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9 | 李秉芳
川普再槓上CNN:稱之為「人民的敵人」、撤銷記者通行證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反擊CNN的譴責並說,「川普總統給記者的採訪自由比史上任何總統都多,只有他們(CNN)會在總統於已回答35名記者68個問題,包括回答CNN好幾個問題後,還攻擊說他不支持新聞自由。」
2018/11/03 | 李秉芳
日本記者在敘利亞被綁架3年獲釋:我是自作自受,但當地需要有人公諸於世
日本社會有不少輿論在安田純平2004年第一次前往中東地區遭綁架時,就認為安田自己不聽勸告,前往戰區取材才會被綁架,應該自負責任。
2018/11/03 | TIME
香港曾是言論自由的避風港,現在卻配合中國驅逐外國記者
這個前英國殖民地過去是被驅逐出中國的記者避風港,現在香港在中國政府的要求下開始驅逐外國記者,顯得更加諷刺和令人沮喪。
2018/10/29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一場沙國異議記者命案,扯出什麼中東政治角力?
全球關注的沙國異議記者之死,不僅案情離奇,更衝擊美國在中東的佈局,以及土耳其和沙烏地阿拉伯的政治角力。
2018/10/25 | 李秉芳
沙國記者失蹤案仍疑點重重,王儲和受害家屬「握手致哀」
哈紹吉的兒子薩拉(Salah)雖具沙國與美國雙重國籍,但友人與家人表示,薩拉被禁止離開沙國,沙國可能是藉此讓已在美國的哈紹吉親屬封口,以免他們談及哈紹吉遇害案。
2018/10/25 | TIME
沙烏地記者「被失蹤」令我們啞口無言,但我們不會默不作聲
我們不應該讓哈紹吉的生命平白地走向盡頭。雖然是因悲劇而起,但對話是我一生中最渴望的事情。我相信下一場真正的革命,將以畫筆、鋼筆以及圖像畫素的形式展開。
2018/10/20 | 李修慧
沙國首度承認殺害失蹤記者,但官員強調:沙爾曼王儲不知情
沙烏地阿拉伯官員表示,沙爾曼王儲並沒有下令殺死記者哈紹吉。但外界質疑,沙國不可能在沙爾曼王儲未點頭的情況下發動如此複雜的海外行動。
2018/10/17 | 李修慧
失蹤記者曾大肆批評沙國王子,土耳其官員:他在沙國領事館遇害
土耳其當局確認的15名嫌疑人中,至少3人與的沙國當權的王子沙爾曼關係密切。而失蹤的記者哈紹吉,近來疾言批評沙爾曼政權。
2018/10/13 | Abby Huang
沙國記者失蹤案:沙烏地允許土耳其進入領事館調查
沙烏地駐伊斯坦堡的領事館,在技術上屬於沙烏地的主權領土。這一最新發展意味著該王國允許外國人(在這種情況下是土耳其當局)對其土地進行調查。
2018/10/09 | Abby Huang
新聞業被男性把持,寶萊塢女演員、女記者用「Twitter」開啟印度版「#metoo」
在全球反性騷擾運動「#metoo」之後,印度女性現在正透過手機和筆電,用她們自己的話,說出真相。
2018/09/07 | 余杰
「以一人敵一黨」:呼籲終結中共暴政,劉賓雁是走得最遠的人
在劉賓雁80年的生命中,能在國內公開發表言論的時間,前後加起來只有9年。但是,他以一支並未完全自由的筆,挑戰黨內極左派勢力和腐敗的官僚集團,堪稱「以一人敵一黨」,創造了「報告文學」這一特殊文體大放異彩的時代。
2018/08/22 | TIME
我的人生五分之一在監獄裡度過,只因為當了記者
長久以來,我們為了民主奮鬥,而我也會以人權鬥士和記者的身分繼續努力,直到衣索比亞的民主建立為止。言論自由是人民權利的基礎、是民主的基礎、更是一切的基礎。
緬甸「歐威爾式」政權:報導羅興亞屠殺,路透記者恐被關14年
2017年底,兩位路透社記者因為可能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而遭到逮捕,並被緬甸政府以違反國家秘密法為由起訴,至今仍未被釋放。但他們到底看到了什麼?
2018/06/07 | 精選書摘
《非虛構寫作指南》:決定文章生死的「導言」該怎麼寫?
一般來說,讀者想要很快就知道你的文章有什麼看頭。你的導言必須立刻吸引住他們,然後逼著他們看下去。要哄騙讀者上勾,你的導言必須新奇、矛盾、幽默,或是提出不尋常的意見、有趣的事實或問題。其次,導言必須發揮真正的功能,提供堅實的細節給讀者。
2018/05/17 | Jian
英雄與獨裁者一個樣,尼加拉瓜年改燒出人民11年怒火
在反對政府的年金改革示威遊行中,尼加拉瓜記者加恩那,於臉書直播報導時,頭部中彈,血淋淋的畫面一刀未剪的在網路上瘋傳。
2018/05/12 | TIME
一天內有十名記者喪生,曾經輝煌的阿富汗媒體需要我們的保護
毫無疑問,像塔利班和伊斯蘭國這樣的武裝組織對記者來說是最致命的威脅,有證據顯示在某些省分,組織已經開始徵收過高的「媒體稅」,迫使媒體裁編甚至關門大吉。
2018/05/01 | Abby Huang
當希望消失時:連環爆炸、不明槍殺攻擊,10名記者在同一天死於阿富汗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30日發生連環爆炸案,9名記者在同一現場遭受自殺炸彈客攻擊,接連殞命,同日在東南邊境一名記者則是遭到槍殺,使得該日成為國際新聞圈內,近年來最黑暗的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