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30 | 李律鋒
寫在金曲30之後:吶喊自由,祈願我們明年還能大聲歌唱
我們可能會從課本或書上讀到,自由與人權是上天賦予每個人的,是人生來即擁有的權利。但是我一直都不這麼想......而且你稍不注意,馬上又會被那些掌權者奪走了。
2019/04/12 | 精選書摘
《噪集》:解嚴後的青年反文化開端──噪音運動
即使在今日的音樂生產環境裡,「噪音」都不算是主流能接受的演出形式,也很少受到媒體注意。那為何1995年那場如此激進地挑戰體制、褻凟道德秩序的後工業音樂祭,在當年卻沒有遭受到媒體嚴厲的撻伐?
2019/03/14 | 放映週報
蔣一直都在?談「中正之下-當代人權影像展」作為空間轉型的藝術提案
本展地點位在紀念堂四樓銅像大廳下方,空間較為幽微隱蔽,一方面除呼應著展名「中正之下」,不只是一種空間上的客觀描述,另一方面也隱喻著,在長時間威權統治下的台灣,即便自1987年起已解嚴多年,但戒嚴幽靈在歷史、回憶、認同、正義、真相等面向所造成的影響與錯亂。
2019/02/24 | TNL特稿
《還願》:如果「杜家」不單指整個家庭,而是整個社會、整個國家?
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恐怖作品,講述的通常都是關於邪教傷人、家庭破碎的人倫悲劇。而《還願》也是這樣的一款遊戲。從《返校》開始,赤燭就用恐怖遊戲的類型在討論台灣的本土議題;我很喜歡、敬佩能透過遊戲讓世界認識到台灣過往的傷痛。
2019/02/19 | 新共和通訊
從解嚴到美中對峙,我們該如何重新定義「中華民國」這面招牌?
如果推動「新興民族」將引發臺灣內部分裂和中國的民族情緒,不如像美國一樣扶助臺灣這個華人民主政權,在「中華民族」這部超級電腦裡植入「民主自由」的更新程式,這也是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演說提及臺灣民主的背後用心。
2018/01/23 | 放映週報
《幸福路上》是一部政治電影(上):一個女性的、多族群的、左獨路線的台灣故事
宋欣穎導演的動畫電影《幸福路上》,完全不像宣傳和預告裡呈現的那麼溫馨與清新──它的核心其實是非常冷硬、嚴肅的政治論述。這是一部政治電影,而且幾乎是一部政治不正確的電影。
2018/01/16 | 精選轉載
【插畫】「緬懷蔣總統」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大老闆先搜刮走你們身上僅有的一百塊,讓你們沒錢買飯吃,結果餓死一堆人之後,小老闆再大發慈悲的發還你們一人一顆茶葉蛋吃。
2017/11/15 | 多維TW
僑生創立的「神州詩社」如今殞落,象徵那「喬」不回的時代
1976年,一群馬來西亞僑生創辦了「神州詩社」,為的是台灣「正統中華文化」的追尋。而如今神州詩社的隕落除了讓我們回想起,當年有許多外國人受害外,也讓我們看見在台灣所保存的中華文化確實曾燦爛過。
2017/11/10 | Lo
解嚴30年《政黨法》終於三讀:除了補助門檻降為3%,還改了什麼?
解嚴30年後《政黨法》終於出爐,條文規定貪污犯、黑道背景,不得擔任政黨負責人。至於小黨關切的政黨補助門檻,最後以下修至3%定案。
明明解嚴30年了,為什麼我們還是沒有機會好好面對「台灣近代史」
普遍經歷過國民教育的人,如果不是他對台灣歷史有點興趣的,絕對都不會覺得做轉型正義很重要。
2017/07/16 | 沈政男
解嚴30年,許多台灣人尚未政治啟蒙,國民黨該面壁思過38年
然後一晃眼,三十年過去了。我慶幸自己走過戒嚴,也自我解嚴,卸除了心靈上的枷鎖。感謝先人與前輩的勇敢犧牲與付出,請珍惜得來不易的人權與自由。
2017/07/15 | 沈政男
解嚴30年,許多台灣人尚未政治啟蒙,國民黨該面壁思過38年
然後一晃眼,三十年過去了。我慶幸自己走過戒嚴,也自我解嚴,卸除了心靈上的枷鎖。感謝先人與前輩的勇敢犧牲與付出,請珍惜得來不易的人權與自由。
2017/07/15 | 暗黑手帳
【解嚴三十】以「氣」召喚戒嚴之痛
《脫北者》於我而言,要完成的不是一齣戲而已,我更想要達到的是讓亞洲冷戰史更為客觀地形成一個赤裸裸的、沒有形象的、未知甚而不確定的「他者」。但我被包裹在感官之中的精神世界,卻是如此渴望與一去不復返而被忘卻的時間交流,這種渴望是恆定、真實的東西,即使它根本就是吉光片羽。
2017/07/15 | 鍾喬
【解嚴三十】長夜漫漫解嚴路
解嚴後的1990年代,全球化世紀到來,人們對市民社會式的民主想像,也隨著李登輝的登台,逐步將西方的現代化連同「殖民有功論」的想法,「刻意變為自然」地在教育和社會中波盪開來!也因此,當我在40歲左右時,漸漸地發現,沒經歷過戒嚴時期的世代,彷彿感覺戒嚴是上一個世紀之遙的往事。
2017/07/15 | 王萬睿
【解嚴三十】電影解嚴:觀看新浪潮蔓延時
回顧解嚴30年,大可揚聲:創意我們不少!美學我們不缺!但要能自信地理解或言說影像,則需取決我們觀看世界的方法。
2017/07/14 | 趙慶華
【解嚴三十】「我」的解嚴:翻過一頁女性自傳史
初來寶島的胡適,仍渾然不覺其腳下的「自由中國」已不只是忌諱與顧慮太多,而是貨真價實地進入了由黨國機器操盤的嚴密思想檢查狀態,他的這番話便彷如一則寓/預言,照見威權體制下的傳記書寫實難「可靠而生動」的命運,不僅不是「什麼事」都可以寫,更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寫。
2017/07/14 | Ricardo
【解嚴三十】媚俗世界:回顧台灣音樂解嚴30年
曾經唱過的歌、曾經跳過的舞、曾經搞過的怪、曾經的先鋒黨們,他們都不該被歷史的洪流所淹沒。
2017/07/14 | TNL特稿
【解嚴三十】舞蹈藝術的狂飆年代
解嚴可稱為台灣舞蹈史上的狂飆年代,只是大膽創意、追求身心自由的實驗精神落在屬於精緻藝術的舞台畫面中,相對於以身體衝撞制度、做為抗爭中介的大小街頭事件,舞蹈顯得保守安全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