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03 | BabyHome
三個孩子兩個重度視障,母親翁美紅:誰說看不見只能去按摩?
如果你聽過立翔的鋼琴演奏,你絕對會對於他流暢又充滿律動的彈奏感到印象深刻。小眼症的他雖然被判定是重度視障,但是充滿音樂天賦,且從小品學兼優、自律甚嚴,目前還成為建國中學創校以來少見的視障生。
此時無光勝有光——到吉隆坡的無光餐廳享受一場「黑暗行旅」
無光的體驗本身也為此行增添風味,黑暗除了破除各種種族之間的歧異之外,同行者也表示透過無光餐廳的體驗,可以短暫地感同身受視障朋友在日常生活中的不便之處。
2018/12/01 | 讀者投書
人權倒退的選戰:被投票制度打敗的障礙公民
台灣已進入高齡社會了,老人們體力不支,所以成為輪椅族,視力及聽力退化也讓他們成為聽損及視障者,然而,在這個多元化的社會中,我們的政策仍只是單一,消極的應付這些接踵而來的問題。
2018/04/17 | 李修慧
現實版地獄梗:網友故意傳「語音訊息」給「聽障舞團」,很幽默嗎?
林靖嵐呼籲,對於不同障礙,應該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林靖嵐以手語表示,「反過來說,你們都看這部手語影片,如果我不上字幕,你們看得懂嗎?」
【影片】讓我們一起進終點:與視障跑者命運相繫的「陪跑員」
一條40公分的繩子可以發揮多少力量?在全民路跑的時代,你知道還有一個角色叫「陪跑員」嗎?他們是視障跑者不可或缺的夥伴,什麼是陪跑員?是什麼原因讓他們為盲友而跑?
如何讓視障者生活自主?當尋求協助能變成一種選擇,而非「不得不」
利用科技解決視障者不便的同時,並不只是為了破解單一問題,而是每多一件事物靠自己能力完成,就能減少一分對他人的依賴,逐漸墊高自主生活的技能。如此一來,視障者也能靠著科技突破視覺侷限的困境,享有應得的生活自主選擇權。
如何讓視障者生活自主?當尋求協助能變成一種選擇,而非「不得不」
利用科技解決視障者不便的同時,並不只是為了破解單一問題,而是每多一件事物靠自己能力完成,就能減少一分對他人的依賴,逐漸墊高自主生活的技能。如此一來,視障者也能靠著科技突破視覺侷限的困境,享有應得的生活自主選擇權。
2016/09/05 | Shih Yuan
(更新)又傳讓座衝突 視障生陳述遭婦人辱罵經驗
呂生總結認為,博愛座的價值在於無論是誰,只要有需求者都能安穩入坐,且坐者能出於「看見他人的需求」,而非出於強迫,更不應理所當然地對未讓座者發出斥責,因為這很可能忽略了各種不易被視覺察覺的隱形需求。
2016/08/28 | 精選書摘
如果有一天生命墜入黑暗 你還能不能看見自己心中的那道光?
墨鏡哥從小在香港、星馬等地國際學校及美國名校加州大學就讀,返台後考上交大資管所,畢業就被台積電延攬,後更轉任為Yahoo奇摩首頁負責人。看似順遂的人生,卻因急性青光眼找上門,而喪失視力。但他並沒有因此放棄,最後更成為台灣第一個在失明之後拿到資訊領域博士學位的人。
視障外食痛點觀察:點餐是一道沒有選項的選擇題
煩惱等一下要吃什麼,佇立餐廳菜單前「點餐」這個尋常的工作,可能常常出現在你我的生活中。但試圖想像在用餐的尖峰時刻,你同樣處在上述的情境中,只不過雙眼失去了視力,這一連串的點餐流程會有什麼不同嗎?
2016/06/16 | flyingV
看不到,就沒什麼好怕的了:一個全盲、三個重度弱視,在《黑暗中上路》尋找生命的出口
「我們給社會大眾的印象就是一群需要幫助的人,這趟旅行算是一個機會去為社會做回饋,我們先去幫助別人,別人再來陪伴我們幫助更多的人。」
2016/05/03 | 蓁伶
失明者的心路歷程:雖然只投過一次空心進球,但那是如今想來最美好的回憶
我們要自己想像跟鳥兒一樣自由自在地在天空翱翔,而不要想成是籠中鳥,那麼你將有無限潛能,也有足夠幫助他人的能力。
盲人要如何看电影?記第一次「口述電影」體驗
香港盲人輔導會自2009年開始主辦口述影像電影欣賞會,讓視障朋友也能通過口述的方式「聽」電影。這是他們第一次與國際電影節合作,希望能讓更多人看見這樣的努力和理念。
盲人要如何看电影?記第一次「口述電影」體驗
香港盲人輔導會自2009年開始主辦口述影像電影欣賞會,讓視障朋友也能通過口述的方式「聽」電影。這是他們第一次與國際電影節合作,希望能讓更多人看見這樣的努力和理念。
2016/02/24 | Zou Chi
從海嘯避難到風力發電 台青年奪iF十項公益設計獎
今年獲得iF學生公益獎的台灣青年,來自台科大、北科大、成大、中原大學、明道大學等,獲獎內容涉及交通安全、生態保育、生活保健與便利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