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24 | 精選書摘

《不一樣的中國史3》:屈原將楚國面臨的終極災難,視為自己的失敗

屈原一方面繼承了南方的「狂人」風格,他的文章帶著狂暴、不受節制的好惡,縱放上天下地的想像力,更重要的,是反覆回到失敗、憂憤主題的執迷。他放不掉,不管他的感受、思考如何上天下地,天地終究還是以失敗與憂憤為中心旋轉。

2020/04/07 | 精選書摘

《不一樣的中國史1》:文字是商朝人重要的權力來源,更是神權統治的工具

青銅器、龜甲、文字都一樣,都指向商人具備祕密管道,擁有祕密權力,可以和另外一個世界超越的、巨大的力量直接溝通。在這種狀況下,商人當然不會希望他們寫的卜辭,以及記錄卜辭的這套文字輕易被理解。那是與巫術有關的一套祕密系統。

2017/11/15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要課綱用《詩經》,要鎮暴用《尚書》──經書真的可以治國嗎?

就像今日我們對博士學者治國的質疑,知識是否能完全等同於行政力,而學術的專業能否照應實務的變化,這難免會遭致質疑。風俗淳美的好時代是真的過去了,還是還未到臨?我們不妨繼續看下去。

2017/10/10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瓊瑤電影同名主題曲〈在水一方〉:七〇年代版「大仁哥」主題曲

當代女性應該都很渴望身邊能有一位暖男「大仁哥」;時光倒轉回1970年代,當年的女性應該更希望作家瓊瑤筆下的朱詩堯就在自己身邊,因為他正是那個年代的大仁哥。1975年,瓊瑤同名小說《在水一方》改編成電影登上大銀幕,同名主題曲歌詞取材自《詩經》,曲調卻沒有落入中國古代傳統五音的窠臼,精準地傳遞出潺潺流水之感。

2017/09/18 | 羊正鈺(小羊)

那兒沒有少林,更沒有江湖——專訪女性武俠小說家鄭丰的奇幻世界

問她當年為什麼會開始寫小說?「就是因為金庸封筆了啊(笑),之後像金庸一樣吸引我的小說就很少了,所以只好寫給自己看囉!」鄭丰豪氣地說道。

2017/05/18 | 精選轉載

齊國妻子以言語排遣丈夫上班之苦的日常對話——《詩經》的小小生活情趣

慣老闆與惡主任的存在,古今皆然,如果你也想起了你的上司,或許可以將這首詩壓在辦公桌上──雖然無濟於事,我們都知道,大部分主管是看不懂也聽不懂人話的,但至少可以讓你心裡好過一點。

2017/05/12 | 說書人柳豫

齊國妻子以言語排遣丈夫上班之苦的日常對話——《詩經》的小小生活情趣

慣老闆與惡主任的存在,古今皆然,如果你也想起了你的上司,或許可以將這首詩壓在辦公桌上──雖然無濟於事,我們都知道,大部分主管是看不懂也聽不懂人話的,但至少可以讓你心裡好過一點。

2017/05/11 | 厭世哲學家

《詩經》的「同志情歌」: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

從《詩經》的時代,到如今少說已經兩千多年了,但我們每個人都還是活在櫃子之中,感受著「人言可畏」的恐怖。希望有一天,每個人都可以走出櫃子,跟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

2017/05/11 | 厭世哲學家

《詩經》的「同志情歌」: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

從《詩經》的時代,到如今少說已經兩千多年了,但我們每個人都還是活在櫃子之中,感受著「人言可畏」的恐怖。希望有一天,每個人都可以走出櫃子,跟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

2016/11/25 |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

三千年前的心醉心碎──《詩經》裡的男性愛情故事

這篇文章打算講述《詩經》裡面談情說愛的那些篇章,特別是男性因為愛情而抒發的各種感懷。而你或許會驀然發現:那些看似晦澀的語句,其實都是你所熟悉的曾經——愛如潮水、心醉心碎、終於看開愛回不來……愛情的模樣,一直如此相仿,你說對嗎?

2016/11/25 |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

三千年前的心醉心碎──《詩經》裡的男性愛情故事

這篇文章打算講述《詩經》裡面談情說愛的那些篇章,特別是男性因為愛情而抒發的各種感懷。而你或許會驀然發現:那些看似晦澀的語句,其實都是你所熟悉的曾經——愛如潮水、心醉心碎、終於看開愛回不來……愛情的模樣,一直如此相仿,你說對嗎?

2016/05/11 | 島國連線INA

正在悄悄改變人類社會的劃時代藥物──事後5天仍有效的避孕藥Ellaone

若是遇上非合意性行為,受侵犯的婦女未必能及時獲得醫療協助。EllaOne稍微延長的時效性,也算是為女性的身體自主權,提供亡羊補牢的機會。

2016/02/06 | 王偉雄

愛情的傳奇和現實

籠統而言,愛情不過是男歡女愛之事(但不限於異性之間),可是愛情不只是性愛,此外愛情還跟另一件事情有錯綜複雜的關係:婚姻。

2016/02/06 | 王偉雄

愛情的傳奇和現實

籠統而言,愛情不過是男歡女愛之事(但不限於異性之間),可是愛情不只是性愛,此外愛情還跟另一件事情有錯綜複雜的關係:婚姻。

2015/11/20 | 地表最強國文課沒有之一

人們的漠不關心不見得是心中無愛,可能只是有些事他還不知道

在那個教育不普及的時代,文人擁有的話語權遠超過一般底層人民。正因如此,從詩經到樂府詩,甚至一直到唐代的新樂府運動,這些掌握知識的文人,有很大一部份透過寫作來揭露社會現實,反映給上位者,藉此實踐自己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