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武俠是詩,詩是無法窮盡的,只能長久地嘗試不斷接近它
詩必須存在於不可言說與非說不可的曖昧空隙裡。故而,詩是一種微妙的意會,詩是一種神奇的甩脫術,詩也自自然然是一種況味難言的運動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