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02 | 讀者投書
敦南誠品、聯合晚報相繼告別,感傷惋惜之後又如何?
「台北人的記憶能代表台灣人的集體記憶嗎?」許多人並不以為然,對於敦南誠品的熄燈,老實說對許多人而言會是無感的。我們避而不談的,是那個資本主義的象徵,還有一個以商業目的的行銷手段、消費符號。
2020/05/15 | 精選書摘
《我們生來就不是為了取悅別人》:我的悲傷不是沒了爺爺奶奶,而是不記得他們的模樣
那應該是我人生第一次,直接看見一支送葬隊伍,一具躺在棺材裡的屍體,這一切的一切,我的爸媽、我的老師、書本裡、課堂上,從來沒有告訴過我應該怎麼應對。
2020/05/13 | Lo's Psychology
Google效應:網上習得的資訊較易被忘記
研究顯示,當人們得悉有關資訊能在其後被輕易翻查出來,便不會刻意去記這些資訊的內容,相反地,是去記「在哪裡」找這些內容。
2020/03/08 | 精選書摘
《圖解狡猾的讀書法》:「長時間×讀書量=記憶力」是錯誤的記憶公式
「長時間×讀書量=記憶力」是不對的,「短時間×次數×讀書量=記憶力」,這才是讓記憶變得穩固的絕對公式。
2019/11/21 | Lo's Psychology
盤問心理學(二):若是無辜便千萬要堅強,等待律師
執法者有些時候會使盡千方百計,務求令疑犯認罪,並盡快完結不同的案件,我不是要指出很多被判罪的罪犯也是無辜的,但是若然你是無辜的,便千萬要等待律師。
百見不如一「聞」:嗅覺接收到的資訊超乎你的想像
嗅覺在科學研究中,常會提到與記憶的關聯。要你去回想第一次約會時的場景,也許你記不起來;如果把問題換成第一次約會餐廳當時的氣味是什麼,你若能想到當時的氣味,就更容易提取當時的記憶。
2019/06/04 | 言士
香港人守住六四燭光30年,以記憶對抗暴政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中共在過去三十年用盡所有方法來消滅六四的歷史,香港人卻風雨不改地守住歷史三十年
2019/03/26 | 讀者投書
《魂囚西門》與佛洛伊德:為什麼心理治療之父放棄催眠?
早年的佛洛伊德也一再跟催眠大師們學藝,更以此執業。那後來到底是什麼原因,驅使佛洛伊德不滿和放棄催眠呢?
2019/03/26 | 讀者投書
《魂囚西門》與佛洛伊德:為什麼心理治療之父選擇放棄催眠?
事實上,早年的佛洛伊德也一再跟催眠大師們學藝,更以此執業。那後來到底是什麼原因,驅使佛洛伊德不滿和放棄催眠呢?讓我們以《魂囚西門》作引導來慢慢回顧吧!
2019/02/27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三):誠實的記憶,是今日身分認同的基石
如何去闡述歷史,不論對政府還是人民都存在挑戰,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建議,嘗試從事件的表象向下觀察,結合個人生命經驗,與歷史產生連結。
2019/02/27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三):誠實的記憶,是今日身分認同的基石
如何去闡述歷史,不論對政府還是人民都存在挑戰,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建議,嘗試從事件的表象向下觀察,結合個人生命經驗,與歷史產生連結。
2019/02/02 | 精選書摘
「反覆練習」一直背負著惡名,到底該不該鼓勵學生這麼做?
在教育現場,精熟和鍛鍊技巧這兩個原因都很有道理。學生會練習長除法,直到熟練,可以正確解出答案。其他技巧,如寫一篇論說文,即使學生具備基本能力,也應該繼續練習,不斷精煉,以臻美善。
2019/02/02 | 精選書摘
「反覆練習」一直背負著惡名,到底該不該鼓勵學生這麼做?
在教育現場,精熟和鍛鍊技巧這兩個原因都很有道理。學生會練習長除法,直到熟練,可以正確解出答案。其他技巧,如寫一篇論說文,即使學生具備基本能力,也應該繼續練習,不斷精煉,以臻美善。
2019/02/02 | 精選書摘
為什麼學生對電玩「組合技」倒背如流,卻記不住一個簡單公式?
每位教師都曾有以下經驗:你自以為課上得精采絕倫、深入淺出,你舉例生動、設計問題讓學生去解,中心思想清楚明確,但是隔天學生除了你講的一個笑話和你岔題聊到的自家事之外,什麼都不記得......那麼,為什麼學生有些事記得,有些事卻記不得?
2019/02/01 | 精選書摘
為什麼學生對電玩「組合技」倒背如流,卻記不住一個簡單公式?
每位教師都曾有以下經驗:你自以為課上得精采絕倫、深入淺出,你舉例生動、設計問題讓學生去解,中心思想清楚明確,但是隔天學生除了你講的一個笑話和你岔題聊到的自家事之外,什麼都不記得......那麼,為什麼學生有些事記得,有些事卻記不得?
2019/01/31 | 精選書摘
《Learn Better 學得更好》:從記憶中提取資訊,是極有效的學習方式
我們可以看到在腦中使勁掙扎的好處。事實上,專心致志地努力對付學習內容似乎會促進神經迴路的一種轉變,有助於提升專業知識或技能。
2019/01/28 | 精選書摘
《第七感》:如何運用「記憶拼圖大師」海馬迴來治療創傷?
過去數百年來,研究者一再在士兵身上發現創傷所帶來的,令人崩潰的侵入性症狀,並以許多種不同方式加以描述,例如「砲彈震撼」。但現代所使用的「創傷壓力症候群」的診斷,則讓我們可以看到戰場經驗與局限許多人生命的創傷經驗,其實有許多相同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