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31 | 鍾喬
【鍾喬專欄】荒涼的豐收:「台西村影像館」的現實與想像
台西村影像館作為載體,呈現這個在空汙下罹難的村庄,因著土地、河流與人的犧牲,以及不斷面對犧牲之下的抵抗,生產出以人作為核心,重新審視發展與現代化的迷思。
2018/02/24 | 鍾喬
【鍾喬專欄】現場與線索:空汙難民的影像發現
「我從高中就拍了許多鄉民的照片,都在外面辦展覽。這是頭一回讓鄉親看到鏡頭下的自己。」一旁的許震唐,拎著他擺在膝上的相機說話了⋯⋯從《南風》攝影集發表的一張紀實攝影中,我們發現這樣的穿透性:一位悲傷的中年男子,在鏡頭面前嗚住口鼻掩面悲泣,背景恰與他在家鄉舉辦攝影展的古厝類似。這將我們導引進備受六輕空汙的現場,即為攝影者的家鄉。
2017/11/10 | 精選書摘
郁永河筆下「臭不可耐」的番石榴,如何改良成酸甘甜的燕巢芭樂?
一九七〇年代,台北曾是芭樂的主產地,隨著北部發展工商業,芭樂產地往南遷徙,一九九〇年代以後,大勢底定高雄與彰化的產區優勢。而燕巢如何成為芭樂之鄉?說來又是先天不足後天努力的故事。
專訪《南風》作者許震唐:在空污裡掙活路,台西村民籌組公民電廠
由於新政府宣示能源轉型,全力推動太陽光電,將太陽光電潛力場址交由廠商開發。一個偏鄉小村莊,連公民電廠都還未成立,如何跟政府要求「請留下一片土地給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