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4/17 | 李修慧
高等法院抱怨她「開庭都不來」,小燈泡媽媽為何不願出庭?
16日小燈泡案件召開延押庭,但小燈泡媽媽說,她看到新聞才知道審理進度,重話批評司法改革如果沒有尊重被害人,「講再多都是屁」。
檢討被害者、謾罵加害者前先想想:你那麼在乎別人,你在乎自己了嗎?
我到現在還是無法擺脫各種跟別人比較、想要跟他人一樣、甚至更強的慾望,而這慾望帶給我非常大的痛苦。直到我的伴侶跟我說了一句她從不知道哪本書和文章看來的一句話:「別人已經有別人當了,你當自己就夠了。」
2017/09/22 | 李修慧
【圖表】調查結果不公開、教師請假一年:中山女高性騷擾案錯了嗎?
從法規來看,中山女高面對這次校園性騷擾案,全都依法行事,但是法規中,還是有些灰色地帶,讓家長忍不住質疑。
不去探討為何犯罪只知道處罰,未來罪犯只會像蟑螂一樣多
只要在任何一個環節,稍微幫他一把,讓他在從小到大的窮困又寂寞孤獨的人生成長歷程中,從失序當中「脫軌」回來大家口中所謂的「常軌」,那麼世界上就少了一個兇手。他們需要的,只是「一份穩定的工作,一個溫暖的家庭」。
2017/04/20 | 羊正鈺
衛福部統計:不只有女性!男性遭性侵20年來成長60倍
根據資料顯示,男性的性侵害事件多發生在宿舍、安置、矯正機構等封閉環境,且有9成屬男性侵害男性,甚至有些男性受暴後也轉成加害者。
2016/11/18 | Kenzo
總統府司法改革籌備會 小燈泡媽獲邀擔任委員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強調,整個司改的程序裡包括法律人,也包括非法律人,非法律人裡面,可能各個層面都會有,也可能曾經是犯罪被害人的家屬,這些人有不同的代表性,可以多元呈現在整個司改的籌備過程當中。
2016/06/08 | 法操FOLLAW
鄭性澤案再審開庭實況:盼重建現場與真人模擬,共同還原真相
本案發展至今,無論是鄭性澤本人,或是被害者家屬,都同樣受到了極大的痛苦與傷害。
2016/05/22 | 精選轉載
《死刑存廢論》怒難平、義憤填膺:法院與大眾篇
廢除死刑是否當然為社會生活帶來更高的風險?這點完全無法被證實,即使單純邏輯上也推論不出必然,風險就存活在想像空間而已。
2016/04/26 | 羊正鈺
一年詐騙1.7億後潛逃中國,這一次法官要他「吐8千萬再談交保」
檢察官林淑玲則說:「看到被害人出庭獲償,展露難得笑容,就覺得任務完成了。」
2015/07/01 | Kenzo
防八仙塵爆肇事公司脫產卸責 新北市府提出1.69億假扣押
八仙公司雖有資產,但資產已設定高額抵押,有推卸責任脫產的嫌疑,所以新北市政府認為假扣押才足以保障未來的損害賠償請求。
2015/06/11 | 讀者投書
害怕被抓包、惹麻煩,為什麼校園中的霸凌問卷調查只淪為形式?
我們都曾經歷過學生年代,多半應該都對「校園生活問卷調查表」不陌生,也就是教育部舉列了各項霸凌常見要素,提問六個月是否曾經發生在你或你的同學身上。捫心自問,自己是否真的確實按照現實狀況作答?又或是如果沒有的話,是什麼樣的因素讓你卻步了?害怕被抓包?惹麻煩?懶得寫?不敢寫?至少我承認我沒有認真回答。
2015/06/09 | 讀者投書
一命換一命的算術:「自然人」殺人與「法人」殺人有所不同?
把殺人償命,和其他的失去生命的例子一比較,自然人要殺人要償命好像有點吃虧。以江國慶冤死、洪仲丘案和少輔院生死亡的案件來看,司法機關、部隊和輔育院(姑且讓我概括簡稱為法人)弄出了人命,卻不是以命來償。
我支持死刑,但我不想用「廢死是幫兇」這種情緒化言論支持
如果今天你問我,我對死刑會不會有遲疑,我還是會有遲疑的,我遲疑的不是死刑本身,而是為了執行死刑。在現在的社會狀況下,你勢必不可能採用私刑,那就必須要把這個權力授權給國家,那授權國家有奪取生命的權力,這真的沒有問題嗎?而因為冤獄,而造成死刑奪走不該奪走生命的狀況,又要如何解?
2014/12/08 | 鄭匡宇
男人不要當冤大頭:「女人的話」你應該這樣聽...
尤其這年頭,女人和男人一樣接受教育、權利相等,如果還在情感和工作上把女人視為無辜的弱者,本身就是一件很「沙豬」又貶低女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