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歐亞波斯語系:固執的國家分類,以及蘇聯一知半解的文法改革
在蘇聯時代,對中亞地區文法結構進行一知半解的文法改革(並非只在塔吉克斯坦),編纂了文法使用手冊,這套方式後續存留於當代以英語書寫的語言教科書中。
2019/03/21 | 讀者投書
我在蒙古教中文:蒙古文有兩套書寫系統,學漢字像嘗試陌生的料理
「學習中文就像吃一道陌生的料理,令人有點害怕,然而因老師帶領我們一起品嚐,從此讓我們有一口接一口吃下去的慾望。」一名女學生於展示成果以譬喻致詞。我想,這道料理是神祕的,是奇特的,是耐人尋味的,我們沒有人選擇狼吞虎嚥,因為它永遠值得我們細細慢嚥。
2019/03/21 | 讀者投書
我在蒙古教中文:蒙古文有兩套書寫系統,學漢字像嘗試陌生的料理
「學習中文就像吃一道陌生的料理,令人有點害怕,然而因老師帶領我們一起品嚐,從此讓我們有一口接一口吃下去的慾望。」一名女學生於成果展致詞時以譬喻分享了她的感想。我想,這道料理是神祕的,是奇特的,是耐人尋味的,我們沒有人選擇狼吞虎嚥,因為它永遠值得我們細細慢嚥。
政大校長失言風波》不同語言真的可以直接比較「難易度」嗎?
能不能去當地學習語言、有沒有母語人士的朋友、網路上的資源、師資等,這些資源都是學習外語時的重要變因。當政大校長只利用商學角度經營學校的時候,學校的資源分配是否對外語學院不甚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