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如何讓視障者生活自主?當尋求協助能變成一種選擇,而非「不得不」
利用科技解決視障者不便的同時,並不只是為了破解單一問題,而是每多一件事物靠自己能力完成,就能減少一分對他人的依賴,逐漸墊高自主生活的技能。如此一來,視障者也能靠著科技突破視覺侷限的困境,享有應得的生活自主選擇權。
2016/09/05 | Shih Yuan
(更新)又傳讓座衝突 視障生陳述遭婦人辱罵經驗
呂生總結認為,博愛座的價值在於無論是誰,只要有需求者都能安穩入坐,且坐者能出於「看見他人的需求」,而非出於強迫,更不應理所當然地對未讓座者發出斥責,因為這很可能忽略了各種不易被視覺察覺的隱形需求。
視障外食痛點觀察:點餐是一道沒有選項的選擇題
煩惱等一下要吃什麼,佇立餐廳菜單前「點餐」這個尋常的工作,可能常常出現在你我的生活中。但試圖想像在用餐的尖峰時刻,你同樣處在上述的情境中,只不過雙眼失去了視力,這一連串的點餐流程會有什麼不同嗎?
盲人要如何看电影?記第一次「口述電影」體驗
香港盲人輔導會自2009年開始主辦口述影像電影欣賞會,讓視障朋友也能通過口述的方式「聽」電影。這是他們第一次與國際電影節合作,希望能讓更多人看見這樣的努力和理念。
2014/12/08 | Humans of Taipei
平腦症小妹的爸爸:很多人因撐不下去帶孩子去自殺,盼制度能支持讓愛延續下去
我現在除了照顧妹妹,也身兼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理事長。推動什麼?我講一個最簡單的,視障者如何投票?我們昨天設立了一個障礙者投票申訴專線,就接到20多通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