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人

受害者(victim),是社會衝突事件中受傷害或損害的一方。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22 | TNL 編輯

政院通過《跟蹤騷擾防制法》草案:規範網路騷擾等8類行為,法院有權預防性羈押

《跟騷法》草案明定的「跟蹤騷擾」,是指對特定被害人反覆或持續為違反其意願,且與性或性別有關之8類行為,如監視、跟蹤、盯哨、守候、威脅、辱罵、歧視、用電子通訊設備干擾、要求約會等,使心生畏怖,足以影響日常生活或社會活動。

2021/02/25 | TNL 編輯

新北衛生局女職員墜樓案不起訴被告,檢方:難以認定性侵控訴真假

檢方說,聽聞林女自述被性侵,都屬傳聞證據,並未親自目睹。林女臉書雖有心情低落的文章,但並未提到遭性侵一事,這些都難作為認定被告有罪之依據。

2020/11/28 | 精選書摘

《李智雅姊姊》小說選摘:我被堂叔強姦,母親卻要我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警察瞪著智雅說:「從妳說的話和行為來看,根本不像個受害者。」什麼叫做像個受害者?「妳看起來不像乖乖受制於人的樣子。如果妳眞的遇到那種事,昨晚妳就該來報案了。妳不該在這裡尖叫,而是昨天晚上在那個男人面前這麼做。」

2020/11/28 | 精選書摘

《李智雅姊姊》小說選摘:這幾年的人生都是演戲,只有被強暴那一晚的自己才是真的

每次和男人見面,每次和男人聊天,和男人在一起的所有時刻,還有自己獨處的時候,智雅都在想堂叔,不是想被性侵的事,而是想堂叔這個人。

2020/11/26 | 精選轉載

大人該如何教小孩防治性暴力?首先你要破除自己錯誤的迷思

雖然大人的出發點都是為了保護孩子,但許多人對性暴力的認知不足,甚至有嚴重的錯誤,這些都可能把孩子推向危險的邊緣。在這篇文章裡,我們也一一破解對性暴力的種種迷思。

2020/05/12 | 李秉芳

杜絕台灣「N號房」,立委要立專法「限時下架」性私密影像

目前台灣針對「未經同意、拍攝和傳播性私密影像」的主要規定都在《刑法》中,不過立委們認為,罰則不夠重外對被害者的保護也不足,光是影像沒有及時下架就會繼續造成傷害。

2018/04/17 | 李修慧

高等法院抱怨她「開庭都不來」,小燈泡媽媽為何不願出庭?

16日小燈泡案件召開延押庭,但小燈泡媽媽說,她看到新聞才知道審理進度,重話批評司法改革如果沒有尊重被害人,「講再多都是屁」。

2018/01/04 | Objection - 蕭奕辰

檢討被害者、謾罵加害者前先想想:你那麼在乎別人,你在乎自己了嗎?

我到現在還是無法擺脫各種跟別人比較、想要跟他人一樣、甚至更強的慾望,而這慾望帶給我非常大的痛苦。直到我的伴侶跟我說了一句她從不知道哪本書和文章看來的一句話:「別人已經有別人當了,你當自己就夠了。」

2017/09/22 | 李修慧

【圖表】調查結果不公開、教師請假一年:中山女高性騷擾案錯了嗎?

從法規來看,中山女高面對這次校園性騷擾案,全都依法行事,但是法規中,還是有些灰色地帶,讓家長忍不住質疑。

2017/05/17 | Objection - 蕭奕辰

不去探討為何犯罪只知道處罰,未來罪犯只會像蟑螂一樣多

只要在任何一個環節,稍微幫他一把,讓他在從小到大的窮困又寂寞孤獨的人生成長歷程中,從失序當中「脫軌」回來大家口中所謂的「常軌」,那麼世界上就少了一個兇手。他們需要的,只是「一份穩定的工作,一個溫暖的家庭」。

2017/04/20 | 羊正鈺

衛福部統計:不只有女性!男性遭性侵20年來成長60倍

根據資料顯示,男性的性侵害事件多發生在宿舍、安置、矯正機構等封閉環境,且有9成屬男性侵害男性,甚至有些男性受暴後也轉成加害者。

2016/11/18 | Kenzo

總統府司法改革籌備會 小燈泡媽獲邀擔任委員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強調,整個司改的程序裡包括法律人,也包括非法律人,非法律人裡面,可能各個層面都會有,也可能曾經是犯罪被害人的家屬,這些人有不同的代表性,可以多元呈現在整個司改的籌備過程當中。

2016/06/08 | 法操FOLLAW

鄭性澤案再審開庭實況:盼重建現場與真人模擬,共同還原真相

本案發展至今,無論是鄭性澤本人,或是被害者家屬,都同樣受到了極大的痛苦與傷害。

2016/05/22 | 精選轉載

《死刑存廢論》怒難平、義憤填膺:法院與大眾篇

廢除死刑是否當然為社會生活帶來更高的風險?這點完全無法被證實,即使單純邏輯上也推論不出必然,風險就存活在想像空間而已。

2016/04/26 | 羊正鈺

一年詐騙1.7億後潛逃中國,這一次法官要他「吐8千萬再談交保」

檢察官林淑玲則說:「看到被害人出庭獲償,展露難得笑容,就覺得任務完成了。」

2015/07/01 | Kenzo

防八仙塵爆肇事公司脫產卸責 新北市府提出1.69億假扣押

八仙公司雖有資產,但資產已設定高額抵押,有推卸責任脫產的嫌疑,所以新北市政府認為假扣押才足以保障未來的損害賠償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