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4/06 | 李修慧
被校友揭露22年前性侵學生以致自殺,北大教授:是她自己精神病
當年的同學也表示,高岩的事件不是單純的師生戀,「在權力、掌握的資源、心理成熟度不對等的情況下,師生之間的浪漫、性關係直接指向的是腐敗和潛規則,造成強勢一方對弱勢一方身體和情感的剝削。結果是滿足了一些人變態的權力慾和控制欲,付出的代價是一個生命。」
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下)
林奕含文筆好,才情高,心思敏銳,筆調冷靜,很多時候會讓人想到張愛玲。或許在聽故事之餘,偶爾分神欣賞她詩化的句法,感覺文字的魅力,可沖淡書中彌漫的悲愴氣息。
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上)
林奕含以早慧的文字才華,如詩的意象,描述房思琪心中似為樂園實為荒原的蒼涼。書中寫到她的孤獨,「她的孤獨不是一個人的孤獨,是根本沒有人的孤獨。」整部小說的蒼涼就壓縮在這一句裡。
2017/06/19 | 讀者投書
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誰活在誰的小說裡,而誰又代替了誰
「文學」到底是什麼?或許,對於文學、對於書寫的探問,就是對於生命、對於存在這件事本身的探問。於是所有書寫都成為一種後設。在創作與閱讀的同時,我們真正企圖從中尋求的,是「書寫還可能如何」,以及「生命還有怎樣的可能」。
女性主義實踐為何漏接了房思琪?(三):讓我們重讀房思琪,反思可能的逃逸路線
在上一篇,筆者討論了為何眾多的房思琪們需要孤軍奮戰,甚至到最後必須慘烈地愛上對她施暴的對象,似乎在台灣這樣的社會結構中,無所逃遁。在這一篇,我將透過「回眸凝視」、「性別操演」、「陰性書寫」、「個人即政治展演」幾組女性主義的關鍵字,來反思可能的逃逸路線圖。
女性主義實踐為何漏接了房思琪?(二):當一個女孩的生存之道,只剩下愛上那個誘姦她的老師
房思琪的「自我」生存之道,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慘烈。房思琪的自我在誘姦/強暴中受傷了,感覺被貶低、被侵占、被刪除,甚至被毀滅了,最後,被誘姦/強暴的被害人,自我認知逐漸崩毀,但在其掙扎、努力求生的過程中,卻是得出「必須愛上老師的結論」。
女性主義實踐為何漏接了房思琪?(一):從「婦權政治」與「性權政治」談起
為何台灣女性主義運動,無法接住房思琪呢?本文首先將從臺灣女性主義運動「婦權政治」與「性權政治」的結構漏接開始談起。
狼師與「權勢性交」(下):不精確定義,刑法228條真的會變大屠殺
法律不是看字讀字,而是必須每一個字都必須斤斤計較、必須詳細解釋、嚴格定義的東西,因為一條法律制定下去就是「通殺」。如果不去精確定義每一個字的意思的話,那後果就會產生「錯到離譜的大屠殺」,那可就真的變成228了。
狼師與「權勢性交」(中):16歲到底算不算有自我負責的能力?
如果妳認為《刑法》設定16歲可以思考要不要做愛是不應該的。那麼《民法》:女性16歲(男性18歲)就可以在法定代理人同意下結婚,結婚後取得「行為能力」。也就是一切等同滿20歲的成年人,可以買車、買房、開公司、玩股票、簽合約。
狼師與「權勢性交」(上):強制性交罪的重點在保護「個人意願」
現在好像不少人還停留在「啊你是男生,你也有爽到啊」的低能程度。就說了不是誰插誰,身體爽不爽的問題,重點是「我的個人意願」,我「有權利決定我要跟誰發生性關係」。
2017/05/11 | 沈政男
愁來無方:精神科醫師談憂鬱症與壓力事件的關係
這裡要提醒,絕大多數的憂鬱症,經過治療以後都可以獲得明顯改善,千萬不要因為林奕含的不幸而對憂鬱症的治療感到悲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