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2 | 林彥邦
【採訪現場】警察截查:「我無行使警權」
警察截查關我咩事?驚呆,原來警察截查唔關我事?那…到底有甚麼關記者事?
2019/12/16 | 精選轉載
最影響市民信任警隊的因素,不是傳媒報導也不是辦案效率
一份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博士論文發現,傳媒報導手法對市民信任警隊的程度影響輕微。其實,就連香港警隊不停強調的辦案效率,也不是最能影響市民對警隊信任與否的因素。
2019/04/16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新聞媒體的困境與難題,不是叫人「學會看新聞」就能解決
提升媒體素養,是個人免疫力的問題;拒看爛媒體,是個人避免去公共場所的問題,然而面對假訊息與劣質內容的氾濫,整體社會的問題需要的是找出病因,發明勤洗手、戴口罩,才能有效地應對流感肆虐。
回應林彥邦的「地圖炮」
我重申任何人都不應該襲擊記者,但我認為每個選擇都伴隨著後果,埋沒良心地工作時落得被喝罵的後果是理所當然合情合理的事。沒有任何一個職業擁有特權,每個職業都應面對社會的道德期望並為並為其選擇負責。
關於新聞業的五大迷思,我們可能都想錯了?
報紙自從讓讀者免費閱讀文章後便走上崩解之路、廣告網站催毀報紙、好的新聞必須客觀、臉書危害到新聞產業、美國人討厭新聞媒體,以上這些新聞業的迷思,你相信幾個呢?
2019/04/07 | 湯米
【插畫】媒體的功能是傳遞資訊,還是挑撥情感?
政論節目請來四面八方的人,用慷慨激昂的音調講些挑撥對立的話語,觀眾被轟炸了一小時之後好像抒發了情感,最核心的癥結,還是絲毫沒有解決。
2019/08/27 | 林彥邦
如果仍有人問「為何傳媒『只』拍攝警方?」就這樣回答
公權力必須受到最嚴格的監察,而監察公權力正正是傳媒的天職。自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警方在鏡頭下「懷疑」違反規定的行動多如牛毛,而至今因而被內部調查懲處的人數竟然是0,就更加證實監察的必要。
2019/11/04 | 林彥邦
警察有何資格以「公眾知情權」、「專業」來批評記者抗議?
警方近月的「例行記者會」不斷修改規則,只為單方面發放對自己有利的資訊、逃避記者質問。警方高層多次宣稱尊重記者,但示威現場前線警員屢次無理、暴力對待記者,現時記者抗議,警方無資格用「公眾知情權」、「專業」來批評。
2019/12/27 | 區家麟
「黑記!你以為你真係有第四權呀?」——為何蒙面警察仇視記者?
蒙面武裝分子痛恨傳媒,正正因為傳媒不斷指出這幫人蒙面、沒有記認,公眾無從監督、投訴無門、無法制衡。
2019/06/19 | 區家麟
活學活用《論暴政》抵抗強權的7個心法
每一位珍重法治與自由的香港人,請身體力行,防止暴政坐大。抗爭只是剛起步,本文例出的方法只是最基本。
2019/09/30 | Kayue
【採訪現場】便衣警察無故警告記者,更以胡椒噴霧威脅
近月示威現場不時有警員對記者態度惡劣,無故警告、威脅記者,昨日更有多名記者被警方襲擊,警隊必須正視這個問題。
路透社記者獲釋、翁山蘇姬始終對外噤聲,人權組織:她對媒體日漸敵視
路透社兩名記者7日在緬甸獲釋,但翁山蘇姬始終未能替這兩人辯護、也未能為受迫害的少數族群羅興亞人發聲,引發外界廣泛譴責。
路透社記者獲釋、翁山蘇姬始終對外噤聲,人權組織:她對媒體日漸敵視
路透社兩名記者7日在緬甸獲釋,但翁山蘇姬始終未能替這兩人辯護、也未能為受迫害的少數族群羅興亞人發聲,引發外界廣泛譴責。
2019/06/02 | 何良懋
【六四30年】那年夏天特別熱——30年前天安門採訪幕後
「我們出版這種報道北京流血事件的圖集可一不可再,編印第一版已為歷史留下紀錄,我們倒要專注做好新聞,我看,犯不著加印屠城的書圖利!」
2019/11/05 | 休班記者
打傳媒打傳媒打,香港記者反抗!
若不是抱有那份天真的理想,傳媒工作者不會踏足這個行業,示威者亦不會走上街頭。或者「風骨」就是如此一件事。
2019/08/08 | 譚蕙芸
大光燈之外
在黑夜的衝突的前線,許多次,警方用強光射向記者。防暴警察要向前推進,準備放催淚彈或開槍,就會先把強光射向記者,任何鏡頭要逆強光拍攝,變成難度極高。效果就是,你沒法紀錄他做過甚麼。
2019/09/23 | Kayue
【影片】幪面警察粗口罵市民、記者,拒提供警員編號
9月21日晚,元朗有幪面警員推撞記者市民並惡言相向,亦有警員要求貼近路邊欄杆的記者繼續後退,堅持其身後有空位。
即使我們不再震驚和憤怒,絕不代表那是正常
很多事情,曾經令我們震驚與憤怒。現在回想起來,可能都已經無法理解當初的震撼,但即使我們不再震驚與憤怒,絕不代表那是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