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16 | 林宜萱
「推特已成報社最高編輯!」自由派不寬容,《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太「逆風」遭職場霸凌
近來左傾思想蔚為風潮,極左派興起,自由派不寬容(Liberal Intolerance)的現象越來越嚴重,中間派、保守派等聲音被壓低,甚至造成「取消文化」的出現。美國最大自由派報社《紐約時報》1名社論作家在辭職信中表示,現在推特才是報社內權力最大的編輯,且社內的自由派同事也容不得異議。
2020/07/11 | 德國之聲
「許章潤被捕」代表中國知識分子的寒冬來了
清華大學知名法學教授許章潤被警方傳訊一事引爆輿論,今年以來,因文章和言論而被官方抓捕的公眾人物還有倡導新公民運動的許志永和房地產商人任志強。他們三人雖然身份不一,職業各異,但有一個共同的標誌:為民代言和請命的公共知識分子。
2020/07/08 | TNL 編輯
FBI局長:習近平「獵狐行動」剷除旅外異議人士,逼中國人返國或自殺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瑞依指出,中國宣稱「獵狐行動」是追捕貪腐人士,實為箝制言論自由的手段,派人追捕在美國的異議中國人,逼其返國或自殺。
越共十三大前言論空間緊縮,越南青年臉書批評政府被判8年徒刑
阮國德旺案在一日之內就做出判決,被人權團體譴責為「閃電般快速的審判」,也被指為與即將在2021年1月召開的越南共產黨第十三屆黨代表大會有關。
2020/07/06 | TNL 編輯
與中國簽引渡合作又表態支持《港區國安法》,「送中」高風險國家有哪些?
全球多個國家與中國、香港簽有引渡協議,使人們擔心出國旅遊時,可能因言論立場與中國當局迥異,因而被這些國家逮捕、「送中」。不過,簽訂引渡合作不代表一定會協助中國執法,要看所在國家對人權的重視程度。
2020/07/04 | 柳金財
解析「港區國安法」:規範了哪些事、如何定罪、又會影響哪些人?
「港區國安法」固然強化了對台灣民眾尤其台獨主張者的震撼效果,但也會加劇台灣人的危機感,從而激起獨派促使蔡英文採取更多刺激或反制行動,一邊讓香港民眾產生「寒蟬效應」,同時迫使台灣走向強硬反制兩岸的路線。
2020/06/29 | OCF Lab
【數位公民週報】巴西以打擊「假新聞」為由,立法可能傷害言論自由
巴西的「假新聞法」要求通訊軟體保留訊息轉發記錄1年,並可以用作民事或刑事案件的證據,同時禁止「不真實的帳戶」與「未識別的機器帳戶」,以及要求儲存使用者個人資訊等。
2020/06/24 | 德國之聲
連建制派也對條文一無所知,香港人怎可能對「港版國安法」有信心
中國政府6月20日披露「港版國安法」相關細節,詳述了特首及高官組成「國安委」的角色。何俊仁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批評道,這代表行政機關將完全凌駕於司法系統上,完全違背了香港長久以來所擁有的司法獨立權。
在野黨議員被傳召、媒體總編遭起訴,政變後的馬來西亞陷言論自由危機
馬來西亞今年2月政權再度輪替已百日,然而慕尤丁領導的國盟政府在這期間多次沿用箝制言論自由的惡法打壓媒體、在野黨議員,已引起國內外的非議。
2020/06/19 | 彭振宣
【關鍵真彭派】反種族歧視抗爭,四大警訊燒出瀕臨瓦解的「合眾國」
因為黑人佛洛伊德之死而起的反種族歧視抗爭,發展至今已經出現越來越多的「危險」信號。弔詭的是,這個抗爭的出發點並沒有錯,但抗爭發展至今,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恐怕會讓黑人社群的處境變得更加危險,甚至危及美國賴以繁榮的民主體制。
2020/06/01 | TNL 編輯
澳洲昆士蘭大學生遭校方停學2年,去年聲援香港「反送中」已被中國盯上
澳洲昆士蘭大學有20%的收入是來自中國學生,而該大學校長曾擔任中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的無給薪高階顧問,也曾是漢辦孔子學院理事會成員。
2020/05/29 | TNL 編輯
槓上最愛的推特,川普提行政命令削弱社群平台審查權
川普因日前2條推文被推特標註為「無根據」,認為推特審查不公,提出行政命令,意圖削減社群平台的審查權,維護「言論自由」,但這種作法可能適得其反。
2020/05/29 | 區家麟
整肅香港電台第一步
今天要鎮壓反對聲音,不需要出動坦克機關槍,太血腥太難看,現在出動法律武器,透過行政組織各種規章,就可以整治你。
2020/05/28 | TNL香港編輯
人大通過制定「港版國安法」,各界爭議與憂慮什麼?
「港版國安法」草案獲人大表決通過,而美國也於昨(27)晚警告北京舉動或令香港不享「回歸前美國賦予待遇」。抗爭與疫情下香港社會尚未回復平靜,如今或再起軒然大波。
放火燒國旗,算是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嗎?
燒國旗作為抗議的行為,屬於「政治意見」的言論,這對於促進健全的民主社會來說是需要高保障的類型,這也是「侮辱國旗罪」的爭議所在:國家可以強迫我們愛國嗎?
2020/05/25 | 蕭家怡
如果有人話「澳門都有23條,咪一樣好地地,驚咩喎」……
若抽空時間因素,單純因為關鍵詞相近,故將十一年前在澳門確立的23條來和這為香港當下狀況而設的法案相比,明顯是一大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