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05 | Patrick
【偽娘專訪】從小到大探索自己的歷程,就像開了「雙帳號」
女裝興趣者一般被稱作CD(Cross dresser),而具有變性需求者的則稱為TS(Transsexual),彼此最大的不同就是「是否厭惡自己的男性特徵到一定要變性手術的程度」。
2018/10/09 | 精選書摘
《你,其實很好》:你一生都在追求父母的肯定嗎?
不要仰賴父母的肯定,不意味著要為反對而反對,而是看見父母的期望和自己的需要,衡量每一個抉擇可能要付出的代價是什麼,能夠理解自己是如何做出這樣的決定,並願意承受可能附加的代價。
2018/08/26 | 新公民議會
那些航行世界的「台灣海賊」們
從明朝中葉的海賊到葡西海上浪人,今日的台灣住民仍然承繼著這樣的航海精神,或散兵游勇或成群結隊,成為航行世界的國際兵團。
2018/06/11 | 精選書摘
《溫和且堅定的正向教養》:孩子不當行為背後的四大錯誤信念
家長和老師是成人,我們希望孩子學會控制自己的行為,那我們也應該學會控制我們的行為。我們可以有意識地擔起自己行為的責任,改變自己,好讓孩子能在不傷害自我價值的情況下,也改善他們的行為。
2018/05/14 | 林艾德
外省人世代追尋的「美麗中國」早已不復存在,這才是他們痛苦的來源
跟土地失去連結、對族群沒有認同的人是不可能快樂的,無論哲學或是心理學都得出過一樣的結論。「建國」從來不只是一個經濟上或外交上的問題,而是更實際地與我們每個人的「快樂」息息相關。
2018/04/24 | 沈建一
把自己當成世上最重要的人,是社會發展的動力
在威權社會生活的人,因失去思想自由而難產生自我認同;而失去思想和言論自由的人,其實和關在動物園裡的動物沒有差別。
從民族主義出發的認同一定是保守右翼嗎?
回到國族/民族議題上,即使國族/民族認同建立國族/民族主義之上又如何?我們不是活在無國族/民族的烏托邦,也不是所有台灣人的國族/民族認同都是保守右翼的意識形態。
2018/01/15 | 讀者投書
亞特蘭大元旦升旗見聞:某種對於「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確認
2014年三一八運動之後,許多人重提公民民族主義,取代傳統上以血緣、語言、歷史為認同因此互斥衝突的族裔民族主義。此方法在年輕民主世代或許有機會實現,但背後不同世代和族群的糾葛可能沒有辦法輕易化解──而時間不在台灣這邊。
2018/01/09 | Mata Taiwan
出生的地方必然就是「家」嗎?——血緣不再重要的年代,原青如何「烙」出一條回家的路
攝影展「烙出一條回家的路」正積極跳脫人類學對原住民身份的定義,讓被攝者藉由影像以嶄新的方式表達自己。原青藝術家Djubelang請每一位被攝者提供小時候的照片、與原鄉有關和母體文化有聯繫的物件。這些空間經由投影的燈光,有如時光機穿梭、返回過去某段記憶的場景,或交疊或混合出新的面貌。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自我認同的經濟學
一個不需要為自我認同擔心的人,大概就是要恰好生在一個能發揮天分,且能因此被認同的環境裡吧。如果這樣幸運的人很少,我們也許就無法忽略自我認同在職業選擇、人力資本投入等等長遠影響人生的重要決策裡所扮演的角色。或許這個長久被忽略的因素,並不會比天分或是家庭、學校環境等因素更不重要。
從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看ROC的悲劇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的獨立公投,因為西班牙中央政府以憲警的力量壓制投票,反而引起了全球的注目,台灣有不少媒體與網友也高度注目這一場獨立運動的發展,筆者留學西班牙,長期關注當地多處獨立運動的發展,到底這一場宛如連續劇一般的獨立運動的發展會如何發展?相對台灣有什麼可以借鏡?我試著簡要地說明分析。
校園人類學觀察:當「魯蛇」從網路溜進校園
在主流媒體的論述下,「魯蛇」似乎象徵著一種被動與弱勢的形象,但根據筆者身為大學在校生的觀察,流行於中央大學校園中的「魯蛇文化」其實與主流媒體上呈現的樣貌有不小的落差,願以此文將大學「魯蛇文化」中具主動性與創造性的意涵呈現出來,描繪出較符合大學生文化脈絡的輪廓。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烏合之眾投入群體當中之後就會失去自我
陷入群體認同的人多半都是缺乏自信的人,因為缺乏對自我的認同和自信,所以轉而去尋求其他人的幫助。而有著強烈自我認同的人不是像作家一樣獨善其身,就是利用自己的妖言邪說去樹立一個看起來像是群體認同的偶像崇拜。
2017/09/09 | eoiss
台灣統派結構性崩潰後,誰可以承接這股新興「天然獨」力量?
既然統派結構已經崩潰,那麼,其他自認獨派的,應該怎麼去收割這些還沒完全確定的民意比較好?歷史告訴我們,砸錢砸人興辦教育、開辦文化跟媒體各種組織,進入體制改革。先用大家聽得懂的話,講一般人都可以接受的改變。
2017/07/27 | 精選書摘
你可以再不努力一點:拋棄「合格分數」,自然而然得到最驚人的成長
.心屋仁之助在書中破解我們對「努力=成長」的迷思,他認為我們真正要做的,是肯定現在的自己,停止為了回應他人期待和要求而努力,就能在不知不覺中,邁向更幸福的人生。
2017/06/24 | Mata Taiwan
近萬名國中生作文「傳統習俗」抱鴨蛋!部落青年:文化傳承重點在認同而非血緣
重點不是血緣而來的身份定義,而是「認同」,基於了解其文化內涵,並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
2017/04/21 | 精選轉載
學習跟「討厭自己」、「自己討厭」的人相處,是人生很重要的課題
既然我們不會喜歡所有人,所以也不會讓所有人喜歡。如果你很在意她們,如果你覺得很多人不喜歡你,那就想想看為什麼她們不喜歡你。覺得她們有道理,覺得很在意,你就修正;覺得她們不喜歡你的理由很奇怪,那就做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