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美國「印太戰略」新格局,台灣迎來百年一遇的機會
在美國公開的區域戰略文件中,提到其主要政策與台灣對外戰略的一致、並將台灣與美國具體的政策作為或是區域機制展開連結,把台灣與日、韓及其他美國的區域盟邦或夥伴平等對待,這絕對是1979年以來首次看到的現象。
2019/11/06 | 鄭仲嵐
30年前的職人已老,沖繩首里城能在這個世代重建完畢?
曾擔任首里城修復主建築師,71歲的中本清,記得當年曾歷經戰爭的沖繩工匠耆老,在邊修復首里城時邊跟他說「在我閉上雙眼前一定要讓首里城重建好」,而如今他也想把這句話傳承給他的下個世代。
2019/10/30 | 鄭仲嵐
「洋魂和才」戰略:西洋面孔穿上國家隊球衣,都是日本人
就現實點考量,一個運動如果不贏球,就不會有人注意。要增加日本代表隊贏球的可能,就必須先從國外人才歸化開始。這次橄欖球世界盃的口號「One Team」,其實也是告訴日本人,不論什麼人,穿起球衣都是為日本戰鬥。
2019/10/23 | 黑波克
日本人用日語唸我護照上的英文姓名,實在太彆扭了
現在日本媒體在報導華人的時候,有時候也會採用近似中文原音的讀法,這可能是節目製作單位覺得「這樣比較好」,或是認為「因為韓國人喜歡這樣,所以華人也一定喜歡這樣。」
日本Uber Eats推「傷害補償制度」,對送貨員是現狀下第二好的辦法
在這次Uber Eats推出「傷害補償制度」之前,如果送貨員在工作期間發生交通事故,Uber Eats有和日本國內的保險公司簽約,Uber Eats會賠償被送貨員撞傷的受害者,但如果是送貨員本身受傷的話,送貨員只能看自己買的保險能不能賠償。
2019/10/09 | 鄭仲嵐
日本籌組Uber Eats工會,台灣的餐飲外送服務是否起而效尤?
Uber Eats日本在展開服務後,就有不少意外發生。其中一名42歲的男性就說,他在7月時在世田谷區騎車送餐時機車摔倒,後來餐點雖然還是送到,但便當摔到的外型畢竟醜陋,讓他遭到總公司警告:「如果接下來還有這樣的情況,您的帳號可能會被永久停止,請多注意。」
蘇聯花了70年倒台,中共呢?
七十年了,蘇聯1922建國,但1989柏林圍牆倒塌後,就明確顯現其崩潰的敗象。中共政權在今天卻是靠著國際資本主義給予支撐並壯大。只要我們明確清楚知道這是個價值與意識形態的鬥爭,不再拿「修昔底德陷阱」美化中國的挑戰,這個共產主義七十年魔咒不是不可能應驗的。
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東京電力高層獲判無罪,不代表他們沒有賠償責任
這是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第一次就東京電力公司的高層是否有業務過失進行的刑事訴訟。雖然被告獲判無罪,不代表他們就沒有民事賠償責任。
2019/09/18 | 鄭仲嵐
從小泉純一郎到小泉進次郎,「小泉旋風」能否再次席捲日本政壇?
小泉進次郎的人生似乎都已經被父親小泉純一郎給安排好,早被視為自民黨明日之星培養,本人也對於政治路躍躍欲試。《日本經濟新聞》公佈的民調顯示,希望下一任首相是誰時,居然有高達20%的人選擇小泉進次郎,可見不少日本人都對他抱有期待。
2019/09/11 | 陳慶德
北韓的駭客能力有多強呢?是連韓國都讚譽有加的「世界前五名」
北韓高層多年的精心培養,讓高手雲集的北韓駭客技術蒸蒸日上、與日俱增,這些國家培養、出身於金策工業綜合大學和金日成綜合大學等的北韓駭客,都曾在駭客競賽內,擊敗韓國名校韓國科學技術院。
文在寅把經濟復甦寄望在兩韓和解,但「北韓夢」何時才能實現?
文在寅把反日的「民粹式民族主義」煽動到如此高漲,暴走的後果不僅難以收拾,甚至已搞到自己騎虎難下,勝算渺茫。
2019/08/14 | 陳慶德
富含文化意涵的韓國長柱,為何要依照性別刻上「天下大將軍」與「地下女將軍」?
就長栍所具有的計算單位、標註地名之原初用途,早在朝鮮時代就已經出現了,而我們今日看到寫有「天下大將軍」等漢字字樣,也是從「守護神」意涵,再度引伸出來。
2019/08/07 | 鄭仲嵐
踢出貿易白名單、取消定期交流活動,日韓關係為何突然惡化?
日本在7月初宣布,基於「安保因素」,將對3種重要的半導體材料實施管控,限制輸入韓國,未來從過去的大量審批,將改為單次審批,且審批期達3個月。消息一出,引發韓國各界譁然與抗議。
2019/07/31 | 人權觀察
中國企業正在改變柬埔寨,也毫無意外掀起「反中情緒」
毫無意外,反中情緒正在柬埔寨興起。一名臉書用戶在「#ChineseAgain!」(又是中國人!)的標籤下留言說:「中國人到柬埔寨來投資,卻為柬埔寨帶來一大堆問題,讓人民受苦。」
官僚之國的崩解:日本內閣如何從文官手中奪回政策主導權?
在日本內部,由於官僚的龐大權力,許多學者認為日本真實的體制並非表面上的「議會內閣制」,而是「官僚內閣制」,也就是形式上是由民選國會議員控制政策與政治議程,實際上則是官僚集團自主的意志掌握政策的發展。
2019/07/17 | 黑波克
日本參議院大選:為了解決「票票不等值」,把兩個縣合併成一個選區?
在日本,每次選舉後都會有人向法院控告選票的民意價值不均等。民意價值不均等,是因為日本各個地方的人口有增有減,如果沒有依人口調整選舉區的當選名額,選票的民意價值就會變化。所以兩縣的合併區就是調整到最後不得已的做法。
2019/07/10 | 余杰
中國是威脅美國價值的敵手,但誰能讀懂川普的大棋局?
川普當選之前,西方世界瀰漫著對中國崛起的失敗主義情緒。川普政府扭轉了這種失敗主義和綏靖主義氛圍,像二戰初期的邱吉爾那樣,挺身面對「黑暗時刻」。
香港七一遊行再度證明,林鄭已完全失去治理香港的能力
目前特區政府的策略沿襲2014年雨傘運動,即是「以時間換取空間」,運用「拖字訣」與法律戰等待民怨消散,算準九月開學後就難有年輕人罷課參與大型示威,在暑假期間只要林鄭一手低調避免錯誤,以爭取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