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7/17 | 精選書摘

《白萩詩選》推薦序:突破當時的政治禁忌,讓自己的文學靈魂深植於台灣土壤

《白萩詩選》能夠再次出版,確實是值得祝福的事。畢竟詩人不再創作,他的詩,便足夠解釋生命的豐富與詩藝的豐饒。

2021/07/14 | 德尼思化

蘇紹連〈讀信〉:讀一封信的艱辛,寫一封信的愉悅

我們通過文字,如今仰望星星,都聽到小王子的笑聲。而有些我們的朋友,困在牢房,他們需要的,正是仰望的期待。

2021/06/29 | 德尼思化

讀杜甫〈石壕吏〉:當極權半夜拍門,家破人亡的悲愴

讀杜甫的〈石壕吏〉,如我們親眼目睹極權暴力,如何在半夜,在日常拍門。可以是石壕村,是《蘋果日報》,是你我的家。

2021/06/26 | 鍾喬

大潭村仍然鬼影幢幢——33年前是鎘米污染,現在則是三接天然氣對藻礁的破壞

回首當年,相關大潭村鎘米汙染事件,屈指一算,時間已過33年,然則,備受依賴發展下荼毒的生態環境;仍然,在大潭村鬼影幢幢,只不過以前是鎘米;現在?則是 三接天然氣對藻礁的破壞與汙染。

2021/06/15 | 德尼思化

破讀王維: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三分之一的盛唐詩

我們或許讀得懂李杜,知道王維的名字,但看不見他,唯一印象是老師唸唸有詞的「詩中有畫,畫中有詩」——這是我們和王維擦身而過的一刻,遺失了盛唐的三分之一。

2021/05/31 | 德尼思化

書中自有燕歸來:烏克蘭詩人安德魯霍維奇的〈圖書館〉

有一本書能給我們指示光明前路,也沒有一首詩歌讓我們完全撫平傷痛,我們對書中記載的悲喜成敗有所共鳴、有所反思,不也印證了我們良知仍在,不為崩壞的世界沾污與扭曲嗎?

2021/05/12 | 德尼思化

如何叫妳最貼切合襯:日本詩人石垣鈴〈名牌〉

與其說「做人難,做女人更難」,做女作家難,做不被評頭品足的女作家,更難。日本女詩人石垣鈴,從生活出發,詩歌多為淺白,不故作深奧,筆下一首〈名牌〉,正表達了一把女性不甘受制於性別的聲音。

2021/04/21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不簡單的「你」:讀卞之琳的《斷章》

卞之琳的《斷章》一開首見到「你」,讀者隨即意識到自己與作者的存在,並聯想到作者或作為讀者的「我」與詩中人有某些特定關係,同時又保持一定的距離,不同可能觀點的存在已見端倪。

2021/04/14 | 李佳軒(Sean)

【影評】《郵差》:《新天堂樂園》告訴我們「什麼是電影」,而《郵差》則是問著「什麼是詩」

原本身分和階級落差的二人因為詩而成為好友,也因為他們都明白詩是徹底忠實面對自己的初衷心念。馬里歐出走面對他所思考關於世界為何,寫下了詩。

2021/03/03 | 德尼思化

亂世何以解憂?談土耳其詩人希克梅特的〈四個男人與四隻瓶子〉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不,這次詩裏的主角們不在史冊留名,更皆非聖賢,但可以肯定他們是義人志士。如果不見於歷史、甚至不容於歷史,那就交給詩人去紀念與歌頌吧。

2021/02/21 | 傅紀鋼

專訪大尺度模特兒兼詩人靡靡(Tiny):度過精神囚禁般的空白童年,用本能寫詩過活

對靡靡來說,童年生活就只是吃飯睡覺上學,然後腦中一片空白的活著。她的生活,就如機器人被關在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倉庫裡。上大學後,隨著更多的人際互動,她察覺到自己狀態頗為特殊,進而認知到童年經歷是地獄般的痛苦,到後來就整個發作。

2021/01/11 | 德尼思化

色不易空,色跡示空:淺談愛沙尼亞詩人馬圖拉的〈羅斯科〉

這首詩非常簡短,並以畫家的姓氏為題,但縱觀整首作品,我們可以肯定此作描寫的,便是羅斯科那些「色彩簡單直接」的「巨型畫作」。

2020/12/30 | 德尼思化

藏於詩深處的宇宙(Ep.8):比星星遙遠的人,到底有多遠?

「你」原來比起一個天空的距離還要遙遠,而她永遠也不能到達。——一個比星星遙遠的人,到底是距離我們多遠?

2020/12/19 | 讀者投書

點評羅智成《荒涼糖果店》:以琉璃般的字句,創作台灣現代詩壇的斯芬克斯式謎語

《荒涼糖果店》像一則當代的文學密室解謎隱喻,所有的謎題只有在被思索的當下才有意義。

2020/12/09 | 德尼思化

在寒流襲港的低溫中,讀一首「詩囚」孟郊的冬天之詩

詩囚孟郊筆下「寒者願為蛾,燒死彼華膏」,以文字控訴世道不公的人文精神。寒冷的人民,寧願幻想自己化成飛蛾,為了取暖投身蠟炬也在所不惜。

2020/12/07 | 德尼思化

假使碰上是殘局:淺談羅馬尼亞詩人索列斯庫的〈棋〉

「吸煙危害健康」?那又何妨?「我」才是下這盤棋的主角,勝敗也好,既然由我一力承擔,亦將由我下至最後一步。「如何面對死神而不失霸氣?」詩人正正做了最好的示範。

2020/11/29 | 逗點文創結社 comma BOOKS

【臺北詩歌節講座側記】潘家欣 X 馬尼尼為 X 林蔚昀:花摸過我,詩走成畫

生長在馬來西亞的馬尼尼為,活在一個沒有圖書館、不曾讀過課外讀物的小地方,她語氣平穩地說:「完全沒有資源,但我也不覺得這是壞事,因為童年保持住空白,長大後才能想像啊。」

2020/11/12 | 逗點文創結社 comma BOOKS

【台北詩歌節講座側記】林夢媧 X 吳緯婷 X 李蘋芬:別以女詩人之名喚我

《潔癖》亦有不少巫的意象,包含直接詩題為〈巫〉的作品,林夢媧溫慢地說:「《潔癖》的寫作時期,因為懷孕分娩、各種身體的疼痛及周邊親友的離世,我感覺到跟死亡之間的緊密連結。」

友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