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04 | 讀者投書
說普通話做文明人?推行普教中根本無需要
學校和政府希望學生能做到兩文三語,表面上學習普通話令香港學生具備多一種語言能力,但實際上有機會只是停留於低層次的口語翻譯,並未能夠擴闊學生的思維。
那些年他們一起遇過的「阿嬤」,在古文中經常扮演著重要的功能
認真說是阿嬤當然很重要,古文要阿嬤讀得懂也是有意義的。但一國一民之語文教育政策方針,不作民調不辦公聽,不問蒼生去問阿嬤,這真的就有點問題了。
朱家安:十分鐘學白話文,一輩子咄咄逼人(主詞篇)
如同〈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一文所昭示,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我呼籲,與其關切千年前的文章,不如關切當代人用的主詞。
2017/09/07 | Patrick
國文課綱比例爭議(下):文言文教育不是教材的問題,而是老師教法的問題
文言文相關課程之所以會成為許多學生學習的夢魘,來自於教師忽略了教學應該有彈性。但教師之所以被迫要死板的照著教材編排硬教,來自於考試引導教學所帶來的扭曲。把教育結構扭曲的問題,全怪到文言文教材,鍾教授認為並不公允。
2017/09/07 | Patrick
國文課綱比例爭議(上):高中是國民語文能力頂點,文言文有助語言精緻化
我們好奇的主要問題,自然就是這次的爭議是怎麼來的?而108課綱的國文領域,又是以什麼樣的標準來決定文言文所佔的比例?
2017/04/27 | 厭世哲學家
國文教育改革不在於啟發學生自己找答案,而是問一個真正的問題
國文老師能做的就是引導,而且要好好地引導,從提出問題、釐清問題開始,教學生應該怎麼問出一個真正的問題,如何精確描述這個問題,證明這個問題確實是一個成立的問題。然後才是指引他們如何動手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