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8 | 楊不歡
《黑鏡:潘達斯奈基》︰電影故事並非完整作品,還得加上你的體驗
這部作品試圖觸及的問題很多,從遊戲設計到人的命運,以及你自以為自己擁有的自由意志。電影牽出好幾個線頭,試圖承載太多意義,但事實上這種多選擇電影背後可能要面臨巨大的成本問題,所以反而鉗制住了它的發展。
2019/01/15 | 楊不歡
《潘達斯奈基》︰電影故事並非完整作品,還得加上你的體驗
這部作品試圖觸及的問題很多,從遊戲設計到人的命運,以及你自以為自己擁有的自由意志。電影牽出好幾個線頭,試圖承載太多意義,但事實上這種多選擇電影背後可能要面臨巨大的成本問題,所以反而鉗制住了它的發展。
2019/01/11 | Ray Wang
Netflix互動電影《黑鏡:潘達斯奈基》:搞懂遊戲規則,參與角色命運
Netflix總是能夠打破慣例創造出新事物,無論商業模式的創新,或在內容的創作上,都一次次給予消費者與觀者新的體驗。然而,互動式電影,並不是什麼新的概念,Netflix也不是第一次嘗試以互動式電影與觀者互動。
2019/01/11 | Ray Wang
Netflix互動電影《黑鏡:潘達斯奈基》:搞懂遊戲規則,參與角色命運
Netflix總是能夠打破慣例創造出新事物,無論商業模式的創新,或在內容的創作上,都一次次給予消費者與觀者新的體驗。然而,互動式電影,並不是什麼新的概念,Netflix也不是第一次嘗試以互動式電影與觀者互動。
2018/02/07 | 湯米
【插畫】爆料+公審不就是「鍵盤法官」該做的嗎?
難道作為觀眾真的沒有選擇權嗎?想要更有品質的閱聽環境與新聞來源,開始懂得求證來源不明的網路消息,並拒絕品質俗爛的「腥、羶、色」和爆料內容,或許是最切實的第一步。
2017/12/23 | 精選書摘
記憶學問:怎樣的訊息算是太短,怎樣又算太長?
少,不一定比較好。若想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有時候就是得增加一點內容,而且這麼做不是為了讓聽眾留下更多記憶,而是為了讓他們清楚記住特定內容。
2017/12/22 | 精選書摘
對記憶來說,怎樣的訊息算是太短,怎樣又算太長?
少,不一定比較好。若想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有時候就是得增加一點內容,而且這麼做不是為了讓聽眾留下更多記憶,而是為了讓他們清楚記住特定內容。
2017/10/07 | 李開復
李開復:六個交流技巧讓你的演講更成功
演講絕不是朋友間的閒聊,而是一種受過訓練後的表演。因此只要進行刻意訓練,每個人都可以完成一場80分的演講。但是也請永遠記住:所有的技巧都代替不了內容和思想本身──你要表達的觀點永遠凌駕於所有的技巧之上。
2017/06/12 | 蔡孟凱
劇場接待人員的日常思考:遲到和觀眾扮演的角色
問題是你們票卷上就是要寫清楚啊,演出時間跟演出開始時間不一定是一樣的吧?你們也沒說半小時前就可以進場啊?
2016/10/06 | 阿滴
訂閱人數倍增的關鍵不是粉絲數,而是你一手打造的「社群歸屬感」
在這個網路世代中我們擁有許多工具成為新媒體人,但未必人每個人都可以經營得出色,究竟英文教學YouTuber阿滴如何在三個月內讓訂閱人數倍增?
2016/10/06 | 阿滴
訂閱人數倍增的關鍵不是粉絲數,而是你一手打造的「社群歸屬感」
在這個網路世代中我們擁有許多工具成為新媒體人,但未必人每個人都可以經營得出色,究竟英文教學YouTuber阿滴如何在三個月內讓訂閱人數倍增?
歌劇院的新難題:電影院「現場直播」是票房解藥嗎?
2006年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為了因應財務困窘,開始嘗試進行劇院節目的現場直播,將歌劇搬進電影院直播在當時是相當大膽的嘗試。
開頭別說廢話,結尾別再說「謝謝」!心理師告訴你這樣的簡報才精彩
在訊息傳遞時,也要留意非語言訊息,觀眾也會受到「身體線索」的影響。小心當你的聽眾做出抗拒的動作時(例如雙手交叉放胸前),那可能代表聽眾根本不想聽你說什麼,或者這個肢體語言會出現「對訊息持保留態度」的暗示... ...
開頭別說「廢話」,結尾別再說「謝謝」!心理師告訴你簡報這樣報才精彩
在訊息傳遞時,也要留意非語言訊息,觀眾也會受到「身體線索」的影響。小心當你的聽眾做出抗拒的動作時(例如雙手交叉放胸前),那可能代表聽眾根本不想聽你說什麼,或者這個肢體語言會出現「對訊息持保留態度」的暗示... ...
2015/09/24 | CITYZINE城市誌
廣告應該怎麼拍?羅景壬導演:別把觀眾想得太笨,要帶著「歉意」創作
你或許沒聽過羅景壬這個名字,但你一定看過他拍的廣告,且屢屢在台灣廣告界或消費者間形成熱議。不管是在地台味或國外風情,有的能觸動心弦,有些別出心裁,甚至讓人拍案叫絕。
2015/08/27 | 精選書摘
我們開始愛上地獄,條件是它始終是人造的
在1989年後時期裡,藝術家和策展人競相和被社會邊緣化的成員一起創作各種計畫,更將展覽改造成創作而不是展示的場域,透過新的展演類型,在當代藝術裡展現了社會轉向。
2015/08/27 | 精選書摘
我們開始愛上地獄,條件是它始終是人造的
在1989年後時期裡,藝術家和策展人競相和被社會邊緣化的成員一起創作各種計畫,更將展覽改造成創作而不是展示的場域,透過新的展演類型,在當代藝術裡展現了社會轉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