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3 | 李可心
中資背景的TikTok成新興政治輿論平台,將如何影響美國大選?
在這場疫情的推波助瀾下,吸引年輕族群的抖音國際版TikTok已經成為了不可忽略的政治輿論平台,並協助推動了年輕人的民主參與,不過TikTok的傳播方式能否提升民主參與的品質?以及TikTok的中國背景是否能讓他在美中對抗中扎根美國?都是當前必須面對的問題。
2020/04/14 | 李華
疫情維穩使中共陷入「塔西佗陷阱」,海外華人該如何自處?
我們非常不希望未來海外的華人也有如此不幸的遭遇,我們不能承受一個民族數千年曆史的包袱,也不能割裂與故土的血脈聯繫,我們能做的也許是不為惡、做善事、結善緣。
卜大中:保護內線,點到為止——戒嚴時期媒體打的擦邊球
雖然台灣今日的媒體自由領先世界,但在黨外運動如火如荼之時,記者們報導時除了「點到為止」之外,還發揚出「曲線報導」、「歪打正著」等「打擦邊球」等戰術,與目前中國境內有獨立性格的記者們的做法十分類似。
2020/03/04 | 區家麟
黨國思想病毒如何散播?
瘟疫危機當前,黨國使出當家本領,積極拓展戰線,三月起實行新的《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加強嚴控網絡,為思想病毒締造完美的傳播生態,彰顯黨國本質。
2020/01/27 | 區家麟
照肺與新聞自由
新聞行業,就是一種「社會警報系統」,等同火警警鐘,你把系統關了,請準備星火燎原;你把傳媒之口封死了,就請等待一場世紀瘟疫。
2019/12/18 | Y.t.Chan
黃色經濟圈的可貴之處
反送中一役,港人領略到「消費=投票」的道理,銳意建立「黃色經濟圈」,北京見勢色不對,輿論機器全開,說「黃色經濟圈」撕裂香港、摧毀香港經濟、傷害中小企,理由一大堆,總之就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2019/12/06 | 人權觀察
想要保障大學的思想自由,首要任務是正視中國在全世界的破壞
在本組織的研究基礎上,一份包含12項步驟的行為準則已經擬定出來,可以幫助學校對抗中國政府在全世界破壞學術自由的行動。第一個步驟是正視問題,公開規定課堂討論應留在校園,不得向外國使領館報告。
2019/10/21 | 讀者投書
小熊維尼全面下架、評分太低買不了高鐵票,這些「黑暗大陸」傳聞是真的嗎?
小熊維尼被禁和信用評等低會被禁止消費一類的新聞,從台灣媒體到美國的《南方四賤客》都在傳誦,但雖然中共確實有針對網路進行過濾和嘗試各種人臉辨識工具,有些我們常在新聞聽到的「中國惡相」,其實也是穿鑿附會而成的不實報導。
2019/10/09 | 區家麟
中國封殺NBA,喚醒美國沉默大多數
對美國商人而言,一次跪低,只是一宗生意,一些錢銀交易,富貴後理想一起去追;對香港人而言,下跪是日常、自我閹割將成為生命中的魔咒。
2019/09/25 | 區家麟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
所謂一國兩制,發展到今天,展示了文明與野蠻的斷層、自由與專制之鴻溝。香港來到今天,不是勇武派的選擇、不是和理非的選擇,我們都沒有權力去選擇,這是林鄭月娥與其幕後黑手的選擇。
2019/08/03 | 讀者投書
如何不讓假新聞殃及無辜:從媒體報導「只有總統沒買免稅品」談起
發訊者華航主管發出此一資訊的原因是因為「過失」,雖然沒有故意散播錯誤訊息的動機,但確實散播了錯誤訊息,而後續的處理,也值得被當作假新聞的案例研究。
【2019亞洲新聞專業論壇:中國場】404 Not Found,無人能抗的「消聲中國」
中國政府的社會管控,重點從來就不是科技有多厲害,而是讓人們感到恐懼,變成消極無奈、憤世嫉俗的犬儒主義者,讓人產生心魔自我審查,更要讓人們最終忘記反抗或不想反抗。
中國禁播宮鬥劇的荒誕新聞,也曾在台灣發生過
那時候的台灣和現在的中國,最大的相同就是政府同屬專制政權,法律是為了政治目的而服務的,而人民沒有言論自由,每個人心裡都需要有一個小警總,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什麼話你不能說。
2019/01/24 | 幹幹貓
【插畫】政治歸政治,其實就是「不准談政治」
「政治歸政治,音樂歸音樂」的意思好像發生了改變,從鼓吹作品中自由表達社會和政治觀點的權利,變成「不准談政治」,字裡行間只要出現任何形式的政治色彩,就是零分,就是沒有活路。
2018/11/25 | 法操FOLLAW
假消息時代:該嚴格管控言論,還是任其發展?
在本次選舉中有許多假消息充斥,例如「網紅自稱菜農」和「記者自稱北漂青年」。面對這些假消息,政府該採取行動嗎?製造假消息或任意散布假消息的人會碰到什麼問題?而「假消息」已經不只是誹謗別人的手段,更變成一種新的軍事作戰手段。
2018/07/11 | TIME
美國民調:七成民眾認為科技公司積極審查他們「感到反感」的政治觀點
大約一半的美國人認為科技「經常無法預料他們的產品和服務會對社會造成什麼影響」,業者也應該比現在受到更多規範,但特定型態的內容審查,仍然廣受用戶支持。
2018/03/25 | 彭振宣
對Facebook「戒嚴」感失望?朱克伯格其實比你更灰心
從特朗普當選以來,可以看到很多自由派認為Facebook有責任替這個平台上的出現的訊息負責。但無論是在理念上還是現實上,Facebook無意、且無力替這些訊息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