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1 | 法操FOLLAW
「交保」、「具保」是什麼意思?被沒入的保證金會賠給被害人嗎?
「交保」、「具保」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有這個制度?而被沒入的保證金到哪去了?被害人能不能求償?
2019/03/22 | 讀者投書
【太陽花五週年】魏揚:以前看《Legal High》覺得很嗨,實際上法庭攻防超boring
不只是臺灣,全世界許多國家都都面臨民粹,不信任體制,不信任既存的傳統大黨,受到人民歡迎的是川普、韓國瑜等非典型政治人物,但只要人民對傳統政治感到厭倦,也會指向進步價值。
德國最會說故事的辯護律師馮.席拉赫:庭上不會提出不利被告的言論,但這並非坐視惡行
馮.席拉赫表示,「我選擇擔任刑法律師,而非民法律師,原因是民法處理的大多是金錢利益的糾紛,而刑法背後全是人性的故事——這些故事,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每個讀者讀了都會感同身受。」
2019/02/27 | 法操FOLLAW
不正訊問禁止:如果我自己被檢警訊問時,該如何自保?
「不正訊問禁止」可以說是《刑事訴訟法》上最重要的一個原則,然而事實上,這個理應消失的不當行為,直至今日仍然可能換張不同的臉孔,出現在被告的面前。以下將討論不正訊問的相關問題。
杜汶澤FB提到的性騷擾案,是否惡意提告?
要判斷一宗具有性騷擾或性侵犯指控的區院平等機會案件是否屬於「惡意提告或者瑣屑無聊」,我們毋須單憑直覺觀感,或者看訴訟結果誰勝誰負去猜測,而是可以去看法庭有否下令原訴人要支付對方的訟費。
2018/08/29 | 法夢
謀殺案之謎︰警方公開審前資訊,可能影響無罪推定
假如謀殺案一定會以陪審團審訊,警方在拘捕後、審訊前多番透露各項資訊,這又是否恰當?
2018/05/08 | 法操FOLLAW
法律小學堂:什麼是「緘默權」,何時能夠行使?
「緘默權」,白話來說,就是可以在應訊時不回答問題。緘默權源自「不自證己罪原則」,亦即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沒有自己證明自己無罪的義務,而緘默權如此重要的權力,行使的時間點為何呢?
嗆主管黑心挨告毀謗,可不能用「我只是寫部落格」脫罪
現在人常喜歡在網路上分享自己的生活,把部落格當作自己的世界,然而因為文章公開,滿足了「公然」的特性,指名道姓的批評很容易被告毀謗。
2017/12/07 | 法操FOLLAW
刑事訴訟法上的「關係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刑事訴訟法作為憲法保障人民各種基本權的一環,在制度設計上必須要保障人民不受司法機關隨意侵害。然而,我們若回去看法典便會發現,刑事訴訟法雖然明確、詳盡地規範了證人、被告等人的權利及義務,但是卻沒有任何關於「關係人」的權利義務規範。
涉散播不實消息 大馬教師成為首名WhatsApp被告用戶
馬來西亞一名教師在WhatsApp上設立群組散發假消息,要民眾小心一輛黑色轎車並提供車號,表示車主是強姦犯。他發送假消息觸犯法律,成為大馬首名被警方告上法庭的WhatsApp用戶。
投訴刑事調查過程個案無一屬實? 監警會數字背後的盲點
監警會2017年上半年的數字顯示,跟刑事調查有關的213宗投訴中,有近8成「無法追查或投訴撤回」,其餘經全面調查後,斷定為「虛假不確」、「並無過錯」,或者「無法證實」。但仔細分析數字,可發現監警機制的盲點。
2017/07/31 | 法夢
淘大無骸兇案︰被告上訴得直,案件發還重審
2015年,一宗謀殺案件在未能找到屍體、沒有直接證據的情況下,被告被判罪成。然而由於法官在指引陪審團時漏掉一段說話,令案件須發還重審。
2016/03/22 | 法操FOLLAW
封閉、不認錯的司法體系讓全民不信任,但媒體的「輿論定罪」也是幫兇
民眾自己閱聽媒體時也應該要批判思考,不是全盤接受,培養正確監督法官、檢察官的能力,要求參與,爭取權利,才能使司法體系進步,更加貼近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