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2 | 精選書摘
《哲學,為人生煩惱找答案》:傅柯「生命權力」——明明很自由為何還會煩悶?
生命權力就烙印在我們身上,我們被各種權力馴養,甚至還會相信這些權力所盼的就是我們自己想要的東西:「這不是父母要我做的,是我自己的意願」、「這些工作是我喜歡才做的」、「為國家犧牲就是我的期盼」。
2019/04/02 | 精選書摘
《什麼是暴力》:「非暴力」與「容忍」有辦法對抗暴力嗎?
「非暴力」能終結暴力嗎?應該要「容忍」的民主,如何能對抗暴力且不放棄其原則?「不寬容」是否可被容許?我們必須將自由賦予敵人嗎?而在什麼範圍內,公正可以使用暴力來結束暴力?
2019/04/01 | 精選書摘
《什麼是暴力》:「非暴力」與「容忍」有辦法對抗暴力嗎?
「非暴力」能終結暴力嗎?應該要「容忍」的民主,如何能對抗暴力且不放棄其原則?「不寬容」是否可被容許?我們必須將自由賦予敵人嗎?而在什麼範圍內,公正可以使用暴力來結束暴力?
越獄:從資料庫社會中逃脫
這個社會越來越亂是演算法害的,因為他讓大家關起門來,直到出門投票才發現自己跟對手是五十五十,勢均力敵。演算法讓我們自己跟自己說話,覺得自己很有道理,事實上這個社會是被分割成很多小眾,演算法是一種新的權力。
2016/08/03 | 精選轉載
由毒品除罪化看《刑法》:因社會機能失衡而導致的犯罪,不會因為一再重罰而消失
《刑法》的存在應該要配合學校生命、法治教育,使人理解社會、國家存在的意義與秩序,這樣的刑法制度才有存在的必要與用處。如果只是單純將《刑法》視為萬靈丹,造成的結果恐怕就是社會秩序的徹底崩解,法律被所有人視為作秀的工具而已。
2016/04/18 | 王偉雄
與好學青年談哲學
我對N另眼相看,完全是由於一次偶然的閒談。原來我們是同一間健身室的會員,那天我比平時晚了一些才到健身室,碰到了 N 也在那裏。他遠遠見到我便立刻熱情地招手,我基於禮貌便過去跟他聊兩句,誰知一聊便是半小時!
2016/04/18 | 王偉雄
與好學青年談哲學
我對N另眼相看,完全是由於一次偶然的閒談。原來我們是同一間健身室的會員,那天我比平時晚了一些才到健身室,碰到了 N 也在那裏。他遠遠見到我便立刻熱情地招手,我基於禮貌便過去跟他聊兩句,誰知一聊便是半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