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4/05 | 羊正鈺
陳香梅是何許人?中央社第一個女記者、22歲嫁飛虎將軍,她又如何成為美中台的「密使」
紐時文章回顧陳香梅生平,提及她精通中國方言和英語,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成為中央通訊社記者,在昆明遇見陳納德。相差30多歲的兩人1947年在上海結婚,育有2女。
記者調查當權者弊案慘遭殺害,歐洲新聞自由「最黑暗的時刻」
有些政治人物甚至公開誹謗、威脅記者,例如斯洛伐克的前總理費佐就曾詆毀記者是「反斯洛伐克的妓女」,捷克總統澤曼更曾展示一把印有「給記者」字樣的突擊步槍複製品。
2018/02/22 | Abby Huang
從兩份國際報告,看台灣在全球「清廉度」和「自由度」還好嗎?
台灣獲得清廉評比高分,廉政署今天也發布新聞稿,表示分數進步顯示我國近一年來各機關廉政舉措和司改的努力被看見。
2018/02/07 | 精選書摘
韓戰史經典《最寒冷的冬天》,與「身上找不到一根懶骨頭」的哈伯斯坦
《最寒冷的冬天》對人物的刻畫、對戰爭中人性的冷酷和溫暖著墨甚多。本書不斷把讀者引入歷史、現場以及心理的縱深。作者對戰場情節的描寫逼真又寫實,富有臨場感的寫作方式,彰顯出其特有的恣肆汪洋的寫作風格。
2018/01/07 | 精選書摘
華爾街日報首席主筆教你《報導的技藝》:給寫作者的閱讀指南
初學者在尋找研讀的小說家時,應該選那些長期以來大家公認行文簡潔流暢、毫不費力的小說家。他們是最好的學習典範,加德納稱他們是寫作木匠。
2018/01/07 | 精選書摘
華爾街日報首席主筆教你《報導的技藝》:最出色的導言大多有一個共同的特質
我們的目標是馬上讓讀者投入時間,繼續讀下去。所以,任何導言——尤其是第一段(如果導言不止一段)——不僅要抓住讀者的注意力,還要讓他產生讀下去的慾望。只要他多讀幾行,投入一些時間,他就會耐著性子繼續讀下去。
2018/01/06 | 精選書摘
《眾神之谷》:如果你找到利用女性顧客力量的方法,你就能改變世界
李愛琳說:「這裡有一種態度就是,『男生就是男生』,不必承擔任何社會後果。」她認為,大眾應該杯葛虧待女性的企業,就像在種族隔離政策時期杯葛南非企業一樣。
2018/01/06 | 精選書摘
《眾神之谷》:一家無所事事的矽谷公司,卻感覺自己是世界之王?
他看過很多公司賣的,是他們根本沒有的東西,一切都是浮誇的產品行銷。他說:「從某個角度來說,那是在操縱。你真的有料,想把它呈現給世人,那是一回事;但我認為,如果你什麼都沒有,卻誇大其實,想靠雞毛蒜皮的玩意兒坐大,那是另一回事。」
2017/12/10 | 精選書摘
胡晴舫《機械時代》:路上發生車禍,一輛電視台採訪車停下
越來越多路人圍觀。媒體人員非常嚴肅,一言不發。他們在想些什麼,也許不想什麼。誰知道。對一般小老百姓而言,天機,始終是得回家開了電視、翻了報紙、買了雜誌、上了網路之後才能恍然大悟的。
2017/11/29 | 精選書摘
《走入敘利亞破碎的心臟》:我們希望人們信仰伊斯蘭教,還有我們要殺死阿薩德
我能活下去,是因為我需要他們的人生;我需要把他們的經歷化為文字。我希望他們所描述的故事,將能修復這一切的破壞。如果無濟於事,至少我的證詞會成為證據,發生過的一切的證據,過往才不會隨風而逝。
2017/11/29 | 精選書摘
《走入敘利亞破碎的心臟》:我們像被困住的老鼠,阿薩德殺我們只是為了好玩
這是一場與死亡的對抗,而我們這一方完全無望。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切的抵抗,只意味著待在原地,眼睜睜看著死亡發生,然後聽見消息傳出去。手無寸鐵的人民面對大砲、火箭、桶裝炸彈時,究竟能做些什麼?
2017/10/15 | 精選書摘
哈佛紀實寫作課:忘了「倒金字塔」,寫好文章結尾的成功四要素
有時候,你可以用一句華麗的引述句來當結尾,但不要經常這樣做。畢竟你是作者,你應該能說得比那句話更好。這是你的文章,為什麼要把最後一個字留給別人?
2017/10/15 | 精選書摘
哈佛紀實寫作課:如何找到好的故事概念?敘事作家的13種日常技巧
當我們睜開眼睛,豎起耳朵,不再勢利,見識以前我們沒聽進去的事,憑誠實的好奇心去認識更廣闊的世界——這時故事便會湧現。
2017/09/03 | 精選書摘
附著在土地邊緣的一群人:九歲侗族女孩和奶奶跨不過的命運門檻
家裡的日常收入是楊軒和奶奶的兩份低保,加上奶奶的老年保險。奶奶的摺子鎖在爺爺留下的舊黃銅鎖皮箱裡,上面密麻麻打滿了存錢和取現的紀錄,最大一次的金額是五百元,最近的帳戶餘額則是十七元。
2017/09/03 | 精選書摘
在十五歲那年出門,背著一個受傷的人——海子,死於一場春天的雷暴
葉匡政以為,海子在青春時死去,永遠保留了他的青春,「他的人和詩完全合一了,保存得好好的,避免了年齡的侵蝕。」而活下來的人不可避免地走向腐朽。
2017/08/31 | 陳慶德
藍眼睛的目擊者(下):涉險的德國記者與韓國計程車司機
「歷史」對於人們而言有什麼意義,我想當年的「藍眼睛」辛茲彼得、之後的執政者,和當下的平民老百姓與觀者,心目中都已經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