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5 | 英語島
六個最道地的「韓國Style」:幫自己倒酒會讓坐對面的人衰三年?
與韓國人喝酒,我們可不能像在台灣一樣自己幫自己倒酒,這樣的舉動會讓韓國人認為是無視對方的存在,且當地也有自己倒酒會讓坐在對面的人倒楣三年說法。
2019/10/14 | 讀者投書
「多元計程車」會是讓Uber議題落幕的解方嗎?
合法的不公平,跟不合法的不公平,在天秤的兩端本身就不等重,如果Uber對法規的挑剔可以被接受,那我也只能謹慎地說,我們對於正義的描繪,或者是公平的度量衡,也許早已失真。
2019/10/10 | 法操FOLLAW
釋字749號解釋:計程車司機犯罪後吊銷執照,為什麼部分違憲?
釋字749放寬對計程車司機執業的限制,也使計程車行業者的工作權更加保障周全。究竟此次解釋放寬了哪些規定?什麼是工作權的保障?
2019/06/10 | 葛晶瑩
【未來大人物】走自己的路,做想做的事—王景弘希望能讓Uber合不合法變成假議題
改變一件事情的方法有很多,王景弘的目標是凝聚社會的信任,他選擇從改變環境著手,環境改變,信任就建立了。 於是他讓自己經濟獨立,然後捍衛、執行、修正自己的想法與做法,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從Uber條款大亂鬥,看無法「就事論事」的政治評論者們
Uber條款討論中,有人因希望減少行車糾紛或支持計程車的品質,而支持交通部修法,卻忽略條款效果沒有涉及「處理糾紛責任」,更不會改變「服務好壞」,大多數的討論根本牛頭不對馬嘴。
同樣面對Uber競爭,日本計程車如何成功取得優勢?
反觀Japan Taxi有別於Uber的共享車輛作法,將各家計程車公司整合至該平台,透過Google地圖規劃路線並預先計算車資,搭配上QR Code掃描支付,強勢的在日本叫車市場打出了一條路。 
2019/05/10 | 法操FOLLAW
並非打擊創新,為什麼Uber應該以「計程車客運服務業」模式經營?
究竟Uber為什麼不用租賃車的模式經營呢?Uber要合法經營很難嗎?費率範圍需要限制嗎?而政府管制計程車業的理由又有哪些?首先要來釐清車行和車隊的差異,還有檢視相關規定。
2019/04/09 | 讀者投書
就算交通部除掉Uber,計程車有能力面對下一次轉型危機嗎?
許多歐洲國家提倡「保護工作者而不是工作」,著重提供失業者給付和職業訓練,避免因科技革新時間間隔縮短使得勞工因為年紀、教育背景而面臨威脅,但交通部對計程車業著重「保護工作」的作為,反而可能為台灣構成產業升級的阻礙。
2019/03/15 | 李修慧
【圖表】Uber懶人包沒告訴你的事:「搭車」出了事,算誰的責任?
Uber表示,「提供運輸服務的是租賃業者,Uber只是因為有很多App的使用者,所以協助媒合乘客跟租賃車。」如果發生意外,顧客該找誰求償?Uber説,「誰提供交通服務,誰就是主要承擔者。」
2019/03/13 | 讀者投書
交通部為何要修「Uber條款」?因為App讓你租的是那台車,而不是當乘客
Uber現在合作對象是台灣的小客車租賃,而其營業範圍,即是以出租車輛供他人自行使用以收取租金為營業內容,換句話說,每一Uber App的使用者下訂單,都是在租車,而非乘車,但消費者真的知道嗎?
2019/03/10 | 讀者投書
「Uber條款」與計程車借牌營業兩件事,可說是台灣運輸業轉型的契機
Uber對於台灣制度的衝撞,讓政府願意創造出「多元計程車」,這次更改租賃車的規定,實際上也創造新的機會讓Uber在台灣轉型合法化,同時也是政府對現行複雜的管理制度進行變革的機會之窗。
40年前台灣桃園機場位處近郊,旅客如何出入?
台灣四面環海,對外交通除仰賴水運,還有靠空運。隨50、60年代經濟發展,台北松山機場已不敷使用,政府乃興建桃園國際機場,於68年2月26日啟用,並針對機場的聯絡交通陸續進行一系列規劃建設,現在就讓我們循著國家檔案,一探究竟。
40歲的桃園國際機場,周邊聯絡交通有了哪些變化?
台灣四面環海,對外交通除仰賴水運,還有靠空運。隨50、60年代經濟發展,台北松山機場已不敷使用,政府乃興建桃園國際機場,於68年2月26日啟用,並針對機場的聯絡交通陸續進行一系列規劃建設,現在就讓我們循著國家檔案,一探究竟。
2019/03/01 | 法操FOLLAW
Uber和計程車究竟哪裡不一樣?從美國的訴訟案說起
2019年2月21日,交通部預告修正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像Uber這種新興產業,在台灣應該如何管制?它和計程車又是什麼關係呢?讓我們一起來看美國的例子。
2018/10/18 | 精選書摘
Uber中國被在地兩大龍頭夾殺,行政總裁遠在6千英里之外
優步中國或許在法律上是獨立的中國公司,但發號施令的,仍然是坐鎮舊金山的卡蘭尼克。的確,卡蘭尼克無法找到恰當人選,來領軍中國業務,所以他還是優步中國的執行長——遠在6,000 英里、15個時區之外的執行長。
2018/10/17 | 精選書摘
Uber中國被在地兩大龍頭夾殺,而執行長遠在6千英里之外
優步中國或許在法律上是獨立的中國公司,但發號施令的,仍然是坐鎮舊金山的卡蘭尼克。的確,卡蘭尼克無法找到恰當人選,來領軍中國業務,所以他還是優步中國的執行長——遠在6,000 英里、15個時區之外的執行長。
2018/09/06 | 林南宏
七個越南生活小觀察:為什麼機場人員動作迅速,過關卻要等好久?
到任何一個國家,都要打開五感,去感受並觀察每個城市的特殊之處,其中的興致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