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5 | 區家麟
《Now》車長也得到如此待遇,警察會怎樣對待一般市民?
《Now》車長有人證,旁邊有攝影機,有同事即時關注,有大公司為員工發聲,有新聞界專業團體關心,尚且被警方射傷頭後扣留兩小時才送院,期間報稱受襲。其他人碰上相似遭遇,會得到什麼對待?
2019/10/15 | Kayue
持有「記協記者證」才能夠在示威現場拍攝?
有前線警員誤會「只有持記協發出的記者證,才是真記者,否則無權在示威現場拍攝」,甚至認為其他都是「假記者」,這個誤會影響新聞自由及公民權利,警方必須正視。
2019/10/08 | 譚蕙芸
交通癱瘓下的遊蕩記者奇遇記
交通癱瘓的十月中,採訪也大受限制。記者落戶一個地區,只能像孤魂野鬼一樣,在社區四處遊蕩,想跨區採訪根本不可能。腳能走的地方,才可以去採訪。
2019/10/03 | Alvin
印尼女記者遭警員槍傷,律師指右眼將「永久失明」
事發時Veby正穿上印有「PRESS(傳媒)」的背心及頭盔及戴有記者證,與其他能夠明顯辨認的記者站在一旁,並無與示威者站在同一位置,惟警員朝傳媒的方向開槍。
2019/10/01 | 精選書摘
《公關力》:保持與記者的良好關係,切莫忽視傳統媒體
在我看來,公關和媒體是夥伴關係,有時候可能好過朋友,有時候卻不如朋友。朋友的定義是指一個你會對他無原則支持的人。而公關和媒體,二者都不能達到這樣的無原則。行業有自律,江湖有規則,尺度需要自己把握。
關於新聞業的五大迷思,我們可能都想錯了?
報紙自從讓讀者免費閱讀文章後便走上崩解之路、廣告網站催毀報紙、好的新聞必須客觀、臉書危害到新聞產業、美國人討厭新聞媒體,以上這些新聞業的迷思,你相信幾個呢?
2019/09/30 | Kayue
【採訪現場】便衣警察無故警告記者,更以胡椒噴霧威脅
近月示威現場不時有警員對記者態度惡劣,無故警告、威脅記者,昨日更有多名記者被警方襲擊,警隊必須正視這個問題。
2019/09/28 | 區家麟
臨時警務處副處長劉業成要「撥除動亂之根」?建議先從警隊入手
相信絕大部分人都不希望仇恨螺旋繼續上升,畢竟這場運動若「仇警」成為主軸,並不健康。若然臨時二哥真的希望「撥除」那些「動亂之根」、「仇恨之根」,建議先從你自己入手,根源有很多,警察是其一。
2019/09/23 | Kayue
【影片】幪面警察粗口罵市民、記者,拒提供警員編號
9月21日晚,元朗有幪面警員推撞記者市民並惡言相向,亦有警員要求貼近路邊欄杆的記者繼續後退,堅持其身後有空位。
2019/09/22 | 法夢
警察8.31趕記者出太子站,違紀違法
8.31當晚警察選擇近乎第一時間直接將記者及攝影師徹底趕出事發現場之外,而非考慮設置方便記者工作的內圍封鎖線,或以其他方法確保有關各方的私隱,實在難言「必須及合理」。
2019/09/22 | 林彥邦
【採訪現場】警察截查:「我無行使警權」
警察截查關我咩事?驚呆,原來警察截查唔關我事?那…到底有甚麼關記者事?
2019/09/17 | Kayue
【影片】警察仍用強光照射市民、記者,受批評時只回應「你可以離開」
6月至今,香港警察在示威現場經常使用強光照射市民及記者,即使傳媒屢次投訴,至今仍未有改善。有前線警員受到批評的時候,卻只回應「你可以離開」、「你可以不看這邊」,無意停止阻礙拍攝。
2019/09/17 | 法夢
餐刀當武器,警察又唔讀書
學生記者蘇敬華被警方以「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拘捕,然而他只是藏有餐刀,從影片可以見他跟警員合作,未見有任何傷人意圖,若無合理懷疑警察不應拘捕。
2019/09/11 | 區家麟
終於,到香港人向外國記者說 ︰「把我們的消息傳出去!」
讀鄭美姿記她協助法國記者採訪翻譯,遇到示威者期盼的眼神,示威者向法國人說︰「謝謝你們把香港的消息帶出去!」每讀到這句,眼眶一熱;我們當過記者的,聽過太多。
2019/09/08 | 譚蕙芸
警察從太子站趕走記者的後遺症
封站效果表面上好像對警察有利,但把記者拒諸站外,沒有獨立第三者在場拍攝紀錄,最後出現謠言的時候,官方根本難以澄清。
「謊言無法贏過真相,真實不會沉默」:南韓如何走出「垃圾記者」的深淵
2014年4月16號,世越號慘案發生後,當時被批評消極進行救援工作的朴槿惠政府並沒有虛心接受批評,反而選擇扭曲消息並且隱瞞真相,因為沒有報導出真相,使得記者們被稱爲由記者和垃圾合成詞的「기레기(垃圾記者,或記者是垃圾)」。
2019/09/04 | Kayue
示威者沒有喬裝市民,但香港警察在「喬裝」警察
8月31日晚,警察闖進太子港鐵站及車廂內用警棍打乘客,事後警方回應指有示威者喬裝市民,更否認有打人。這種「喬裝論」否定示威者是市民,令前線警員放心使用暴力,非常危險。
2019/08/27 | 林彥邦
如果仍有人問「為何傳媒『只』拍攝警方?」就這樣回答
公權力必須受到最嚴格的監察,而監察公權力正正是傳媒的天職。自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警方在鏡頭下「懷疑」違反規定的行動多如牛毛,而至今因而被內部調查懲處的人數竟然是0,就更加證實監察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