歐盟便是除了本國文化主管部門之外最大的補助來源。
2018/09/22 | 蔡孟凱
新編《繡襦夢》: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
在搬演新編《繡襦夢》之前,國光劇團和橫濱能樂堂還分別端出了彼此的拿手好菜,分別是傳統崑曲《繡襦記。打子》和日本舞踊長唄《汐汲》⋯無論是崑曲迴旋縈繞的書寫方式,還是舞踊狂亂奔放的生命舞蹈,都是一種對人物心靈近乎搔刮的反覆深掘。
亞洲舞蹈界組成新網絡 以舞蹈家需要為本 提升亞洲業界地位
AND+是以亞洲為本位的舞蹈網絡,由西九文化區帶頭發起,邀請來自亞洲各地多個舞蹈組織的業界人士組成。
中港台表演藝術發展蓬勃,製作人平台如何協助尋找更多機會?
香港西九文化區2015年起每年舉辦「製作人網路會議及論壇」,主力連結兩岸四地及亞洲製作人,藉著深度對話尋找合作機會。
中港台表演藝術發展蓬勃 製作人平台如何協助尋找更多機會?
香港西九文化區2015年起每年舉辦「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主力連結兩岸四地及亞洲製作人,藉著深度對話尋找合作機會。
2017/10/22 | 蔡孟凱
【關鍵斡旋】缺席或無所不在:當代藝術中的表演元素
當藝術家不再只是服膺自己的陶醉和自憐,而將眼光放在自身所處的社會環境,我們便得到各種不同的創作語境與敘事哲學。表演藝術也必然不在這股潮流中缺席,不同藝術形式之間的斡旋,或許也將呈現更多元的有機結合吧。
2017/10/03 | 李修慧
原住民表演藝術工作者:「傳統文化是我的根,卻也是我最沉重的包袱」
為了讓學生自然展現,Fangas Nayaw陳彥斌帶舞的方式並不是一般想像的「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而是讓學生用「即興」的方式,玩出身體的可能性。
2017/06/12 | 蔡孟凱
劇場接待人員的日常思考:遲到和觀眾扮演的角色
問題是你們票卷上就是要寫清楚啊,演出時間跟演出開始時間不一定是一樣的吧?你們也沒說半小時前就可以進場啊?
2017/06/03 | BIOS Monthly
街頭藝人為何要考照?(二):不受限於法規,紅鼻子馬戲團走自己的路
回歸街頭藝人考試制度和管理,紅鼻子馬戲團強調,證照的考試制度的確可以讓街頭表演的水準維持一定的品質,但考試的執行細節仍有討論的空間。
2017/04/01 | Qbo藝文頻道
去美術館辦桌:《si,吃吃,kaen》一場喝通海實境秀
原住民表演不該侷限在制式的樂舞跟展演,相較於樂舞中常看到的模仿除草、背負等動作,更應該從熟悉的生活開始,透過人之間真實的情感交流、對空間的認同,表演將油然而生。
【創意書院畢業生專訪】張家瑋︰學習做一個完整的人
「要成為一個演員,就是要成為一個完整的人。學習做演員的過程就是學習做一個完整的人。」
2016/12/17 | 劉 星佑
評2016年新舞臺藝術節:「家在藝起,跨界極限」
2016年第二屆舉辦的新舞臺藝術節,兼顧老、中、青不同世代的觀者,與不同愛好者的興趣,從東方到西方,古典到現代的表演,對於藝術節節目的安排,有著面面俱到的企圖心,未來如何讓教育推廣可以更為扎根的與校園相互配合,以及如何讓廣泛搜羅式的節目表,變成更為聚焦、具有主題與台灣特色的藝術節,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