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

解剖是指將人或動物、植物的身體切割開,以觀察其內部的器官和組織。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10 | 精選書摘

《乩童警探:雙重謀殺》小說選摘:我這刀下去,割斷你們今生,快快樂樂去迎接來世

身分毫無關聯的死者陸續出現,同型同款的凶器都留著上一位死者的指紋,不論是前所未見的犯案手法,或規律地越來越短的再犯時間,彷彿都嘲笑著警方的辦案無力。

2020/09/25 | 方格子vocus

我國「相驗」實務:什麼是相驗?相驗都要解剖嗎?流程又該怎麼走?

相驗,就是指檢驗屍體,找出死亡原因及死亡方式的過程。一般而言,在醫療院所(醫院)內因疾病因素治療過程中死亡者(不包含外力傷害,比如刀傷、槍傷等),這種單純的情況,就會由醫院直接開立死亡證明書。反之,便進入「相驗」程序。

2020/07/30 | 精選書摘

《解剖台上的真相》:法醫談「老人虐待」,施虐者就藏在聽眾當中

「今天的演講會座無虛席。比當初所預期的人數還要多,大概會有300人參加,有些人還得站著聽。」「這樣不是很好嗎?有什麼問題呢?」只見他突然放低音量對我說道:「……施虐者就藏在聽眾當中。」

2020/06/09 | 精選書摘

《屍體在說話》:遺書的收件者,竟然也死在當事者的身旁?

遺書上那個名字的人,竟然就是與她一同睡在這裡、一同死亡的男子!真是太意外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理解留下遺書自殺這種事,卻無法理解為何那個男人會死在自殺女子的床上。

2020/06/09 | 精選書摘

《屍體在說話》:活著的人話中有謊言,然而,沉默的屍體絕不會騙人

法醫看醫學的方向與臨床醫師正好相反,先有屍體,然後調查死因,讓與這起死亡相關的各種情事逐漸浮上檯面。

2020/04/23 | 精選書摘

《解開死亡謎團的206塊拼圖》:如果遺體只剩骨頭,還有可能判斷出性別嗎?

從骨頭判斷死者生理性別時,兩性異形愈顯著,法醫人類學家的鑑定結果就愈準確。但法醫人類學分析仰賴的骨頭特質,都會受到體內生化效應的時間與程度影響,不是證明個人生理或基因性別的絕對證據。

2020/04/23 | 精選書摘

《解開死亡謎團的206塊拼圖》:在死亡完成她的工作之後,我才能發揮自己的使命

我每天的工作都要與死亡相伴,讓我懂得尊敬她。死亡不曾讓我畏懼她的存在或職責。因為我選擇用直接、坦率且單純的語言和死亡溝通,所以我認為自己理解她。

2019/03/24 | 精選書摘

《達文西傳》:在解剖畫間,我們發現了進行中的《蒙娜麗莎》微笑

他擅長描繪內在情緒的外顯表現。但在《蒙娜麗莎》中,他展現了更重要的事:我們永遠不可能透過外顯表現,完全了解真實情緒。他人情緒永遠存在著暈塗效果,永遠都是一層紗。

2018/12/23 | 時報出版

《不過是具屍體》書評:筆下亡者沒有活過來,卻都「重獲新生」

瑪莉・羅曲可說是科普領域的異秀,她是記者而非技術人員或學者出身,且自承其書寫領域「大多跟人體有關。除了《活見鬼》有點偏離,因為這本書大多說的是靈魂,而非人體血肉;但我的書寫都牽涉不尋常情境中的人類身體。」

2018/04/23 | 法操FOLLAW

檢察官的陰陽界:「相驗」與「解剖」如何進行?

社會上的許多他殺案件,檢察官在其中扮演了重要卻少為人了解的「相驗」工作,其權責從判別死因、決定是否解剖,到判斷是否有人涉及犯罪,都在相驗檢察官的權責之中。但相驗工作,卻僅受內部監督,相驗報告書亦不會交付到死者親友手中。這人命關天的工作,若檢察官不慎行,則可能成為司法黑洞。

2018/04/06 | 《科學月刊》

讓證據自己說話:台灣版「CSI犯罪現場」勘察

多一分現場勘察的努力,少一分犯罪偵查的辛勞,也增一分起訴審判的品質。

2017/05/14 | 精選書摘

認屍的法醫科學:如何得知受害者是誰?

以凶殺案而言,屍體的身分會是破案最關鍵的一環。受害者有九成是遭熟人所殺害,像是家人、情人、朋友、生意夥伴,或其他與當事人有關係的人。多數凶手和死者是有關係的,屍體身分的確認讓調查人員可以挖掘受害者的人際關係。

2016/06/06 | 環境資訊中心

全球首隻「人工犬」亮相:改寫獸醫學教育、終結動物實驗的第一步

若達成募資目標2400萬美元,將免費提供全世界的認證獸醫學校每間最多20具人工狗。如此一來,將能有效減少非存活手術的必要。全美數千隻實驗動物可望因此受惠。

2016/06/06 | 環境資訊中心

全球首隻「人工犬」亮相:改寫獸醫學教育、終結動物實驗的第一步

若達成募資目標2400萬美元,將免費提供全世界的認證獸醫學校每間最多20具人工狗。如此一來,將能有效減少非存活手術的必要。全美數千隻實驗動物可望因此受惠。

2015/12/07 | Kenzo

法醫該不該具醫師資格? 台灣或將與中國並列「世上唯二」法醫非醫師國家

醫師公會全聯會秘書長蔡長明忠他說明,法醫鑑定事項涉及專業領域,如法醫師非醫師出身,又無臨床經驗,即可執行上開專業鑑定,而一般專業醫師卻反不能受任此種專業鑑定,根本是本末倒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