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9 | 區家麟
中國封殺NBA,喚醒美國沉默大多數
對美國商人而言,一次跪低,只是一宗生意,一些錢銀交易,富貴後理想一起去追;對香港人而言,下跪是日常、自我閹割將成為生命中的魔咒。
2019/10/04 | 區家麟
中國國慶閱兵,公然違反《國旗法》
常常聽說「依法治國」四個字,不過他們沒有告訴你,「依法」這回事,不適用於黨。閱兵大典公然違法,全國14億人在電視直播看得清楚,但全民噤聲。
新加坡假新聞新法上路,社運人士憂政府大選前鎮壓異議人士
新加坡政府10月2日通過了「防止網路假訊息與網路操縱法」,由於新加坡可能在接下來幾個月內舉行大選,該國社運人士擔憂此法會壓縮在野黨的生存空間與人民的言論自由。
2019/10/03 | 陳婉容
在美國的巴士上聊到香港,他仍然要怕隔牆有耳
早前跟一位大陸研究生在巴士上聊到香港,他只是說研究很忙,沒有了解香港的新聞。但隔了幾天,他說︰「其實我不是不知道香港的事,只是在巴士上,很多人……隔牆有耳。」
2019/09/27 | 林彥邦
休班警有權投票,但《警察通例》明文禁止「政治表態」
江永祥在記者會上將《警察通例》明文禁止的「政治表態」和明文容許的「投票」相提並論,是不折不扣的偷換概念,睜眼講大話。
2019/09/26 | 李修慧
長榮空服員勞動部前靜坐24小時,抗議長榮公司「秋後算帳」、限制言論自由
今年5月,工會醞釀罷工期間,長榮公司曾在5月8日發出公告,表示從罷工起,暫停所有員工優待機票,且罷工後表示要花三年,才會將罷工員工的優惠機票恢復原狀,被公會批是「秋後算帳」。
2019/09/25 | 區家麟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
所謂一國兩制,發展到今天,展示了文明與野蠻的斷層、自由與專制之鴻溝。香港來到今天,不是勇武派的選擇、不是和理非的選擇,我們都沒有權力去選擇,這是林鄭月娥與其幕後黑手的選擇。
2019/09/22 | 讀者投書
來自阿拉伯的柯粉們,讓我們知道台灣真的需要《外國代理人登記法》
在社群網站被「武器化」的時代,在按讚/退讚與否都能成為台灣人表現出對市長支持與否的時代,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無論是透過哪種法律形式,都應該要在民主的台灣實現。
《公務員服務法》讓全台公務員變成34萬隻樹獺?
說到底,服務法管的太寬了,寬到難以劃出一個範圍,最後只好留給掌權者最大的裁量空間,就看他心情決定要不要開鍘。
2019/09/07 | 讀者投書
「客家笑話」爭議:從女性主義觀點看福佬沙文主義的文化霸權
這樣的文化帝國主義更加助長了福佬沙文主義的霸權,對於「客家族群」的污名進階會導致客家身分認同的逃避,進而使得整個客家族群在整體社會中的族群權力關係中,繼續加深其弱勢的困境。
2019/08/31 | 李秉芳
830大搜捕引國際關注,川普:若無貿易談判,香港會遭遇更大麻煩
美國總統川普今日再次呼籲中國用人道方式處理香港議題,並強調對中加徵關稅9月會如期上路,認為他對中國施加的經濟壓力,迫使北京當局處理香港議題有所節制。
2019/08/30 | Lo's Psychology
言論自由?不了——談寒蟬效應
「寒蟬效應」過度限制言論自由及集會自由,產生的不良後果將導致公民對社會公共事務缺乏關心,甚至對國家政權的腐敗不敢出聲。
2019/08/29 | 精選轉載
哲學家雅各比的五十道陰影(三):再賠上哲學家性命的泛神論論爭
對康德而言,雅各比與韋茨曼兩人不察覺,一但理性被摧毀,而僅依賴直觀與情感,即等於擁護專制。康德呼籲,理性是自由的基石,懇求他們重視審視那一套非理性主義。
2019/08/28 | Y.t.Chan
用《緊急法》變相戒嚴,外資失信心終極攬炒
如果香港人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權利沒有被扼殺,政府和警暴的苦主又不是那麼多,反送中的抗爭能量是不會如此強大和源源不絕。政府自恃武力強大,以拳頭代替尋病源和開藥方,說甚麼止暴制亂,令社會回復平靜/秩序,發展經濟,其實只是叫年輕人認命,乖乖回去做這個發達城市的奴僕。
2019/08/26 | 陳婉容
為何移民美國又要當「護旗手」?
對有身分認同問題的美國華人來說,中國崛起和「民族復興」讓他們不再恥於談論中國,自自然然地就當起護旗手來。而且,這種中華民族復興不止是民族主義,這種民族主義是擺明跟中共綑綁在一起的。
2019/08/23 | 羊正鈺
不止臉書和推特、YouTube也關了210個頻道,中國:14億人有權發言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說:「14億中國人、海外華人華僑、廣大留學生,有權利表達觀點和看法。」
2019/08/22 | TIME
惡名昭彰的「帕爾默搜捕」:反移民情緒在美國歷史未曾歇息
被稱為「紅色恐慌」的時期,這些搜捕行動,因當時美國司法部長米契爾帕爾默而被稱作「帕爾默搜捕」,鎖定俄羅斯人,特別是工人聯盟的成員、無政府主義者、共產黨員以及被隨便定義為「異地人」的人。
2019/08/21 | 林政翰
從金馬獎到博恩夜夜秀,當政治石頭落入藝術水缸會發生什麼事?
從金馬獎的「台獨致詞」到博恩在Open Mic場合的「鄭南榕笑話」,藝術和政治之間好像只隔了一層薄薄的紙,但我們也該問自己,用所謂「嚴厲標準」看待這類事情的態度,是否真有超越政治的藩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