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01 | 放映週報
我們的斜槓人生:懷念台灣重量級影評人景翔大哥
景翔大哥是戰後世代的影評人,比較起更資深的台灣影評人,景翔這代的人在台灣成長,受過完整的教育,有自己的想法,願意接受新觀念與新態度,勇於跟權威對抗嗆聲。在台灣新電影出現之前,台灣影評彷彿還在蠻荒,正蓄勢待發。
2020/05/23 | 傅紀鋼
緬懷詩人趙天儀:真正的民族詩人,不會只寫關於自我的詩
在台文所就讀時,碩一上的台灣文學史,就是趙天儀老師教的。他教這門課可說再適合不過。他讓我了解到,一個文學人該有的品質是什麼。而趙天儀老師給我衝擊最大的點,在於日本時代文學。
2020/05/10 | 精選書摘
余光中《天國的夜市》推薦序:展翅遠颺,傲視遼闊詩領域的真正巨鷹
《天國的夜市》收錄了余光中年少時的詩作六十二首,他讓那段時光渲染成久遠的思尋,斟一壺青春的酒,仰首便成美歌;作一段青春的詩,揮毫便成佳作。他有著才華洋溢的靈魂,仰一仰月,月便該成色。
2020/04/30 | 精選書摘
向陽《寫真年代》:詩壇頑童管管——通過自嘲和戲謔,揶揄上層社會的虛偽面
這就是管管,奇絕、豪放、飛逸,大膽潑辣,不被世俗常態所羈,不為常規常矩所縛的詩壇頑童。
2020/04/30 | 傅紀鋼
專訪詩人任明信:一生只打算出四本詩集,繼續全台巡迴也開放催眠預約
任明信說:「催眠過程中,我接觸到自己的內在小孩。我本來以為受創最深的是感情,反而不是,真正的問題是升學教育。當我進入潛意識時,我看著童年的自己,試圖跟他說可以放下了。但他就只是恨恨地看著我。」
2020/04/25 | 精選書摘
向陽讀吳懷晨詩集《渴飲光流》(下):一群真理盜火者的愛與命運
在武漢肺炎疫情不斷升高的寒冷天氣中,讀吳懷晨這本詩集《渴飲光流》,更有末世之感。這是一本為政治受難者、為資本主義社會勞動階級發聲的詩集,那些在巨大邪靈逼視、掌控下,無辜的、反抗的、不從的乃至不幸的被害者的憂傷的心靈,都在這本意象豐饒、語言繁複,但主調清晰的詩集中呈現。
2020/04/25 | 精選書摘
向陽讀吳懷晨詩集《渴飲光流》(上):遙向台灣政治先行者致敬的詩篇
《渴飲光流》,作為吳懷晨的第二本詩集,選擇的主題大步跨入一段幽暗的時間長廊,他以白色恐怖統治下受傷的生命、不屈的靈魂為對象,勾描令人驚心動魄的史事,批判不義與強權對人的存在與尊嚴的踐踏,交織在神話、魔幻和現實的多重映照之中,展現了意象繽紛而又色調清晰、音聲雜揉而又主調突出的史詩格局。
2020/04/19 | 精選書摘
《異托邦指南/詩與歌卷》:瘂弦——深淵,或一條河的意義
「詩」本身就是要反抗「不可能」,這也是理想主義,也是詩人的自許:你們無法想像我在詩的密林中走了多遠,而即使沒人知道,這不可能的事物卻存在,一如詩存在於這非詩的時代。
2020/03/29 | 清涼院
比起寫詩,賺錢更重要:「廢青性格」造就詩人谷川俊太郎
一個討厭學校的人,自然不想上大學。雖然他父親是大學教授,但對他上不上大學倒是沒甚麼意見。不去讀大學,谷川氏唯有窩在家,在筆記本上寫詩。
2020/03/15 | 陳玠安
再會,楊牧先生:抒情時代裡最後一位偉大的詩人
抒情從來不必服務某一種情懷,而應該直接成為一種力量。無論在哪一個階段,楊牧先生都堅定的使用這股力量,如煉金師,一再地提煉與打磨,直到這一份「楊牧的抒情」,成為華語文學世界裡面最堅韌的一道牆。
2020/01/01 | 精選書摘
《亞當與夏娃的興衰》:密爾頓害怕婚前性行為的罪惡,會威脅他的詩人靈感
密爾頓為婚姻保存貞潔的努力——先是在劍橋,接著在倫敦,然後是在鄉下——也許極不容易。妓院在劍橋近郊公開營業,妓女在密爾頓常常光顧的倫敦劇院外頭兜生意,書呆子年輕人也至少會偶爾對擠奶女工想入非非。
2019/09/16 | 精選書摘
《未走之路》:普立茲獎詩人佛洛斯特被誤解最深的世界名詩
如佛洛斯特所言,岔路口是一個人能夠以旅者身分,同時遊歷兩條路的唯一點。因此岔路口往往是人們冒險之處,為了模糊或融合在定義上對立的事物。不屬於任何一處的事物就屬於這裡。
專訪隱匿:只有照顧貓和寫詩是正經事
尋著有河BOOK,感覺像是人生篇章嵌進了最後一片拼圖;而這個章節已然暫告段落,隱匿人生的下個章節,正要展開。
2019/07/12 | 德尼思化
假使世界不似預期,仍然有寫詩的道理:談詩人塞弗爾特的一首詩
詩歌有精彩、也有拙劣,但自我們落筆一刻起,便有着追求卓越與美善的可能;其實,人的生命又何嘗不是如此?
2019/02/27 | 精選書摘
《辛波絲卡・最後》:沒有新鮮事的太陽底下,最永久保鮮的詩人
因為對世界永保感到驚嘆的好奇心,因為將作品視為有待持續修改的未成品,辛波絲卡的詩始終蘊含新意和感動,她絕對是沒有新鮮事的太陽底下,最新鮮,也永久保鮮的詩人。在她「書寫之手下方」,已確然出現一樣,讓中文世界(以及全世界)讀者驚豔的,名之為「辛波絲卡風格」的東西。
2018/12/08 | 精選書摘
《于丹:在最美時候遇見最美古詩詞》:李白終究回不去了,放不下劍就歸不了田
李白有一個想像,想像著一把詩意縱橫的「倚天長劍」。他說:「白日當天心,照之可以事明主。壯士憤,雄風生。安得倚天劍,跨海斬長鯨。」
2018/12/08 | 精選書摘
《于丹:在最美時候遇見最美古詩詞》: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有時候,只有在明月之下,我們才會有這種奇妙的感受:一方面,我們感到了生命的迷茫;另一方面,我們在迷茫中感到了心靈的陶醉。
2018/11/28 | 李修慧
智利擬用詩人「聶魯達」命名國際機場 #MeToo支持者斥「崇拜強暴犯」
聶魯達曾在回憶錄中自述,他曾在外派斯里蘭卡時,強暴一名女僕。這件事也促使人們重新評估聶魯達的文學價值,一名女性主義者表示,「是時候停止崇拜聶魯達了,他的藝術成就,並不能赦免他強暴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