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22 | TIME
北韓潛在的威脅,讓韓國以「國家安全」為由持續踐踏人權
韓國政府一直以來仰賴嚴苛的安全法規去限制言論表達的自由,尤其是關於北韓的討論。當中最嚴苛的就是國家安全法。國家安全法模糊的用字,讓警察及其他公權力有濫用的空間,數十年來都針對異議份子及反對者。
2018/06/09 | Abby Huang
綠委提案散布「假新聞」要坐牢3天,但誰來負責查核、監管?
紀錄片導演李惠仁說,這種提案一不小心,就會走回以前國民黨言論審查、思想審查的老路。痛批「提案的立委諸公,你們熱暈了嗎?竟然要立法來管制?」
朱家安:三個反對網路實名制的理由
匿名與否不只影響人是否敢說話,也影響你說的話被別人如何看待。有些話,就算你在身份暴露時依然敢說,別人也有可能恰恰因為你的身份,而低估那些話的可信度,或者認為不需要認真對待。
2018/05/29 | Abby Huang
當中國審查全球大使館微博:美國用「麥可傑克森」偷渡、英國則祭出「火星文」
澳洲智庫報告指出,中國審查微博貼文,多為隱藏評論,或是悄悄刪除,這樣的手段比較不明顯、不會引起太多反彈。
2018/05/05 | 精選轉載
大數據社會控制:中國父母評分太低,孩子別想唸好學校
擁護中共領導是中國企業的固有文化,經營微信的企業巨人騰訊,就在總部門口樹立著「跟黨一起創業」的標語。
2018/04/21 | 李秉芳
美2017人權報告:中俄敘緬等8國情況嚴重、3國有亮點、台灣剝削移工
美國國務院公佈2017年的人權報告,中國、伊朗、緬甸、北韓、俄羅斯等被點名嚴重侵害人權,台灣被特別關注的則是勞工權利。
2018/03/25 | 彭振宣
對「臉書戒嚴」感到失望?祖克柏其實比你還要灰心
從川普當選以來,可以看到很多自由派認為臉書有責任替這個平台上的出現的訊息負責。但無論是在理念上還是現實上,臉書無意、且無力替這些訊息負責。更重要的是,如果哪天真臉書的打算這麼做,恐怕將成為最可怕的反烏托邦寓言。
2018/03/22 | 余杰
我心目中繼承五四傳統的李敖,早在2005年就已經死了
李敖從來不抗議中共宣傳部對其作品的閹割,他敢得罪「民主無量,獨裁無膽」的國民黨,卻不敢得罪「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共產黨。
2018/03/21 | Abby Huang
圖文作家厭世姬作品被強制下架:為什麼「厭世」在中國被禁?
中國境外所有出版書刊,都必須和中國的出版社合作,才能拿到「書號」出版。而其中仍有看不見的「審批」程序,出版社要自行評估出版後的風險。
2018/03/21 | Abby Huang
圖文作家厭世姬作品被強制下架:為什麼「厭世」在中國被禁?
中國境外所有出版書刊,都必須和中國的出版社合作,才能拿到「書號」出版。而其中仍有看不見的「審批」程序,出版社要自行評估出版後的風險。
2018/03/20 | TJ
中共最怕的,就是台灣人這種「我不怕你」的思維
在讓許多台灣人覺得「很亂」的西方民主制度裡,政客和政客吵架,人民和政客吵架,人民也和人民吵架,而中共政權積極進行言論隱蔽的目的,就是要讓中國人民持續忘記「人民和政客吵架」的理所當然性。
用證據證明你是王八蛋,自稱大師的營銷天才李敖
若說文壇,他的貢獻更多在於普及與啟發;若說政壇,參選臺灣最高領導人還是民意代表都不是他的「核心產品」;政治層面,早期他是爭取言論自由,抵抗國民黨政權的鬥士,後期,他是個利用一切機會表達自身政治主張的政論家,不論你是否認同他的主張。
2018/03/19 | 左岸沉思
為什麼李敖是有毒的?
李敖有毒,只因為他打了一名搶匪,你沒有關心平常他無緣無故亂揍的那些路人——你把他當成英雄在追捧的時候,沒有意識到他隨機打人是不對的。
2018/03/15 | TIME
言論自由讓你有表達的權利,更也有「選擇沉默的權利」
有時沉默是錯的,有時又有其價值,但通常是神祕難解的,取決於它沒表達的想法是什麼,尊重克制也是一種民主價值,但在這個接觸頻繁和信任脆弱的時代,更是一種難以捍衛的權利。
2018/03/14 | 法操FOLLAW
蔡丁貴遭生髮劑噴頭,言論自由可不可以作為「超法規阻卻違法事由」?
近日蔡丁貴與台灣北社針對慈湖潑漆行動召開記者會說明時,遭疑似不滿潑漆行動的大陳島鄉情文化促進會理事長胡志偉,以「生髮劑」狂噴頭部。事後警方趕到現場,胡等因涉侵入住居等罪嫌帶回派出所,後來移送北檢,訊後諭令胡男1萬元交保。
2018/02/26 | TIME
新聞自由是我們要拯救的,而不是留給川普破壞的
多年以來,網路的特性使得民主政府幾乎不可能直接審查新聞內容,事前的管控現在還是很難成功,即使對獨裁者來說也是如此。但如今政府開始利用其他司法工具和法院以外的途徑,以詆毀新聞自由的成果。
德國《社交網路強制法》成功避免假新聞擴散,這些人卻不以為然
2017年德國司法部起草《社交網路強制法》,強制規定社群網站針對不實言論和假新聞的下架程序,然而這項政策卻遭到包括聯合國記者、黨內外人士的反對,假新聞的管制和言論自由的維護,需要非常細膩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