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馬來西亞未曾被記錄的新語言Jedek,反映了男女平等、沒有暴力的文化
瑞典隆德大學的研究團隊,於馬來西亞東北部發現一個未曾被記錄的新語言Jedek。原本他們是在調查另一個已為學界所知的語言,但調查中發現有些人所使用的語言不同,深入調查後意外發現了Jedek語的存在。
這種語言好不好學?先看看它跟你的母語距離有多遠
林若望認為,我們也許未必能重現嬰幼兒時期的語言學習效率,但只要找到語言學習的某些「開關」,學習外文其實沒有這麼困難。
2018/02/17 | 讀者投書
人工智慧「自然語言處理」:語言學聽起來很有距離感,其實講的根本是人生
只要一群詞彙很常被湊在一塊或一起出現,且出現的時候產出明確詞義,那他們很有可能就是所謂的patterns。知道詞彙的pattern的好處是,能更容易做預測。
語言的變化是隨機,還是有著固定的先後順序?
語言的變化基本上有兩種原動力,第一種是簡單化-太難的、不好發音的,就容易變成簡單的音;另一種是維持複雜性-因為語言需要分辨意義,有著比較多複雜的結構可以給我們更多選擇。
2017/11/03 | 精選書摘
語言為什麼會改變?Doctor Who一定常常碰到類似的問題
新用法會出現,是因為社會上大多數人都決定要採納。拿英語來說,起碼好幾百萬人在使用。寫信去BBC抱怨或許能讓你好過一點,但變化並不會逆轉。
2017/11/03 | 精選書摘
「白雪公主跟七位高度受到挑戰的人」——政治正確應該到什麼程度?
政治正確是個很好的起點,但很可惜,我們不免矯枉過正,就算沒事,也以為自己冒犯到別人。還有人刻意避開許多用詞,但事實上這些詞並沒有侮辱的意思。
2017/10/31 | 精選書摘
人接近死亡時使用的隱喻,往往和一生中最為核心的主題密不可分
我們臨終時進入了如夢似幻的狀態,有一部分的自己生活在那裡,另一部分則是住在這個清醒的世界。夢中的語言就如同臨終語言,是屬於自己的獨特語言。
我們怎麼學外語?——語言學家Krashen的五個假說
美國的語言學家Stephen Krashen在1980年代試著建構出學習語言的模型。這套理論稱為Monitor Theory,分別是:「學習/習得假說」、「自然習得順序假說」、「語言輸入假說」、「語言監控假說 」、「情意濾網假說 」。
漢字嚴格來說不是「表意文字」,而是「語素文字」
遊蕩於網路世界,有時會見到一種意見強調漢字的不可取代性。這次我們就以大家普遍聽過的說法-「漢字是表意文字」,來一窺漢字的特色。
琉球語的神祕族譜——南島語系與日本語系有沒有關係?
語言學沒有證據指涉琉球語可能有南島語系的血統,因為他們缺少同源詞、許多時態及語法特徵也並不相同。
2017/08/25 | 精選書摘
為何我花了二十年精力投入語言學研究後,突然決定教一隻狗說話?
我的計畫是運用一系列練習和實驗,以任何可能的方法讓牠增加生理和心理上的能力,以瞭解人類的語言。簡單地說,我想讓蘿麗開口說話。
2017/08/25 | 精選書摘
《巴別塔之犬》:就算靈犀難通,「愛」依舊可以通行於人與人,甚至人與獸之間
人與人之間在溝通上的困窘或障礙,正是《巴別塔之犬》想要表現的主題。「溝通」一旦不再可能,那麼在新的人世中構築巴別塔的「人」還能擁有「人」的稱呼嗎?即使有,「這些人」又和他們視為寵物的「眾犬」有何不同呢?
兩個語言產下新的結晶,迸出獨一無二的皮欽語與克里奧語
當語言遇到另一個語言,是不是勢必只有一方愈趨繁盛、另一方卻走向消亡的大吃小戲碼呢?倒不一定。有時候兩個語言會產下新的結晶,碰撞出全新的風貌,即是我們今天的主題-克里奧語。
量詞的奧秘:為什麼不能說三「匹」貓?
無論在漢語或其他漢語族語言,量詞儼已成為不可或缺的語法要素(例如:給我一「杯」水、三「顆」蘋果)。這些看來理所當然的量詞,究竟又是怎麼出現的呢?
越人哀歌——重寫一個「魯蛇」歷史的可能性(下)
我們有了DNA材料,可以更大膽地提出「古越文化」考古學的概念,以DNA和語言學建立起來的關係來聯繫特定語系人群(越人)與考古學文化(釜系文化)。本文是一個很粗淺的嘗試,把幾何印紋陶與陶釜和越人的關係聯繫起來,推理與邏輯大致不離譜,但只是個框架。
語言一旦死了,還救得回來嗎?以愛爾蘭語及希伯來語為例
許多國家是多語言社會,各種語言的使用者居住在一起;或者,一個人在不同時候可能使用不同語言,在社會發展的過程中,不免有些語言勢力單薄,最後死去。我們不禁想,要是語言死了,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救回來嗎?
英語的不規則動詞真的沒有規則嗎?
在學習英語的時候,區分規則動詞及不規則動詞似乎是重要的功課,但一路追回古代,莫非這些不規則動詞真的是隨意創造、毫無規則可循嗎?在語言學上我們稱它們為「強變化動詞」,實際上遵循著一套規則變化。
2017/07/08 | 精選書摘
《誰殺了羅蘭巴特?》小說選摘:詹姆士龐德的「〇〇七」代碼有什麼含義?
詹姆士.龐德是公家機關的冒險者。他進可攻退可守。他目無法紀、違章亂法甚至作奸犯科,但總是被赦免放行。沒有人會責怪他,正是所謂的『殺人執照』,他的編號所代表的就是殺人通行證,也就是那三個神奇的數字:○○七。