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8 | 區家麟
臨時警務處副處長劉業成要「撥除動亂之根」?建議先從警隊入手
相信絕大部分人都不希望仇恨螺旋繼續上升,畢竟這場運動若「仇警」成為主軸,並不健康。若然臨時二哥真的希望「撥除」那些「動亂之根」、「仇恨之根」,建議先從你自己入手,根源有很多,警察是其一。
2019/10/08 | 譚蕙芸
交通癱瘓下的遊蕩記者奇遇記
交通癱瘓的十月中,採訪也大受限制。記者落戶一個地區,只能像孤魂野鬼一樣,在社區四處遊蕩,想跨區採訪根本不可能。腳能走的地方,才可以去採訪。
2019/09/08 | 譚蕙芸
警察從太子站趕走記者的後遺症
封站效果表面上好像對警察有利,但把記者拒諸站外,沒有獨立第三者在場拍攝紀錄,最後出現謠言的時候,官方根本難以澄清。
2019/11/05 | Kayue
【採訪現場】連番挑釁記者的蒙面警長,以及宣稱「未聽過第四權」的警察
有警長在執行職務期間不斷挑釁記者,質疑記者身份,亦有警員聲稱「沒有第四權」這回事,要求記者不要阻礙警察執行職務。
2019/10/15 | 區家麟
《Now》車長也得到如此待遇,警察會怎樣對待一般市民?
《Now》車長有人證,旁邊有攝影機,有同事即時關注,有大公司為員工發聲,有新聞界專業團體關心,尚且被警方射傷頭後扣留兩小時才送院,期間報稱受襲。其他人碰上相似遭遇,會得到什麼對待?
2019/03/31 | 李修慧
「政治圈沒有值得信賴的人」,斯洛伐克選出首位「素人」女總統
去年參與抗議的民眾認為,執政黨高舉民粹主義,對移民和歐盟無情攻擊,但私底下卻貪腐事件頻傳,因此對政治人物不再信任,這時標舉「清廉政府」的「素人」律師卡普托娃,在這次總統大選獲得民心。
2019/10/15 | Kayue
持有「記協記者證」才能夠在示威現場拍攝?
有前線警員誤會「只有持記協發出的記者證,才是真記者,否則無權在示威現場拍攝」,甚至認為其他都是「假記者」,這個誤會影響新聞自由及公民權利,警方必須正視。
2019/08/22 | 區家麟
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韓國記者李容馬的遺作
病塌中的南韓記者李容馬總算看到,公正的民主選舉把文在寅推上總統之位;他可以懷着希望,在遺作用上《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這書名。而香港人的催淚彈時代、高壓管治與陰謀暗算才剛剛開始。
2019/10/03 | Alvin
印尼女記者遭警員槍傷,律師指右眼將「永久失明」
事發時Veby正穿上印有「PRESS(傳媒)」的背心及頭盔及戴有記者證,與其他能夠明顯辨認的記者站在一旁,並無與示威者站在同一位置,惟警員朝傳媒的方向開槍。
2019/08/14 | 精選書摘
《連續殺人犯還在外面》:冤案的另一面,就是縱放真凶逍遙法外
最重要的是,「聆聽最微弱的聲音」是我最重要的採訪守則,換個角度,甚至也可以說是一種「限制」。在這起案件中,那是年僅四歲便遭到殺害的真實的聲音,而能夠為她發聲的,就只有父母。
2019/07/16 | 區家麟
批判TVB新聞之前,可以注意這些線索
有權力的人控制了老闆與傳媒主管,他就能以一個商業機構的運作方針,透過大家覺得理所當然的科層組織運作原則,施加影響力,操控表達的渠道、表達的形式、人事的升遷調配、工作的優次,就能影響新聞內容。
2019/11/05 | 區家麟
向六位無聲吶喊的記者致敬
六位記者的行動,不只捍衛採訪權,也在捍衛每個市民的知情權,乃是一位公民、一個人,作為社會一分子基本道德良心。
2019/06/20 | 林彥邦
新一波群眾運動再起之際,一名前線記者的三點呼籲
在新一波群眾運動再起之際,身為前線記者希望向抗爭者作幾點呼籲,澄清一些「誤會」。這些「誤會」根源於傳媒和公眾缺乏信任,恐怕不是一時三刻化解得了,但希望無論持任何立場的人士,都可以讓記者能在不受干擾下完成工作。
2019/10/30 | Kayue
警方「反起底」的雙重標準及徒勞無功
香港政府及警隊上下近日極力隱藏警員身份,聲稱原因是有警察及其家人被「起底」,然而這些措施的效用成疑,而且要杜絕「起底」,必須解決最根本的問題——警察濫權施暴不受監察。
2019/11/27 | 譚蕙芸
留在理大當選區議員,梁柏堅︰「我們要關心生命,不是關心磚頭」
認識「表弟」梁柏堅一段時間,覺得他很多堅持,有些外人難明的執着,但這一次在理大,發揮了他的功用。異常的社會,需要奇人異士化解。
一則不滿養雞場虐待勞工的推文,讓泰國記者被判刑2年
泰國約有287萬的移工,主要來自柬埔寨、寮國、緬甸,為緬甸移工發聲的記者,卻可能遭遇「誹謗罪」濫訴的威脅。
2019/10/01 | 精選書摘
《公關力》:保持與記者的良好關係,切莫忽視傳統媒體
在我看來,公關和媒體是夥伴關係,有時候可能好過朋友,有時候卻不如朋友。朋友的定義是指一個你會對他無原則支持的人。而公關和媒體,二者都不能達到這樣的無原則。行業有自律,江湖有規則,尺度需要自己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